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chapter13三秒心动

危城……是谁?

用人物关系介绍的方式来说,他是潇潇阿姨和危叔叔的儿子。

用三流言情文的文字描述,如果每个少女心里都有一个特别的人存在,危城就是艾茜还是少女时期的那个特别存在。

16岁她刚到北京住到危家,她和危城的房间,一个朝南一个朝北,朝北的是客卧,朝南的房间是一个套房,有洗手间有大露台还连着书房的套卧。

她是客人,理应住客卧。

但并不是。因为她来了,危城将这个有露台的房间让给了她。他说女孩子都喜欢呆在家里,不像男人喜欢在外面跑。

露台上还有一架天文望远镜,专门留给她看星星。

原本属于套间里的书房,潇潇阿姨为她改成了衣帽间……

这个情节是不是很熟悉,家道落魄的女孩入住友人家里,这个家里有可爱善良的女主人,霸道又温柔的儿子,还有一个会赚钱的爸爸。

……像不像曾经红极一时的偶像剧《恶作剧之吻》?

很像,是不是?

然而,每每有朋友这样说,艾茜都是有点想笑地摇摇头,如果她和危城在一起了,她也觉得像。只不过生活是生活,偶像剧是偶像剧。

她来危家的第五年,危城结婚了,结婚的时候就有了一个五岁儿子。亲生的。

小朋友大名危宇航,今年十岁,熟悉了之后,开始叫她姑姑。

如果还有不太一样的地方,那就是16岁的她没有袁湘琴那般可爱。现在北京的危叔叔家里还有她初来乍到他们家时的留影,照片里的她一头玉米烫,神情淡漠又局促,一脸大写着自闭两字……

后来她和危城开玩笑,当年的非主流又成了现在ins风,原来她一直走在时尚潮流的前端啊。

危城笑问她:“什么是ins风?”了解之后,他摇摇头说:“还是当时的你比较可爱。”

“可爱?”她不认同,反驳道,“明明是很酷啊。”

危城没有否认她,继续说:“可爱是真可爱,酷也是真酷……就是因为太酷了,当时我每天都怀疑自己能不能当好你的哥哥。”

她笑了,认真地点点头:“还好,你hold住了。”

危城望着她,同样认真地说上一句:“茜茜,我非常高兴……你现在这样好。”

她难得正经又自谦,将泡好的大红袍端上来:“说起这个,真的要感谢你们富养又善待了我,才让我充满金钱主义的芳香还这般光明磊落。”

危城忍俊不禁:“哪有人这样说自己,还金钱主义?像我遮这样俗气的商人,我都不说自己拜金……而是做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对,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过你们这些男BOSS就算一身钱气也不能用芳香来形容,应该用——”

“应该用什么?”

“……铜臭味。”

危城失笑,点头承认:“好,我承认,我就是一个充满铜臭味的俗气商人。”

……这就是危城。

一个温柔善良但也铜臭味十足的商人,掌管两家上市公司,这几年老板比员工还不容易,危城日子也不太好过,不管是家庭还是公司都让他费心又费力,但在他这个年纪里,他无疑是成功的,事业成功,家庭完整。

完整,允许她用这个词来形容他的家庭,没有任何嫉妒,酸气,以及不甘心。

上面那段她和危城的对话,来自她英国回来的第一年他来她住的公寓看她……英国回来,她搬出了危家。

怎么说,虽然她知道潇潇阿姨和危叔叔都将她视作亲生女儿,但不是真的是啊……

需要强调一点的是,她搬离危家,以及现在来到A市独自一人跟危城没有任何关系,她对他的喜欢早随着她少女期结束而结束。

她对他的感情,早从喜欢升级成了爱。对家人的那种爱。

因为危城对她而言就是哥哥,亲人,以及曾经为她指过路的……明灯。

……

……

……

百合花苑是一个有着五千户的大型社区,艾茜租的房子楼栋位于中间,导致不管从哪个门进来都要走好长一段路。

费聿利有些后悔下车送某人了,不是这段路太长,而是他这般好心好意陪她回家,费尽心思找话题聊天,艾茜对他的态度是敷衍至极地点头了事,现在又接听电话……没关系,他不介意,不在意。

无所谓!

但是,他那么一大个人走在她后面,她真当他是影子啊!

讲电话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他一个外人在场,声音能不能正常一点,开口就一句危哥哥……叫给谁听呢!

“……好的,放心吧,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工作也很顺利。”艾茜说。

“嗯,总裁班进去了,赵老师把一切安排得很好。”

安排得很好?

“……嗯,没有人知道我是走后门进去的。”艾茜继续说,声音带点得瑟的笑。

费聿利:……

“好的,那我挂了。”艾茜浑然不觉地踩着费聿利的影子,边走边说。然后……终于要挂上手机了——

那边及时地加了一句话,内容应该是,你人在哪儿,是不是一个人,跟谁在一起?

因为,艾茜在挂上手机前,再次出声:“我现在和朋友在一起,没有一个人。”

费聿利走在后面,停下了脚步。

朋友……?

原来她知道后面还跟着一个人啊。

“好的,你也注意身体。”

终于,艾茜挂上了电话。

“你刚刚说什么?”声音不再是从手机里飘出来,而是从后面上方冷幽幽地飘过来。

这样不经意冒出的一句话,莫名有些吓人。主要大晚上的……艾茜趋于本能地转过身,右手握着手机,眼神稍稍埋怨地瞧着费聿利:“我说费总?你……”

说话能不能这样突然又炸裂,会吓到人的!

艾茜:……一头雾水。

不懂费聿利现在唱得又是哪一出。

“费总……原来艾秘书长对朋友的称呼都是这般客套。”费聿利明白地说出来。

……?

“噢——”艾茜终于明白费聿利唱哪一出了,原来他说的是前面她对危城说的那句朋友啊。喝了酒即使没办法让人状态,至少能让人更真诚。

所以,艾茜很老实地告诉费聿利:“我刚刚是故意的,为了让我家人放心。”

费聿利:……什么?

艾茜:“嘻嘻,你知道的,一个人在外打拼都会让家人担心,今天担心我一个人生活好不好,明天担心我工作顺利不顺利,即使我生活工作都安排得很好,他们又开始担心我有没有朋友相伴。”

呵,他们会有这个担心,难道不是觉得她……算了他不毒舌了,一个人在外确实不容易。

所以,对于以上艾茜的话,费聿利难得配合地点了下头。

艾茜笑了,有一种解释清楚的释然感,眼睛一眨继续说:“所以我才撒了谎,故意告诉我和朋友在一起。”

“撒谎……?”

“是啊。”艾茜肯定地点头。

费聿利:……

“所以你放心哈,我们还不是朋友。”艾茜一脸保证,语气诚恳,又坚定。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随侯珠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