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22 一颗街道办大婶的心

盛棠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失恋?

她看了看一脸遮掩神色的肖也,又看了看笑得有点纯心故意的江执……

嗯……她还是闷头吃干脆面吧。

就这样,江执把在座几人的黑历史扒得一干二净,原本在旁人眼里的专家、精英,都有着不能被人原谅又或者不能被自己原谅的过去。

盛棠觉得江执这一手来得挺狠,褫了他们维持在表面的骄傲,掀去了他们光鲜亮丽的外衣,逼得他们无路可退,不得不直面并不完美的自己。

她开始反思自己……

江执再开口时,批斗大会的架势已然过了,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所以,你们有什么资格对0号窟挑三拣四?”

散会的时候已是后半夜了。

敦煌的后半夜才叫夜,整座城的息壤才会收敛。

大家都各自回住处了。

对于修复师的他们来说,其实是没什么白天夜晚的概念,往石窟里一钻,探明灯一开,白天晚上都一样。

江执打算离开的时候发现胡翔声已经回来了,书房的灯亮着,从半掩的门缝里泄出来。他敲了敲门,打了声招呼。

胡翔声正在做矿料比对,见他进来,招了一下手,“你坐你坐,我有话跟你说。”

“不坐了,您有话直说。”江执斜靠着门框,有点累了。

胡翔声看了他一眼,手里的活没停,笑呵呵的,“带团队跟你之前单打独斗很不一样吧,是挺累人的,尤其服众这种事更累。”

江执轻笑一声,没说话。

“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也都有本事,表面上客客气气的,但论起专业来谁都不服谁。”胡翔声补上了句。

江执看着桌上的颜料盘,目光能及的有朱砂、铅丹、黑矿石、青金石、白云石等,他说,“胡教授这盘棋下得可真好,自己摘得挺干净,恶人的帽子扣我头上。”

“你不是一直习惯做恶人吗?”胡翔声没恼,含着笑低头称量矿料。

江执嗤笑一声,扭头就走。

胡翔声叫住他,跟他道了声谢谢。

江执脸上闪过别扭。

“他们的确是人才不假,但同时也犯过严重错误,而且这些错误有可能还会影响他们日后的判断。对于他们来说,一针见血的话胜过千言万语的鼓励,他们需要看清楚事实。我毕竟是他们的老师和师父,有些话的确不忍心说出口。”

江执看了胡翔声许久,“谁都有正视不了的过去。”他眼神里黯淡些许,“也许我还不如他们。”

同样在这世上活着,同样在时间的长河里蝇营狗苟,所以,谁也不比谁高贵多少。

江执出来的时候瞧见盛棠,没料到她还没走,微微一愣,紧跟着笑谑,“行啊,有点做助理的觉悟了。”

盛棠靠在走廊的墙上,双手揣兜,双腿交叉站立,嘴里还叼着根走之前从胡翔声书房里顺的拇指饼干,一身懒骨状,让江执又想到了猫。

她嬉笑,“江大医生,那你有不堪回首的过去吗?说说看呗。”

“一张花季少女的脸,一颗街道办大婶的心。”江执没满足她的好奇。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殷寻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