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02 她果然是慧眼识冤大头啊

铁锈男倒是配合,接过拓画手指一蹭,竟蹭掉不少黄色沙尘来。

盛棠何许人也?反射弧能比正常人能短出一大截,抬手不慌不忙地掸了掸纸面,又不知廉耻地拉过男人的手,顶着男人微愕的眼神,蹭了又蹭,好半天才松手。

“往年都是三四月份有沙尘暴,今年反常,都这个月份了偶尔还刮点沙尘呢。”

“今年不是暴雨吗?”花帽男微微一笑问。

“是,但暴雨罕见,风沙才是敦煌的主人嘛。”盛棠尽量维护好摊主对待货物一视同仁的“事实”,受冷落的商品往往卖不上价。

铁锈男瞅了拓画又是一会,冷不丁开口问她,“你说它有年份,是多有年份?”

这嗓音真是越听越享受啊……但不代表着盛棠会被美嗓蒙窍,她仔细打量了画面一番,嘴角微微上扬。

“说它有个几百年上千年你肯定不会信,这拓画里的内容跟山上石窟里的差不多,一看就是从里头带出来的,1944年以前敦煌石窟没人管,紧跟着拓画盛行,直到研究院成立国家重视壁画修复后不再允许拓画,所以帅哥你想啊,从那时候到现在有多少年那你手里的拓画就有多少年。”

铁锈男许是没料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家能说出这番话来,抬眼看了看她,似是打量,眉眼间倒是生出一丝趣味来。

花帽男凑上前一看,“呵,这是个复印品啊。”

盛棠稳稳接了招,“能有复印件就不错了,原件有钱都买不到,就这复印件都很抢手呢,分分钟就没了。”

花帽男用胳膊肘碰了一下铁锈男,那意思挺明显的,盛棠的眼睛尖着呢,暗忖:那么欠呢,白瞎长那么好看了。

“怎么卖的?”意外的,铁锈男问。

两百、五百……一千、两千……再一开口,“五千。”

铁锈男一心只盯着拓画,没什么反应,倒是花帽男诧异,“五千?小姑娘宰客啊,咱敦煌这边做生意可是出了名的实在。”

“实在,怎么能不实在呢?”盛棠表面客套,心说你跟谁在这咱咱的啊。

“往年敦煌哪会下暴雨啊?今年反常,游客少了一半,要不然拓画也不能卖这么便宜,有收藏价值的,外面买不到。”

花帽男笑了两声,盛棠面不改色笑得牲畜无害的。

买东西讨价还价来一番唇枪舌战很正常,不想铁锈男没给盛棠巧舌如簧的机会,将拓画卷成了纸筒状,“微信支付吧。”

“好。”盛棠心里乐开了花,她果然是慧眼识冤大头啊。

不给对方一丝一毫后悔的机会,光明正大又俗称很不要脸地顶着白帽衫男定义的“招摇撞骗”的眼神,利落出示了收款码,又利落装好拓画,再利落地送走了两尊财神爷,齐活!

闲来无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回了“塑料姐妹花”群里:刚才手刃帅哥来着。

大胡子算是,帅哥吧?……

**

余晖烬落,夜色就卷了敦煌城,但没带走暑气,愈夜愈热闹时在沙洲夜市走上一圈仍旧大汗淋漓的。

不少摊位也是在天彻底抹黑的时候才出,人声鼎沸,这边挨家铺子各种吆喝,那边有演奏正酣的曲子戏,仔细听来是《八洞神仙》的曲段,长街亮如昼,还有裹着七彩丝巾的姑娘在跳飞天舞。

甜品摊,头上绘着骆驼云纹的蘑菇伞已经收了,来往人影没带一丝风,就算前几日蹿红整个网络的暴雨也没能给这干热的西北之地降温。

江执喝了一杯甜腻腻的奶茶,最后一口还有点意犹未尽,见搁在对面的那杯奶茶未动丝毫,探身就去拿,下一秒肖也按住了他的手。

“整个敦煌石窟里,莫高窟现存洞窟492个,榆林窟现存42个,西千佛洞石窟19个,咱就打这几处洞窟里的情况都看遍了,再远点加上临夏那头至今都没人修复的炳灵寺石窟……”肖也往前一凑身,朝着他手边示意一下,“江大医生,你觉得这拓的是哪个窟里的画?”

江执任由他压着自己的右手,左手抬起支脸,跟肖也目光相对,想了想,好半天慢悠悠给了回答,“也许,哪个洞窟的都不是。”

肖也盯着江执,一张妖娆俊脸似笑非笑的,“5000块买张废纸,你是这意思吗?而且还是我付的账。”

来往行者,无不扭头行注目礼的,眼瞧着不远处俩男人脸对着脸、手黏着手的,这架势总会教人浮想联翩。

江执视周围眼神如粪土,不急不慢地抽回手,顺带着将那杯奶茶也捞过来,甩了句,“刚回国,还没学会怎么用微信支付。”

呵呵,这理由听着可真是冠冕堂皇又顺理成章啊,肖也咬牙,我可真是欠你的,要不是因为师父千叮咛万嘱咐的……

分分钟想断交的念头被江执的下句话掐断。

“倒不能说是废纸。”他晃了晃奶茶,吸管送嘴里,慢悠悠地喝。

肖也等了半天不见他说下面的话,翻了个白眼,追问,“然后呢?”

江执胳膊一伸,将拓画徐徐展开,““你也参与了不少敦煌壁画修复,仔细看看画上有什么蹊跷的。”

拓画的内容看着倒也不是特别清晰,毕竟是复印件,大致就是旁有飞天衣玦飘飘,下有乐伎吹拉弹唱,旁边水池碧波荡漾莲花盛开。

“只能说跟敦煌壁画的风格很像。”肖也不待见这幅拓画。

他是有资本一针见血的。

肖也是学室内设计出身,回国后阴差阳错接触了壁画修复这一行当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当然,头三年都是在和泥巴、剪麦草,三年后作为资深跟班的肖也跟着师父上手修复了河阳一处佛庙壁画,从那天起他算是开启了职业修复师之路,重点关注敦煌几处石窟的修复工作,尤其是在利用数字修复领域颇有建树,年轻有为。

所以他说,“照我看,就是模仿了莫高窟里第220窟里的乐舞图。”

“没错,就是因为很像220窟的风格所以才奇怪。”江执在拓画上敲了敲,“这上头拿着乐器的人不是天宫伎乐,更像是供养人,你再看他们手里的乐器,看出什么端倪来了吗?

“说白了就是赝品……”肖也摇头,但还是仔细打量了眼前的拓画。

画面不清,隐约瞧见众多供养人都在吹奏乐器……

等等。

肖也将拓画拿起来,一张脸几乎要贴上了,惊愕低叫,“我靠!不对啊。”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殷寻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