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九章 应声虫

几十个强盗,只要力量和精神力足够的话,同时使用大师级“破坏术”,就有可能打破国境结界,而现在我的“破坏术”已达宗师级,更何况我还有专破结界的宗师级“芝麻开门”。

我对着结界一声长啸:“芝麻开门!”当然还在辅助栏中加入了“破坏术”。

数据流四下飞散,结界仿佛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一声长啸,透明的光刀一闪,是我身下小龙自行发出的“破碎虚空”!

还是没有动静,我长吁了一口气。

慢慢思考,终于想起当初光神骑士对雪花马场结界的攻击,那是很巧妙的一种方法,相当于是打一个时间差。要知道结界虽然强大,但它在某一点上,并不是无敌的,只不过,当某一点的能量耗尽,其他区域的能量会迅速补充上来。

所以,只要能在结界作出反应之前,及时地发出第二击,就能产生数倍的效果,那么,击破强大的结界并非不可能。

继续试验,这一回,我控制小龙,让它与我同时出招,“芝麻开门”和“破碎虚空”几乎是只差零点零零几秒的时间击中结界。

波纹起,我睁大眼睛,确认结界真的因为我的攻击方式出现了波纹,不由得一阵狂喜。

但接下来反复试验,我再次失望了,小龙毕竟是幼生期,“破碎虚空”的威力不足,我们始终不能取得更大的成果,最多让结界的波纹显得大了一点,离“破”还差得远呢。

咬了咬牙,反正没有别的办法,我就继续试,一直到“芝麻开门”升到宗师级二等甚至三等的时候,我就不信了!

说是这么说,当我一次次举起双手,高喊“芝麻开门”的时候,心里还是一阵黯然,宗师级技能,要上升一等,只怕要十天半月去了,更何况我在海市只补充了那么一点点药品。

时间慢慢地流逝,我已经开始失去信心,如果不是小龙一次次地嘶鸣,我只怕已经放弃了尝试。

也许有1000次了吧,小龙都已经显出疲态。就在我第1001次举起双手高喊时,似乎是产生了幻觉,我仿佛听到从我的肚子里,隐约传来一个细小的声音:“芝——麻——开——门——”

结界,就在这一瞬间,颤动了!

我发了一下呆,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累了,说起来,在《无限世界》这种以数字信号取代了真实感官的地方,产生幻觉是比较容易的事。

我用力咳了两声,然后四下望了望,确认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数据流干扰到我,然后,再次聚气,喊出了“芝麻开门”。

这一次,我听得清清楚楚,虽然很细微,但那声音真的存在,真是从我肚子里,发出了另一声“芝麻开门”!

我将目光投向宠物栏中的应声虫,这小虫子似乎已经醒了,正在轻轻地蠕动,难道,是这个小东西被激活了?

要主人将某个声音重复1000次才能学会的虫子,实在可称弱智,但它却绝对不是一只垃圾宠物,因为,应声虫叫出的“芝麻开门”,竟然也对结界产生了攻击效果!

这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它确实发生了,让我惊喜得难以置信。

应声虫竟然不只学会主人的声音,还能学会主人的技能?

仔细查看一阵,我才渐渐明白这只宠物的作用。

事实上,应声虫本身,并不能学会技能,它确实是在模仿主人的声音,只不过,由于身为寄生的辅助宠,它与宿主血脉相连,所以,它的语言也能引发主人的行为。

《无限世界》中的各种技能和魔法,并不强制玩家念诵咒语或者口诀,一般来说,这些技能都在技能栏中提供了一个按钮,玩家用意念点选之后,技能就会直接发出,不过,多数玩家也利用了系统的快捷功能,将攻击技能与声音绑定,相当于从前手机的语音拨号功能。比如我喊出“火球术”三个字,其实就相当于通知系统:“请帮我完成‘火球术’咒语的念诵并且发射。”

所以,应声虫模仿的,就是这种绑定的语音指令。

普通的观赏宠,同样可以模仿出“火球术”之类的语句,但由于和宿主没有直接相联,所以系统只认为那是无特殊意义的语言而已。

事实上,应声虫就是帮助我在最短时间内,再使用一次相同的技能,而这个技能,同样会消耗我本身的MP甚至生命力。

这真的是一只超级宠物,《无限世界》独一无二的宝贝,无怪能在海市中列为隐藏商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比天器还要珍贵!

当然,如果是一个业余玩家得到它,自然发挥不出多少作用,应声虫的价值,完全依主人的实力而定。

这时我身上的魔法药也快用光了,而国境结界虽然已经发生颤动,但看起来还不是两三招就能攻破的,于是我先让小龙回宠物空间休息,换上女妖号战船,开始打鱼。

生活技能只需要足够的体力和精力,这些是由食物补充的,而我身上的食物还很丰富,所以在打鱼的同时,我也顺便开始试验应声虫对生活技能的效果。

结果非常让人满意,只要我将生活技能也与语音绑定,经过几十上百次重复,应声虫也能模仿出来,虽然并不能真正产生双倍技能的效果,但至少能提升三成的效果。

照目前看来,应声虫并不是任何语句都要学1000次的。普通语句,只要宿主在十分钟之内重复过三次,它就会自动模仿;技能语音,则是依该技能的品级和层次而定。“芝麻开门”,属于非常高级的技能,我又是宗师级一等,所以它足足学了1000次。

应声虫对战斗技能的模仿效果要高于生活技能,而对于“芝麻开门”这个可以被归入语音系的特殊技能,模仿得更加出色。基本上,它模仿了“芝麻开门”至少六成的威力,而且还不是简单的相加,两次“芝麻开门”相隔的时间非常短,能让任何结界都来不及调整,其破坏性的提升又岂止一倍!

我还发现,应声虫模仿的声音,是越来越大的,而随着它音量的增大,引发的“二次技能”效果也越来越强。

有了这个新宠,我被困海角的郁闷心情已经完全消失了,而且就算出去之后,海蓝不再给我什么奖励,我也已经知足了。假如不是想尽早离开海角,我早已经将所有技能都教给应声虫了呢。

打到的鱼类,按照我记忆的一些配方,用“炼药术”炼出魔法药,虽然不是很高级,野外的炼制速度也大大低于药坊,但已经很珍贵了。从这里就可以知道,为什么很多单练的战斗玩家,生活职业都要选择炼药师,当然选厨师的也多,这关系着一个野外生存和持续练级的问题。

论坛上经常有人懊恼地发帖,当他们无意中找到一个秘境,看到BOSS,却发现药物不够;等回去拿药再来,秘境入口又变了。如果他们会炼药,就不会出这种问题了。

花了十小时,终于炼出了我认为足够的魔法药,我这才回到国境边上。召出小龙,让丘丘处于备战状态,然后开始施放各种提升状态的辅助法术,一切准备停当,我大喝一声:“芝麻开门!”

与此同时,丘丘的“逆天一箭”和小龙的“破碎虚空”也发了出去,结界中有比较高的光系成分,“逆天一箭”可以对其产生一些削弱效果。

肚子里也几乎同时传来“芝麻开门”声,这一次,由于留上了心,我注意到当我自己的技能发出之后,从体内快速地涌出了第二道能量,追上前一道,然后,几乎是同时击在结界上。

光影晃动,巨大的波纹,以我们的攻击点为中心扩散开来,这一次,波纹足足散开了数十米的距离!

无头骑士没有参战,因为这里是海面,他行动不便,而且物理攻击对于这种级别的防御罩意义不大。

重新聚气需要几秒的时间,在这期间,结界的波纹又迅速地恢复,不过,终于在其完全平复之前,我们的第二波攻击又到了。

成败只在一线之间,假如我们的攻击力和状态再差一点点,那么再多次攻击都是没有意义的,但就因为高出了那么一点点,让我们每一次的攻击效果都能保留那么微乎其微的一点点……

十几轮攻击之后,结界已经呈现出一个小小的凹面,而我也轻轻地催动小龙前进了一小步。

百余次攻击之后,我和宠物们已经整个进入了原先结界的平面之内。

300次攻击之后,我们身后的结界已经闭合,将我们一起包在其中。我不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支撑不住,是不是会被结界的力量直接压扁,我只有不断地聚气,服药,使用“以心合技”……

不知攻击了多少次之后,压抑的感觉忽然一轻,我的眼前出现了不一样的亮光。

我的体力几乎已经耗尽,这可不比平常,应声虫在带给我更强能力的同时,也带给我双倍的消耗。就像上楼梯,平时一步跨一级没什么,如果改成一步两级三级,体力的消耗可不仅是双倍那么简单。或者再比喻一下,搬十次十斤的货物,与搬一次百斤的货物,哪个更累人?

可以说,如果不是我的神经经历过太多锻炼,根本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我使出最后力量,奋力向前一跃,因为我知道前面的亮光意味着什么,那是结界的终点!

“哗啦”一声,我落到了海水里,而少了我这个负担,小龙也跳了出来,不过它没起飞,而是跃入水中,双翼展开,使身体浮在水面,这小家伙也累坏了。

丘丘使用的是普通技能,消耗不大,倒还好些,现在正在天空中飞着,用警觉的目光注视着周围。

我已经没有力气取出女妖号海船,只能使用“游泳术”让自己漂着,同时闭上眼睛静静听着系统提示:“你是第一个突破‘天涯海角’的玩家,奖励声望5万点!获得‘行者的印记’,敏捷上升10点!获得‘特别旅者徽章’,所有传送阵费用及关税减半!”

完了?这就没了?这么大的任务,就这点奖励啊,小气。

声望5万点,比第一个建成侯国时得到的声望还高点,又让我成了游戏声望榜第一,但只是虚名。10点敏捷,如果是前期,确实很不错,现在嘛,嗯,也还不差了。不过看来看去,还是最后那个徽章实惠,虽然那点传送阵费用对我这个大款来说不算什么(其实我还真是很穷,账户上一个子儿都没有),但关税减半确实是好东西啊,看来我以后可以考虑做个职业商人。

不过,仔细想想,关税的减少,其实还是个鸡肋,因为我已经可以独立穿过各个国家的边境结界了啊,还用交关税吗?

系统的全服务器公告也出来了:“玩家‘与天争锋’成为首个突破‘天涯海角’的玩家,各国的商品价格将尽快进行调整,同时某些区域的气候环境也将逐步变化,请玩家做好准备。”

晕,才想做商人,这就要调整价格了,这海蓝还真不肯给我漏洞钻啊。

慢慢在水中漂浮,顺便看了一下坐标:“枯海国××××,××××”。

枯海国,有点熟,想一想,似乎就是上次团体比武大赛杀变异怪物的那个国家啊。

刚想到这儿,一种强烈的不安感从我心头猛地升起,我急忙转头望向前方。

一片铺天盖地的灰色,瞬间掠过蓝色的天空和海洋,以难以描述的速度,向我所在的区域掩了过来。我身子剧烈一颤,不由自主地惊呼了一声:“终结者!”

没有机会闪躲,即使是小龙这样的天马,也绝对不可能快过那灰气的蔓延速度,我知道现在我唯一明智的选择,就是强制下线!

但想的是一回事,做的却是另一回事,我下达的第一条指令,却是召回宠物和坐骑。

一旦被终结者包围,小龙和丘丘绝对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虽然我下线后,它们也会自动返回宠物空间,但那也需要一点点的时间。

当我再想发出“下线”指令的时候,我的心忽然一凉,因为,我的指令栏已经变成一片灰色。

我大大低估了这灰色数据的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它就已经将我包围在其中,而且切断了我与《无限世界》的联系。

我几乎不抱希望地大吼一声“下线”!

语音指令仍然无效,我的眼前隐隐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头像,那头像似乎在笑,嘲讽地笑,或是捕获到猎物后满足地笑。

这头像,只能是属于终结者的,虽然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根据脑内各个智能程序的记忆以及从前接触到他的少量信息,我已经可以确认出他的身份。事实上,以我现在的精神强度,除了海蓝之外,能够让我产生如此强烈的无力感的,也只有终结者了!

完了吗,就这么完了?我还没有成长到足够强大,就要直面这世界上最强智能的攻击?

大脑飞快地运转,层层数字防护罩包住我的身体,我再一次狂吼“下线”,耳边只有淡淡的嘲笑声,终结者似乎在慢慢观赏我这个猎物的反应。

虽然我的指令完全无效,但我仍然不间断地喊叫,现在我只有这一条路!

灰影转浓,我构建起的防护罩全部被轻易融化,我几乎能够感觉到那一丝丝侵入我大脑的灰色数据流,冰凉而又浑厚。

即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仍然没有一点反击的想法,除了全力筑垒防守之外,就是一直坚持吼着“下线”,像一个疯子。

一个轻脆的声音响起,蓝光出现在我身边:“终结者,你这次真过分,一次扩张这么多空间,是想决战了吗?”

我感受到的压力一轻,只是,我仍然无法下线,终结者果然是世界第一的智能,即使在海蓝的干涉下,他仍然能将我与外界的联系切断。

灰气与蓝光相互交错,似乎在展开激烈的争夺,终结者的声音响起:“决战?快了,但不是今天,只不过这个人类玩家正好出现在我附近,跟你一样,我对他也很有兴趣,我只是想带他到我的世界去玩玩罢了!”

海蓝冷哼一声,不过并没有继续发话,看来,她还需要调集更多的资源,才能应付终结者这突然的攻击。

终结者大部分的攻击都被海蓝接了过去,但仅是剩下的那一小部分,仍然不是我可以抵挡的。我只有极力挣扎,宁肯牺牲一些次要的数据,也不让他捕捉到我的主意识,而我的吼叫,依然没有停止。

不知吼叫了多少次,终于,从腹中传来另一个“下线”声,我的眼前一亮,白光闪过,我的精神终于跳出了两个可怕家伙的战圈之外。然后,我飞快地取下游戏头盔,从设备里跳了出来,“呼呼”地大喘几口气。

还好应声虫一直在忠实地学习我下线的指令,没有被终结者打断,不然我就只有在那里等着成为终结者的食物了。

很明显,我这个人类与智能程序的结合体,已经成了两个顶级智能程序垂涎的目标。只不过,海蓝喜欢慢慢观察我的行为和情感,而终结者准备直接把我吞掉,或者将我关起来做小白鼠。一想到刚才的情景,我就不由得连打冷战,假如真被终结者攻破我所有防御,我的后半生简直难以想象。

一直在房间里走了几小时,我的心还没能平复下来,我也不敢触碰任何电子设备,甚至生怕从墙里突然伸出一只灰色的大手来。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与天争锋,你怎么啦,是害怕了吗?嘻嘻。”

我原地跳了起来,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是墙上的信息窗,一张漂亮的脸蛋出现在那里,带着调皮的笑容看着我。

是海蓝,我全身紧了一下,随即又放松下来,虽然我也很怕这个“小女孩”,但总好过见到终结者吧。

海蓝要在我的信息窗上露面,是很容易的事,在数字的世界里,恐怕没有什么能挡得住她的。当然,终结者也有那个能力,我不由得在心里幻想出某天浏览新闻时突然看到那张冰冷阴森的面孔的情景。

海蓝朝着我“咯咯”地笑了:“今天你的表现还不错呢,在我赶到之前,能在终结者的分身攻击下坚持那么久,后来还能成功逃脱,不知以后你可以成长到什么地步。”

我惊呼一声:“那个,那还只是终结者的分身?”

海蓝微笑道:“当然了,终结者在现实中有很多事要忙,网络世界里,他也要负责自己的游戏的设计和管理,进入《无限世界》的,只不过是他百分之十左右的能量罢了,而且由于进入我的领域,与他的主机之间的距离很远,所以他的能力还受到许多限制……”

我再次骇然,虽然知道我和终结者之间无法正面抗衡,但没想到实力差距有那么大。

海蓝轻松地道:“当然我也有很多事要忙,所以一时之间,只能调百分之几的资源过去帮你,很多时候,我可能还根本来不了,那就要靠你自己啰。”

听上去,海蓝并不愿意承认她实力不如终结者,同时,她也表明了她不可能花太多资源在我一个人身上。

这也是很正常的,海蓝与终结者的战争,是在各个方位展开的,今天我所经历的,不过是非常小的一个插曲罢了。

第一次感到,我在这两个智能面前,显得那么的渺小,我甚至连个配角都算不上,最多是一只大点的蚂蚁而已。

我喃喃自语:“也许,是我退出的时候了……”

虽然早就有那样的想法,但我真的不可能甘心退出啊,尤其是如果以一个失败者逃避者的身份退出的话,我一生都将为这次退出而感到羞耻啊!

而且,就算退出,我仍然可能成为终结者的目标,也许,就在某天我逛虚拟超市的时候,会被一团灰气卷走呢。

这样看来,有海蓝坐镇的《无限世界》,反而成了最安全的地方……

海蓝忽然笑了:“其实,你这次是运气不好,离开海角,却正好靠近了终结者建立的那个领域。只要你回到陆地,终结者就不可能穿越那么长的距离来攻击你了,就算他出手,我也来得及救你。”

我摇摇头道:“只要我一回游戏,还是在那片区域,说不定终结者已经调集了更多资源在等我呢,除非你肯修改规则,让我一上线就出现在友谊城。”

海蓝眨了眨眼道:“游戏规则,是梁波哥哥定好的,我哪可能擅自更改呢?嘻嘻。”

我有些气结,如果海蓝都不能修改《无限世界》的规则,只怕这世上再没有谁可以修改了。

海蓝忽然道:“其实,你有一个机会,很好的机会,那就是,四天后东方公司会赶在《无限世界》的周年庆之前,搞一系列大型活动,争取干扰天数公司的周年宣传,那段时间是终结者最忙的时候。你可以定一个时间,在你上线的时候,我尽量集中一些资源来保护你,然后你用最短时间回到陆地。”

确实是个机会,正如我刚刚知道的,高级智能在执行多任务的情况下,效率会下降,他们的资源毕竟还是有限的。不过,海蓝的话里,用了“尽量”两个字,就让我心里没底了。

将自己的命运,交给海蓝掌握,真让我不安啊。

海蓝一声轻笑:“你不放心我吗?嗯,这样吧,梁波哥哥刚设计出了辅助电脑,我让他把样机寄一台给你吧,然后,你再找一块高级处理器换上去,就能大大提升你的运算能力,可以在终结者面前多撑一阵,就算他全力来攻你,你也可以及时下线的。”

虽然我不在游戏里,海蓝仍然可以通过分析我的神情眼色来判断我的想法,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我苦笑一下,辅助电脑吗,没想到我这个死硬派玩家也要使用外挂了,生活啊……

从海蓝的话里,我才知道,原来梁波被逼着设计的辅助电脑,虽然使用中档芯片,但还是提供了接口,让用户可以自行升级,可以想象,这种东西面市后,绝对可以卖出超高价来。不过,上哪去搞高级处理器呢,我现在可是一文不名了。

海蓝又微笑了一下道:“至于优秀的高级处理器呢,就算有钱都很难买到,嗯,不过你可以查查新闻,6月22日,D国新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施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