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chapter34通宵游戏

刚刚的声音……应该是鹦鹉发出来的。

这不,艾茜低了下头,便看到电视柜的左边放着一袋进口鸟粮,花花绿绿的牛皮纸画着几只鹦鹉,上面还大写的英文Birdseed;

她有些轻微近视,前面坐在沙发隔也没有仔细看,还以为这袋子是费聿利自己吃的口粮。

还有……刚刚她站在玻璃书桌旁,看到书的旁边洒落着几颗瓜子仁……应该不是费聿利边看书边磕瓜子,而是边看书边喂鸟。

不然留在桌上只会是瓜子壳,而不是瓜子仁。

沙发上,王垚还在装模作样,问费聿利:“我说你这屋子是不是不太干净啊,艾艾都听到有人叫我了。”

费聿利呵了一声,说:“如果不干净,也是你招来的。”

“我呸!”王垚啐了一句,看向艾茜却像一朵灿烂的太阳花一样,说起麻利的玩笑话,“艾艾,你看费二这房子有问题,要不我们一起出去睡吧,你开房我请客。你看怎么样?”

“可以啊!你请客就好……”艾茜爽快点头,配合着王垚的玩笑话。

王垚作势真要起身走了。

艾茜补上一句:“回头我直接拿发票找王总报销。”

王垚抬起的屁股又坐了回去。哼,他就知道!

艾茜神色安然,双手抱胸地倚靠在弧形书桌的边边,顿了顿,她循着前面声音的方向望着右边卧室,应该是次卧的方向,笑了笑,望着费聿利说:“可以让它出来见见客人吗?”

它,指的是费聿利养的鹦鹉;客人,自然说艾茜她自己。

有人还真是会拿乔啊,都拿起了客人的姿态了。

不然呢!还当自己主人不成?

费聿利和艾茜两道视线隔空碰撞,仿佛电波滋滋地交流眼神传达的信息,王垚还没有收住附在自己戏精灵魂上那份按捺不住的表演欲望。

“它——她是谁?”王垚猛地拍了下费聿利的肩膀,眼睛一眨眨道,“费二,没想到你家里还藏女人啊!可是不对啊,你的女人为什么要叫我名字?!难道你藏了我的前女友……”

费聿利:……

有人的演技真是越演越捉急,不知道看戏的人早已经猜到了……

艾茜愉快地歪了下头,自得地笑了。

……

所以,到底是鬼,还是何方神圣在叫王三土?

跟着费聿利来到次卧,艾茜终于见着了刚刚叫唤王三土的“机灵鬼”,一只通体雪白脑袋顶着黄色头冠的美冠鹦鹉;也是住在这26楼酒店式公寓的另一个小主人。

说小主人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作为一只鸟,人家还有专门的房间。

费聿利住的酒店式公寓有两个房间,主卧他自己住,另一间次卧就给……鸟住。

作为一只尊贵的鸟自然要配上尊贵的姓名,这只机灵鬼小名英俊,至于姓就随了主人,大名费英俊。

王垚介绍起英俊的情况更像英俊的主人,他告诉艾茜说,这只美冠鹦鹉费二已经养了六年了,同费二感情深厚。费聿利也十分宝贝它,六年来喂养得精心又周到,所以去年年底离家出走都不忘要捎上它。

当然,费英俊也很聪明,学话极快,尤其鸟仗人势的本领强大到难以置信。

大概什么主人养什么宠物,王垚有时候想如果费聿利是一只鸟,应该就是费英俊这样子……

呵呵!费聿利还觉得如果王垚是一只狗,应该就是他养的牧羊犬样子。毕竟舔狗本领无人能及。

艾茜观赏了好一会费英俊,费英俊也稳稳地立在鸟架上任她打量,一副倨傲又神气的霸总模样。的确,这只鸟配得上英俊这个名字。

不过作为一个俗人,不管看到什么新鲜事物她都先问问价格:“那这只鹦鹉值多少钱呢?”

他就知道她会这样问……费聿利站在艾茜左边,随手喂了英俊一颗瓜子仁,不想回答艾茜这个俗气问题。

然后,代言人王垚又激动了,对艾茜说:“你猜?”

艾茜不猜。

猜便宜了主人心里不舒服,猜贵了显得自己溜须拍马,何况她真不太懂鹦鹉市场行情,不过看着次卧架上这只鹦鹉,羽毛雪亮,头冠漂亮,比有一年危叔叔带她在某叔叔家里看到的那只鹦鹉还要精神好看两分。

那只鹦鹉貌似也是美冠品种,市场价值十几万……不过那只鹦鹉说话发音还没有费英俊这般拟人标准。

“我猜……这只鹦鹉应该是他人送费公子的吧。”艾茜说。

王垚惊了:“……卧槽,真的诶,艾艾你这都知道!”

费聿利仍是立在艾茜的旁边,不惊讶也不反驳,的确这鹦鹉是别人送的,在他18岁生日的时候一位叔叔送他的成年礼物。

艾茜望着费聿利放在次卧墙角另几样东西,猜测说:“……养了六年,六年前费公子要训练又要上学,哪有时间养鹦鹉玩乐,所以猜是不是亲人送他的礼物。”

艾茜分析很对。

费聿利看了眼艾茜,然后同样看着艾茜的望过去的方向,看到了自己放在次卧墙角的射击装备,以及一张放在斗柜上的训练照片。

那张照片,艾茜看过电子版本。在她和费聿利相亲见面之前,赵青阿姨发给她的。赵青阿姨则是费聿利原先在省队教练的老婆。

她和费聿利能安排上相亲,关系也是绕了不能再绕了。

虽然是赵青阿姨帮她和费聿利牵线,但潇潇阿姨和赵青阿姨完全不认识,潇潇阿姨之所以能麻烦赵青帮忙,只因为赵青阿姨的妹妹是刚来危家做事的保姆阿姨。

赵青阿姨能这般帮忙,找出费聿利这个优良品种介绍她,也是因为亲妹妹是危家的阿姨……

所以,有时候千万不能小看长辈的关系网,它可以强大得像是一张巨型蜘蛛网,将两个完全无关的人,联系在一起。

……手机时间显示1点30分,已经是凌晨了,但距离第二天上班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也不知道费英俊要不要睡觉,艾茜不再打扰,同费聿利离开了费英俊的次卧。

费聿利跟在后面,随手给费英俊关上了门。

嘎的一声,关门声又沉又轻。

“等会你要怎么睡?”伴随着关门声,同时传来了费聿利的问话。

……艾茜反应了一下,不知道费聿利是问她,还是问王垚。

不对,他就是问她。因为王垚不在……王垚人呢。

对面的洗手间亮了起来,然后传来一道畅快至极的嘘嘘声——

咳!

艾茜抬起头,瞧了眼费聿利年轻的脸。莫名其妙,她居然在费聿利脸上看到了两分温柔。

洗手间王垚嘘嘘不停,艾茜和费聿利一时没说话。

直至,气氛在某一刻安静到了极致。

艾茜打算说点什么,缓解一下这奇怪的气氛,也遮掩遮掩王垚的嘘嘘声。

可是,没来得及——

靠墙的费聿利突然往前一倾,毫无准备地靠近了她,然后以一种亲昵到极致的姿势低下头,同时手虚虚地放在她后腰上方,轻轻地出声问她:“艾茜……你要不要睡我……”

额。

睡什么?

睡他……

艾茜嘴巴一张,完全说不出话来,因为她已经被费聿利刺激得整个人都僵硬了。

是的。

她,僵硬了。

……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随侯珠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