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初恋时,不懂爱情

曾经沧海啊!也不是没有恨的。只是,时间真是一个神奇的魔力擦。当初那种锥心刺骨的疼痛呢?那些独坐江边、暗自垂泪的悲伤呢?那一个个恨不能吞下整瓶安眠药的无眠之夜呢?……从来没想过会有今天平静如水的相逢。总以为,当这一天真的到来,一定会天崩地裂、翻江倒海;一定会心神俱碎、血脉喷张。可是居然什么也没发生,居然还能强颜欢笑、同桌吃喝。可见,自己真的早就超脱了,只是自己从未察觉而已。他的出现,其实是一次绝好的检验——这个人,在自己心里,真的只是一片落叶了。

想起那一年,也是这个乍暖还寒的季节,也是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在同一个城市的另一个街头,他背对着她,冷酷地、咬牙切齿地说出了那句——“柳杨,我已经不爱你了,我下个月就和司马真飞往美国,我们会在美国结婚!”

岂止是山崩地裂!他知道她的软肋,骄傲如她,只要一箭中的,绝不会死缠烂打。果然,她呆了呆,最后只是咬咬牙,苍白着脸,嘶吼出一句:好,你有种!

然后掉头就走。雨水打在她头上,脸上,毛衣上,牛仔裤上,白球鞋上,也浇不息她心头熊熊的怒火和无际的悲伤。早就料到如此结局的,早就风闻他和她的暗度陈仓,却不死心,一定要亲自来求证,也曾料到有一场腥风血雨,却没料到如此干脆地自取其辱!

好!你有种!

她在雨中大步地走着,然后跑起来,越跑越快,仿佛要和心里的悲伤赛跑,要把耻辱和悲愤远远地甩在脑后。她一口气跑到邱平住处,全身湿漉漉地、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邱平:你……愿意……娶我吗?

说完,就倒了下去……

邱平是另一所大学的法学高材生,在一次两校团委共同举办的大学生联谊会上,他对柳杨一见钟情,之后情书不断,猛追不懈,只是柳杨已被魏凌俘获芳心,对邱平只当好友看待。在魏凌的绝情背叛打击之下,她转身投入邱平期待已久的怀抱,妄图用邱平的怀抱,来驱赶失恋的严寒。

真正和邱平结婚,还是在两年之后。她用两年时间消化掉了对魏凌的恨与怀念,婚后便死心塌地的跟着邱平过日子。然而,她的付出并没有令邱平感动多少,更没有消化掉邱平对她的猜忌。邱平坚持认为她和魏凌有过肌肤之亲,因为她和他的第一次没有见红。柳杨先是愤怒,继而苦笑——只有她和老天知道自己的清白。

初中时,她出了一次意外。那个暑假,她回到乡下,帮承包果林的大伯家摘梨。她在和大妈抬一满筐的梨子下山时,不小心摔了一跤,一屁股坐在了一棵梨树桩上……从那时起,她就“失贞”了。

她也曾告诉过邱平真相,但邱平总是嗤之以鼻,还鄙夷地说她很会找借口。之后她再也懒得解释,或许,这也是邱平日渐冷淡她的重要原因吧。

男人的逻辑有时很可笑,他们一贯用双重标准对待自己和女人。女人可以什么都没有,但不可以没贞操。男人不能什么都没有,但可以没贞操。所以,魏凌才会弃她而去,那时的他想要的,是比爱情更多的东西。如今,他得到了,所以才会以救世主的姿态返回来,拯救她。但如果他的目的未曾达到呢?他会回来吗?会有情趣欣赏她这片过时的风景吗?

多年后她才明白,初恋时她不懂情欲,只懂爱情。然而,爱情首先是一种情欲,所以当爱情变成了情欲,爱情就变得惨不忍睹。

出租车上,年轻的司机一路放着周传雄的歌:

翻开随身携带的记事本

写着许多事都是关于你

你讨厌被冷落

习惯被守候

寂寞才找我

我看见自己写下的心情

把自己放在卑微的后头

等你等太久

想你泪会流

而幸福快乐是什么

爱的痛了

痛的哭了

哭的累了

日记本里页页执着

记载着你的好

像上瘾的毒药

它反复骗着我

爱的痛了

痛的哭了

哭的累了

矛盾心里总是强求

劝自己要放手

闭上眼让你走

烧掉日记重新来过

重新来过……

三十多岁的女人了,已过矫情伤感的年龄,但每当听到伤感的情歌,依旧会像小女孩一样黯然神伤。曾几何时,魏凌就是她记事本上的主角。点点滴滴,都是关于他。当他离开后,她将他的照片和记事本全都附赠给了火苗,连同记忆一起灰飞烟灭。

烧掉日记还能重新来过吗?火苗说可以,但日记说不可能!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赵美萍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