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话《鬼狼驿》

岁末朔寒。

一更天,夜有细雪。奈何汴京人气旺盛,温度也不算很低,飘飘摇摇的雪屑刚一落地,就融为雪水,染得街头一片泥泞。街头上行人已无,只有街边的店铺内还有些许晚归的客人。

倾城鱼馆中灯影稀疏,唯大堂中央的大铜火盆炭火旺盛,印得堂里的人肤色红艳。桌上自然是几味适宜下酒的菜肴,荦荦温香,不时的挑逗着人的味觉,更有红泥小炉上烫着的酒水,使得堂里的味道带上几分醉人的馥郁。

龙涯面带微醺,看着火盆里跳跃的火苗在对面鱼姬温润的面颊上带起的或明或暗的光影,不由得有些失神,许久微微的叹了口气:“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一年了。”

鱼姬抬眼浅笑道:“今日龙捕头怎生如此感慨?”

“嗯……嗯……吃错药了……”几声迷迷糊糊的呓语很是煞风景的冒了出来。一到寒冬,明颜就不可避免的整日犯困,这会儿歪在火盆边的座椅上,半合星眸微寐,也不知道又在梦中拿什么人开涮。其实不能怪她泛懒,对于一只猫而言,这样的寒天她没有缩在温暖的灶膛里昏睡不起,已经算相当不错了。

“死丫头。”龙涯表情甚是无可奈何:“这话接的真是时候,也不知道究竟是真睡假睡。”

鱼姬哑然失笑:“龙捕头休得和这丫头一般见识,她睡着了都还不忘开罪的自是另有其人。”

话音刚落,酒廊后的厨房就传来一声脆响,想必是一早被打发去后面洗碗的三皮又出了纰漏。三皮是只狐狸,比起那些惯于以色相迷惑众生的狐妖而言,他也算比较有品,除了偷吃偷懒爱咋呼之外,貌似也没什么大的毛病。

鱼姬清清喉咙:“三皮,做事呢就上心一点,别老是竖着耳朵东听西听。打碎的东西可是要从你工钱里扣的。”听到这话,埋在成堆的杯盏碗碟中的三皮少不得喋喋不休的抱怨个没完,直到鱼姬慢悠悠的来了句:“犟嘴是吧?双倍赔付!对了,今冬正少一件御寒的狐尾围脖……”此言一出,便如祭出了杀威棒一般,厨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很是麻利的洗涤器物的水声。三皮最好的本事就是知道什么时候该低头,碰巧鱼姬惦记他那毛茸茸的大尾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寻个因由拔了去做成狐尾围脖。这样的处境委实险恶,由不得他不低头。

龙涯在一边笑得打跌:“真有你的,鱼姬姑娘。三年前才遇上的时候,我倒不知道你这般厉害。”

鱼姬侧眼看看龙涯,掩口一笑:“龙捕头又来取笑于我,好似我当真是个恶性恶相让人生畏的母夜叉。”

龙涯摇头正色道:“不敢不敢,便是有心取笑,可天下又上哪里去找这么漂亮的母夜叉来?只不过当年多少是有些走眼就是了。”言至于此,端起手边的酒杯一饮而尽,神情若有所思。

鱼姬看看龙涯的面庞,顺手又给他面前的空杯斟满酒浆:“龙捕头可又是想起那时候的事了?”

龙涯叹了口气,笑了笑道:“看来什么事都瞒不了鱼姬姑娘。一晃三年过去,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其实想想,世间之事不如意者十常八九,要是过于执着,反而是作茧自缚。只是人往往是不走到最后那一步,也看不清楚前面的魔障……”言语未尽,目光却落在街面飞舞的细雪上,难以释怀。

他记得,三年前也是这样的小雪天,只不过地点不是在繁华的汴京城,而是在边塞苦寒之地雁门关外……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瞌睡鱼游走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