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16 阴风阵阵

“怎么这么冷啊?”祁余站在北壁旁上下搓了搓胳膊,然后往罗占身边一凑。

罗占手里拎着光源,扭头瞅了他一眼,也没出声呵斥,就任由他腻着自己。

是低。

外头火辣辣的大太阳,不消一会儿就能烤出半斤油来,但一进窟里,没几分钟光景身上的热乎气没了,寒气嗖嗖地往毛孔里钻,而且……

都是背后冒出来的凉气。

盛棠想到了“阴风阵阵”四个字。

“跟地势有关和朝向有关,温度会比寻常石窟低。”胡翔声说了句。

“话说东晋时期有一武陵人,一日顺水误入一处山窟,窟内金碧辉煌乐声悠扬,又有身穿彩色霓裳的天女在曼舞,幻如梦境,只是窟内冷入骨髓。武陵人记位而离,等再寻时却不见踪影,人曰,之前许是在阴府里走了一遭。”肖也测量着石壁慢悠悠地说。

这话让祁余一激灵,喃语,“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能不耳熟吗?”沈瑶在绘图纸上写上几笔,“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

“桃花源记!”祁余扭头盯着肖也的背影,“能不带这么忽悠人的吗?”

**

“我没忽悠你们,确实有野史记载说桃花源记其实是少写了一段。”

从石窟出来天已经黑透,胡翔声被莫高窟临时叫走做技术支持,几人嫌折腾,一股脑的都聚在胡翔声家里总结石窟情况。

才刚坐定,肖也第一时间先澄清自己。

“话说那武陵人是可以在桃花源长住,可他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桃花源里的人说他是误入阴间府。现在想想那个武陵人进到的可能就是墓葬或者山体底部石窟,就跟0号窟的性质一样。”

罗占接受的都是正统教育,摇头说,“桃花源就是作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但也有人说桃花源其实就是个死人国。”盛棠挺正式地端了餐盘上前,大家一瞅,几袋干脆面。

她挨个每人一袋发下去,撇撇嘴,“教授太抠门了,都不备夜宵。”

“棠妹妹,你厨艺那么好,我还以为今晚上有口福了呢。”肖也一笑起来妖孽横生的。

盛棠冲着他晃了晃手指头,“小哥哥会错意了啊,我平生只给两种人做饭,一是我要抱大腿的人,二是我喜欢的人。”

肖也笑得更桃花朵朵开的,“哥哥我身材标准,腿倒是不粗,那就争做第二种吧。”

“你没戏。”盛棠干脆利落的。

沈瑶在旁柔声细语说,“棠棠眼眶太高了,肖工一回来,院里多少姑娘芳心暗许了。”说到这,她又抬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江执。

盛棠都恨不得戳瞎双眼,也是邪门了,每次沈瑶对着江执猛放秋波的时候都能被她瞧见,看来是对人家有意思了,要不然这小嗓音比平常还要柔腻呢。

其实沈瑶说话就是娃娃音,女人听了都怜香惜玉的更别提男人了,虽然说她比盛棠大出不少。

程溱曾经“开导”过盛棠,“我发现你贼柠檬,那你也装呗,你又不是不会温柔妖媚,但你一温柔起来准没好事。”

换来的是盛棠照着她脑袋一顿滚头梨。

肖也挨着她坐,用肩膀轻轻顶了她一下,“听见没,我多抢手,你考虑一下我。”

盛棠没等说话,就听江执开口,嗓音很淡,“死人国这种推断不可信。”他将干脆面放一边,很显然是不喜欢吃。

“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话头又不是她起的。

肖也扯开干脆面的袋口,说,“举一反三啊,我是说咱们这个0号窟,一进去阴沉沉的,大面上咱们都看过了,除了壁画就是塑像,没瞧见经卷啊,是第二藏经洞的可能性很小。”

“温度低的离谱,还真跟墓洞似的,别弄了半天咱成挖墓的了。”罗占先隔着袋子捏碎了干脆面,然后才开封。许是真饿了,倒了一把在手里。

刚要往嘴里塞,就听盛棠轻声对他说,“我这有调好的干料你要吗?”

“要要要。”

吃干脆面还需要干料吗?肖也迟疑间有点眼馋,看着罗占把干料往干脆面上一撒,大开大合地往嘴里填。可没等嚼上两口,罗占整个人坐在那一僵。

其他人都不知道他怎么了。

罗占的脸色都变了,猛地反应过来瞪着盛棠,手攥拳锤了一下桌子。以他平时刚烈的性子,这架势就跟要揍人似的。

盛棠不见惧色,手拄脸,笑得可无辜和良善了,又是娇滴滴的口吻,“罗占哥哥,以后能管住你的人吗?”

罗占的额头都冒汗了,指了指她有些气急,但很快就败下阵来,做了个求饶的手势,下一秒跟喷射机似的冲向洗手间。

“哎,罗占——”沈瑶起身,瞅了盛棠一眼,赶忙去追罗占了。

盛棠撇撇嘴。

肖也一头雾水,“什么情况这是?”

“说正经事。”江执玩着签字笔说了句,抿起的嘴角有忍笑的弧度。

在石窟里折腾了一天,浮灰散尽,窟内的大体情况也就清晰了不少。

肖也日常看着挺浪里浪气的一人,但说回石窟里的事后就恢复了一本正经。

“0号窟的背景岩体跟现存的敦煌石窟相同,属于第四纪酒泉系砾岩,接触性胶结,钙质是胶结物的主要组成部分,其次就是泥质。照理说这类岩体干燥、但0号窟地势尤其低,所以吸入积水并不容易挥发,从病害角度来说只多不少。另外,从目前观察的窟内情况来看,白灰层部分主要还是高岭土、石灰和石膏,壁面的特点就是孔隙大,颜料渗透性强,壁画颜料保存时间长,也不会产生起甲病害,但我刚才说了,0号窟的位置特殊,所以就算壁面孔隙大也出现了起甲,这跟当时工匠对墙面处理的方式也有关。当然,以上结论都需要再做样品采集鉴定。”

祁余从回来就一直不做声,哪怕是罗占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他也置若罔闻,这不符合他平日里的性子。

等肖也说完上述话,他才慢吞吞开口,“初步看,0号窟面临着颜料重度变色褪色、龟裂和起甲、霉变等病害,地仗层也有空鼓和脱落的现象,甚至大幅度剥落,情况损伤严重,治理难度很大……”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殷寻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