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逃跑的爱情今又回

这顿饭,对柳杨来说,如坐针毡。她的左边是魏凌,右边是袁佳,袁佳不停地叽叽呱呱,和魏凌一问一答。她就像一个称职的托儿,故意引导魏凌将自己的近况一一向柳杨进行着“汇报”。

果真是造化弄人,当年魏凌抛了她,跟随副省长的女儿司马真远渡重洋,成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可好景不长,两年前,司马真在一次加勒比海豪华游轮之旅中,和一个离异的白人医生眉来眼去、暗度陈仓,回来后便与魏凌协议离了婚,四岁的双胞胎由司马真带走抚养,魏凌每年支付给孩子一定的赡养费。

“唉,也许这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吧!”魏凌仰头灌下一口五粮液,言语之间不无酸楚。他不时偏头凝视柳杨,欲言又止。无奈柳杨却只顾低头品味那盅佛跳墙:极品三头鲍鱼入口软糯,汁液浓稠,满口留香;上等鱼翅丝丝透明,滑而不断,入口韧滑,分明不是粉丝冒充;日本刺参肉质肥厚,口感极佳。就算今天是魏凌埋单,她也不在乎,如此美味,可不能暴殄天物。更关键的是——唯有低头,才不会有人看见她眼中的伤。,她该如何面对?

吃饱喝足,果真是魏凌埋的单。他们一行人刚走到电梯口,服务小姐跑过来,手里拿着两张百元大钞递给魏凌:“先生,您多给了200元。”

“这是给你的小费。”魏凌十分绅士地说。然后在小姐的目瞪口呆中风度翩翩地上了电梯,袁佳夸张地惊呼:“天呐!魏凌,在国外熏陶了几年,你真是越来越有绅士风度了。”

“在国外,付小费是天经地义的,都习惯了。”魏凌淡然一笑。

郑凯说:“这是在中国,不该花的钱还是别花,不然,别人还把你当傻帽。”魏凌也不辩驳,只是笑笑。

到了楼下,才发现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淅沥沥的雨丝飘下来,在路灯下织成斜斜的、雾蒙蒙的雨帘。路边刚好植有一排苍劲的法国梧桐,他们便站到了树下避雨。

郑凯看看表,说时间尚早,建议大家要么去洗桑拿,要么去唱歌。柳杨赶紧婉拒:“对不起,我不能参加了,今天本来就犯了头痛病……”

话音未落,袁佳赶紧拉过她的胳膊,拽到一边急急耳语:“亲爱的,你怎么回事?这么扫兴?魏凌是特意来看你的,你怎么一点都不感动似的?是不是我们人多你觉得不方便表示?要不,你俩单独找个安静地方喝喝茶,叙叙旧,把断掉的红线再牵起来……”

柳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这个八婆又一下蹦到魏凌身边,把他拉到另一棵树下去面授机宜了。

这边,郑凯也不失时机地对柳杨耳语:“呃,柳杨,我就直说吧。这次魏凌回来,一方面是因为工作——对了,你还不知道吧?魏凌目前的身份是美国某某风投公司中国区副总裁,公司总部就在深圳,所以我俩最先见了面,有一次我俩喝酒到深夜,聊了很多事。听魏凌说,司马真得知他晋职之后,又跑过来求他,准备和那个白人医生离了婚再和他复婚,被他断然拒绝。魏凌还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他说:他很感谢司马真和他离了婚,让他有机会来弥补对你犯下的过错,他要用自己的下半辈子来照顾你,让你幸福。所以,柳杨,你该给魏凌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你们以前的感情我们都曾亲眼目睹,我们都希望你俩能够破镜重圆……”

一阵风过,一片落叶拂过柳杨的眼前,柳杨下意识地伸手去抓,却没抓到,那片细小的叶子盘旋着扑向地面,静止,不动了。有些事情,不也如同这片落叶吗?发芽、生长、凋零……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谁也无法抗拒。当树叶离开枝头,它和树之间,便没了任何关系。有些东西可以重生,而有些,一生却只能存在一次。

“你说,凋零的树叶,还能够重返枝头吗?”柳杨没头没脑地说出这句话。“什么?”郑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柳杨却不愿再说第二遍。

破镜重圆?太可笑了!

正好一辆放空的出租车停在了他们旁边,柳杨福至心灵,几步奔到车边,打开后车门,钻了进去,前后不过十几秒时间。坐定后,她才从落下的车窗里冲那几个人挥手:“不好意思,我不能陪你们了,我先走了。拜——”她看到魏凌转过身来,看着她,一脸惊讶,或者,还有失望。

她转过头,催促司机:“师傅,走吧。”

后视镜里,只见剩下的四个人都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她离开的方向。这样的离场尽管有些失礼,不过最干净利落。喝茶,叙旧?恕不奉陪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赵美萍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