•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一章

慕容雪飞一脸的傲气,怒声喝道,“我乃青峰郡城主之女,你敢伤我半分,我父亲必定不会放过你的。”

“是么?”彦悠低声道,手指上的力道却慢慢的加大了,直到手下的手掌下的一张俏脸涨成紫红色,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奋力地挣扎着,想要挣开来奈何冰冷的手指就像是铁铸的一般,竟半分也撼动不得。

“你觉得,我敢不敢杀了你?”冷冽的气息,扑在她脸颊上,冰冷刺骨。

“你敢……”

“小心!”李月痕急切的声音响起,彦悠侧头,左边的一团电光呼啸着疾驰而来。与此同时,李月痕的身影正快速的朝她跑过来。

彦悠冷声道,“让开!”。扬手将慕容雪飞扔了出去,她毕竟是没有存了杀意,扔出去的方向跟那团紫光完全相反。

随即身形轻动,宽大的衣袖挥动,柔和的气劲将他远远的震开去。迎面正对上了那紫色的雷电之气,黑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银色,一道青色的小小剑形剑气直直地撞上那道闪烁的雷电。紫青二色相撞,轰的一声巨响在半空之中炸裂开来,声势浩大,连旁边的建筑都齐齐的震动着。漫天的紫青色,绚丽至极,像是一朵炸开的焰火。

等焰火焰火尚未散开,一道紫色的人影急驰过来,手中的长刀带着丈余长的刀芒,挥刀边砍,动作迅猛刚劲。不过瞬间便走了数招,刀刀致命而来,刁钻狠厉。

彦悠身形掠动,飘忽轻盈,白色的身影就像是一片飞舞着的鹅毛,也不出手,看清楚来人年龄也不大,不过二十。倒是一片眉目硬朗,英武不凡,很高的的身形本就给人一种压迫感,手里的厚重大刀更是给他增添了几分沉重。

那人见伤不到她,毫不恋战直接抽身便走,身形也是极快,抓起慕容雪飞退到一边。沉重的刀厚重的横在身前,眼神锐利的戒备着,“阁下是何方高人,还请给风雷门个面子,就此住手吧。”

“风雷门,又是你们!”彦悠冷冷的看着他,心中也是不喜,怎么到哪里都能遇到风雷门的人,“杨烈是你什么人?”

对面的高大青年面容肃穆,“正是在下四叔。”

慕容雪飞此时已经恢复过来,对着他大声喝道,“杨宇,杀了她!快。”

杨宇本就不是怜香惜玉之人,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得不来面前女子是个高手,偏生她向来心高气傲惯了,居然连这都看不出来。他风雷门在青峰郡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自是不会惧怕她,当下一掌砍在她的脖子上,慕容雪飞眼睛一翻,直接晕过去了。

这动作干净利落,干脆果断,不带丝毫的犹豫。彦悠到是看的很是顺眼,淡淡开口,“青云门,彦悠。”

杨宇的脸色很难看,暗中打量着她,就是这人一招就杀了四叔?好恐怖的实力,握着长刀的手指用力,看来今日是凶多吉少了,对方连风雷门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心思百转,看见站在旁边的一副贵公子模样的李月痕,眼神一闪,计上心来,“今日之事因为这位公子而起,不知这位公子可否与杨某一战,杨某若侥幸赢了,还请彦前辈放雪飞一次。”

他眼光极佳,一眼就看出来李月痕身上毫无真气波动,况且刚刚临危时节彦悠最先做的事是将他送开一确定不会误伤到他,这种几乎是无意识的动作正好说明了这人在她心里的地位极重。

不得不说杨宇的外表虽然高大硬朗,心思却是极细腻的,却是错估了彦悠的心思。彦悠几乎没有给李月痕想的时间,白衣一荡,飞剑一出。见风而张,不过不足一尺的飞剑抵到杨宇胸前的时候已经化作三尺余长的青锋长剑。

“彦悠住手。”剑尖刺入衣服的瞬间,李月痕轻轻的声音响起。

彦悠看着他,神色冷漠,沉默着。

李月痕慢慢地走到她的面前,带着浅浅的笑容,“人家杨公子点名要跟我打了,哪能由你出手?”

彦悠冷冷开口,“我是剑修,我想要的,想要守护的,都只是靠着自己手中的剑去抢去夺,你忘了么?”

闻言李月痕伸手拉她的手,精致的脸上带了笑意,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如果不是时机不对,他一定将她狠狠的抱进怀里。可我是一个男人,总不能一直躲在你的身后吧。带着笑意的眼却是毫不退步的望着她。

彦悠跟他对视着,这人还不够成熟,可是胸膛的跳动着的那颗心,装的东西绝对不少,对这样的人,她原本就是极矛盾的,她喜欢李月痕身上的温暖和生机,但是她同时还喜欢平淡的甚至冷清的生活。

李月痕见她不说话,伸手轻轻地捧起她的脸,“彦悠,别人已经挑战了。我若退缩,以后的修行必定遇到重重坎坷,怕是在结丹时遇劫就过不了……”

彦悠沉默着,心中已经在犹豫着,李月痕轻轻的道,“放心吧,一个炼气而已,先天未成,我未必输啊。”

“输了也没关系,只要你不死,我就能治好你。”彦悠淡淡的说着,这也就是赞同他出手了。

李月痕点点头,“嗯。”

慢慢地走到,杨宇面前,平静了面容,神色沉着,“还请杨公子指教。”

杨宇知晓他会迎战,毕竟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躲在自己喜欢的女人身后,这个人自然也不会。当即侧了长刀,“请。”

要说李月痕自经脉受伤之后,内力是放下了,现在虽已将要痊愈,但身体里是半分真气也无。而杨宇虽未晋先天,却是炼气期的修为,这高下一眼可见。他虽然说的是不会输,却也没有把握的,敢出来一战。一是因为不想在彦悠面前丢脸,一是因为自己李家家传的秘术,李家家世巨大悠久,对这种秘术必定是不会少的。

所以当他站在场上的时候,浑身的气势在一瞬间就变得深沉凝重起来来,完全没了刚刚那种精致秀美的贵族少爷的优雅。整个人就像是一柄可以撑起天地的武器,笔直锐利,散发着无尽的霸气和危险。

李月痕的武器就是就是他随身携带着的那方丝绢上面绣着的长戟,长虽不及一丈,但毕竟比李月痕高出了许多。看着有点不协调,李月痕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受伤的三年又几乎没长,十足的小小少年。不过当他动起来的时候整个人与那长戟几乎浑然天成,如行云流水一般美丽到极致,让人移不开眼睛。

彦悠看着这样的李月痕,心中是明白他用了什么方法,不由的在心里略叹了口气,他还真是拿自己的话当宝了,动用秘术的后果都不计较了么。

看着台上的两人,果真如同李月痕所说,先天未成他尚能一战,也不知道他等下会多难受。蓦的,纤细的身影看似随意往左边移了半尺,右手轻轻地将一块石子击落,转身看向人群里的一抹青影,彦悠对那影子很是熟悉。几乎就是一瞬间就想起来他是谁,见他快要消失的时候,自然而然的追了出去。

那人明显是在等她,彦悠追了不到五里,就见一个青衣青年站在一片空地里,他眉目俊朗,五官英俊,身形高挑挺拔,最显眼的是背后背着的一柄长剑,那算是一柄大剑,比一般的剑更长更宽,也更加厚重。

带着明朗的笑容,带着脉脉的柔情,“师妹,好久不见了。”

彦悠慢慢的停下来,面纱下面的脸庞带着冷笑,声音更是冷漠如冰,“闻天!”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君豆豆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