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十五章只是上药

看着失常的表现,苏以渔一脸错愕。

没想到平日那么冷静的男人,也会失态,而且是因为她。

她的心情微微有些复杂,但现在也不是多想的时候,后背上的伤,真的很疼。

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人,这么害她。

不会真的是仟若吧?

毕竟,这衣服是她拿给自己。

可是……

苏以渔以复杂的心情,换好衣服,挪着步子出门。

刚打开门,就看到明晨枫在门口焦急的等候。

他凝着她,一脸担忧,却并未多说什么,而是在她面前半蹲下身子。

她吓得后退一步,神色诧异,“你这是干什么?”

明晨枫一脸理所当然,“背你。你身上有伤,不能抱会触碰伤口。只能背了,快点上来。你身上的伤太严重,需要马上到医院处理。”

对他的好心,苏以渔一脸无语,“我后背是有伤,可我腿没事。我自己能走!”

生怕他会强行背她,于是,加快脚步向外走。

看她态度坚决,他也未在阻拦,追上她的脚步,与她一同赶往医院。

……

医院急诊室。

一个年轻的男医生,带着金丝边框眼镜,长相十分斯文,细心帮她检查完伤口。

伤口并无大碍,只是纵向长度比较深,清理伤口后,再上过药,就没事了。

一切正常,但当医生要为苏以渔上药时,却被明晨枫拦住。

他一脸淡淡,神色看不出情绪,“药,我来上就行。”

苏以渔趴在病床上,一脸诧异,然未等她多问,医生已被他毫不留情撵了出去。

病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她一眼疑惑,“你这是干什么?”

他把医生撵出去,谁帮她上药?

知道她的担心,他一脸淡定回应,“我会帮你上药。”

她一眼诧异,“你帮我?”

上下打量他好半晌,想要弄清楚,刚刚是不是幻听。

明晨枫也不多做解释,伸手就要去解她的衣服。

苏以渔本能拒绝,一脸窘迫,“不然,还是把医生叫回来吧!”

他未松手,脸色不悦,“你这是害羞吗?还是,单纯怕我看。别忘记医生也是男人,他若能看,我为什么不能呢?”

她一脸尴尬,一时不知如何解释。

他说的话,依旧那么有道理,让她无言以对。

说不过他,只能任由他为上药,退下她的外衣,露出光滑的脊背,刚要上药却伤口一处被内衣胸带压住。

明晨枫有些不悦,“你受了伤还带这个,不会难受吗?”

苏以渔一脸幽暗,她是不想带,伤口被压着怎会好受。

可她不带,怕他更难受好吧!

争执不过他,还是将内衣解开。

他拭上她的脊背,为她没药。

清凉的药,在他温润的掌心上,抚摸过她光洁脊背,每一寸都让他们彼此的心跳加速。

明明是普通的上药,可场面怎被他搞得这么暧昧。

药上了大概半个小时。

马上欲上完,苏以渔的手机响起,她完全忘记自己的情况,翻身欲拿电话。

而他擦药的手因她的转身,正落在她胸前的圆润上。

柔软的触感,明晨枫浑身血液上涌,感觉呼吸都困难。

苏以渔脸色涨红欲滴,心也快的要跳出般。

两人僵住,直到铃声再次响起。

她赶忙将他从面前推开,强忍背上的伤痛,盖上被子。

明晨枫怔愣一瞬,很快平复心情,又恢复一脸淡淡,“紧张什么,又不是没看过。”

苏以渔脸色更红,“你什么看过?”

他神秘一笑,并未回答,“快点转过身去,药还没上完呢!”

她一脸为难,“可以不上吗?”

明晨枫态度坚决,“当然不可以。”

想到刚才的亲密接触,她一脸尴尬,拒绝他又不同意,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他眸色微深,嘴角荡起一抹坏笑,“你是想让我,亲自按你上药吗?”

自知斗不过他,苏以渔硬着头皮答应,“知道了!”

看她乖乖躺好,明晨枫满意点头,“这样才乖吗!”

乖,怎么感觉像是在夸儿子。

这个词,用她身上不合适吧?

对他的夸奖,她脸色青黑。

然对她的不满,他却不以为意。

因伤势不重,故上好药便可以出院。

明晨枫扶着她出了医院,一眼关切,“现在要去哪里?”

苏以渔不满提醒,“当然是回家。明总,我受伤了。您不是,还想让我回继续公司上班吧?”

他要敢说是,那这个工作,她真要考虑换一换了。

否则,被一直黄世仁剥削,还能有好下场。

看出她的戒备,他倒是一脸淡然,“不是让你回公司,只是我有一个地方更适合你养伤。怎么样,要不要去?”

她凝着他灿然的脸,不掩警觉,“适合养伤的地方,你不是想说你家吧?”

明晨枫嘴角荡起一抹邪魅,“怎么,很想去我家吗?你若想,我肯定不会拒绝,那我们……”

苏以渔顿感说错话,连连摆手,“我才没有想。可不是你家,还有什么地方适合养伤?”

他也不多做解释,已将她再次强拽上车。

不过这次的动作,相比每次要温柔很多。

……

一座陌生的豪华别墅前,明晨枫停下车。

看着门牌赫然标注的“明”字,苏以渔一眼警觉,“这里是?”

他坦然回应,“我家!”

她微感疑惑后,一脸幽暗,“你家,怎么和之前不一样。何况,刚不是说好不去的。”

他笑得意味深长,“可你不是想来。你的要求,我怎能拒绝。”

她顿时黑脸,“……”

她什么时候想来过,刚明明是提醒不要来吧?

上次季苒闯入的惊魂一幕,她至今记忆留心,再来一回,她真怕自己没命走出这间房。

看出她的担忧,明晨枫淡笑解释,“这里是我的别院,没人知道,自然平日没什么人来。很清净,特别适合养伤。你受伤这段日子,就在这里休养吧!”

苏以渔环看周围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嘴角微抽,一脸无语,“明总,我是受伤。可我后背受伤,又不是心灵受创,不需要来这种世外桃源疗伤。”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凤梨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