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七章 帝台之棋(中)

“伍安是小撒谎精!伍安不要脸!”小胖子伸出舌头,朝伍安拍拍屁股,“伍安,你看我舌头上是不是也有个小妖精?哈哈哈……”

“哈哈哈……伍安,你看我脑袋上是不是有个鬼头?”一旁的小孩也笑开了。

伍安蹲着瑟瑟发抖,只见小胖子身后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拖着长长的头发,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伍安放声大哭道:“你快走开!快走开啊!”

女鬼张开血盆大口笑道:“你竟看得见我?我就陪你耍耍!”

伍安捂住自己的眼睛,尖声叫道:“你不要碰我!我求求你……求求你……”

一旁的小孩见伍安行为异常,渐渐也害怕了,再骂几句“撒谎精”便赶紧逃开了。

伍安紧紧抱住自己的胳膊,尖叫已变成了呜咽,忽然一双手环住自己,父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伍安,怎么又发病了?”

伍安赶紧扑进父亲怀里,哽咽着道:“爹,我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她嘴里都是血……我好害怕……”

“不许胡说!”父亲拉开伍安,怒目圆睁地大声吼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小孩子说谎话是要被鬼捉走的!”

伍安忽然像被吓到了似得呆呆看着父亲,只见女鬼还站在父亲身后,一双眼斜睨着自己,嘴里发出嘻嘻的嘲笑声。

伍安从梦中惊醒,出了好一身冷汗,抬眼看去,只见阿苗眉头紧蹙,好像也快醒来了。伍安伏到他耳边轻声问道:“阿苗,你想喝点水么?”

见阿苗缓缓点了点头,伍安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倒了一杯茶,阿苗已然醒转了,伍安将靠枕放好把他扶起来喂了茶,问道:“脚还痛不痛,饿不饿?”

阿苗缓缓摇摇头,轻声问道:“请问你是谁?无烟姐姐在么?”

“我叫伍安,”伍安顿了顿,想起类无烟心中就憋了股气,“她已经和另一个姑娘去找阿竹了。”说完便知这阿竹是多半找不回来了,心上又是一痛,“你不必担心,我会好好照看你,我也……我也能看到那些东西。”

阿苗一听,赶忙坐起来,手摸索着抓住伍安的手,急问道:“你也能看到吗?你从小就能看到?你现在如何了?”

“我现在还能看到,”伍安握紧了阿苗的手,好叫他安心,又想让他开心一点儿,便道:“就像阿苗身边,就有一只小精灵在搬点心呢。”

“真的吗?它长得怎样?我很少看见精灵呢……”

“它长得……大大的耳朵,胳膊腿儿却很细,身上毛茸茸的,尾巴像个小毛球……你看我做什么?我说的就是你,怎么在这里**家的点心吃?”伍安知道阿苗现在看不见了,便佯装同精灵说话。

果然阿苗咯咯笑起来,“你竟能和他们这么好的相处……我小时候只知道一味的逃开罢了。”

伍安心中苦笑,见阿苗似乎还是孩子心性,对阿苗亲近之意又多加几分,便道:“我小时候也怕的,大家都不信我说的话,小时候不懂事,只知道整天给爹娘惹麻烦。我只好拜了天心道士为师,天心道士你知道吗?”

阿苗疑惑得摇摇头,伍安却来了劲道:“他可厉害了,是我们家方圆……方圆好几百里内有名的道士,为人正直,道法又高。我在他门前跪了好几天,他才愿意放我进门,知道我能看到异物之后就收我为徒。他教我道法,教我读书,还教我怎么跟鬼怪相处,我才知道世上鬼怪并非都要置人于死地的。”

阿苗听他说得活泼,便笑起来,“那我下次有幸一定要见见他!”却听伍安半晌不说话,阿苗轻声问道:“伍安,你怎么了?”

伍安缓缓道:“只怕阿苗见不到了,我师父,我师父在一月前就突然不知去向……我找遍了他可能去的地方,都不见他人……”

伍安这一月来在江湖上飘零,无人可依靠,心中只想着要找到师父。他嘴上要强,再者实在伤心师父失踪之事,不肯与类无烟细说。而在阿苗这里,他一心只剩同病相怜之意,嘴上毫不遮拦,竟将这一月来的心酸憋闷通通哭出来了。

阿苗见他伤心,也不自觉落了泪,“你同我一样……阿竹现在也不知去哪了……他那日要出门做活,突然对我说,如果哪天他回不来了,就让我去梦安居,也好有个依靠。谁知,谁知他竟真的不回来了……”

伍安见阿苗也哭了,急忙找了帕子给他擦眼泪,叫道:“你不要再担心了,类居士神通广大,一定能再找着阿竹,”伍安也不知为什么要说类居士神通广大,只是觉得她神秘地紧,“我听她们说了,这阿竹是你的好友是么?”

“阿竹同我一起长大,从小只有他信我,他不像你师父一样道法高深,却愿意常常护在我身边……他还带我来找无烟姐姐,使我再也不用受折磨。我只想他以后平平安安,娶妻生子,不想他突然失踪,我寻遍了他常去的地方,都不见他……”

伍安见他句句恳切,神情真挚,便再多加安抚道:“你不要再挂心了,再睡会吧。”便扶了阿苗躺下,只见他忧容之上又新添泪痕,伍安一颗心像是被攥紧了似得。

这边类无烟站在门边,对重明道:“原是我错怪了他……”

重明在一边轻声道:“想必伍安自小也受了不少的苦,如今可依靠的师父又不见去处,心里一定难过得紧。”

类无烟道:“这些年来看过的欺骗太多了,没成想他小小年纪真是天心道士的弟子。天心失踪甚是蹊跷,天香可查出什么吗?”

见重明只是摇摇头,类无烟沉思了一阵,便挥挥手,淡淡道:“你把伍安叫来换身干净衣裳吧,再做些菜,看他方才吃点心的样子肯定是饿得狠了。”

重明便悄悄进门,将伍安唤了出来。伍安出了门,只见类无烟坐在院中,手边一盏茶,心中一股气都上来了,冷冷道:“看来类居士真是神通广大,这时候了还有心思喝茶。”

类无烟这时候也是解不开的愁思,见伍安冷嘲热讽,从没人敢这么对她说话,心下也很气恼,便道:“我做了什么对不住你的事吗?”

“你当初为何要答应阿竹?阿竹那时才十岁,说的话怎么能当真?现在弄得他俩兄弟分散,你倒没有一点愧意!”

类无烟也不理他,只是握紧了拳头,淡淡道:“你可以去休息了。”

伍安还要纠缠,突然听到身后响动,回身只见阿苗站在后头,一脸茫然道:“你们在说什么?无烟姐姐,你不是去找阿竹了吗?”

类无烟站起身道:“阿苗,你先进去休息,我一会让重明送点吃的来。”

阿苗还要再言语,却听门外一声大笑,“阿苗啊阿苗,苦了你跋山涉水到这鬼地方来,只是你的阿竹哥哥再也找不回来啦!”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mx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