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chapter43狼子野心

随着富二代群体越来越壮观,中国已经进入了财富家族代际传承的密集期。家族慈善基金会和家族信托,一直都是财富传承的解码方式。

天禧老板今年六十二岁,是A市典型民营制造业企业家,忙忙碌碌到四十岁赚取第一桶金,然后赶上二十年中国经济最好的蓬勃发展期,依靠房产快速且高效地完成普通人的发家致富梦想。

不过,天禧集团名头听着挺大,并不是什么大财团,留在手里的产业只有一个代工厂,但是这位董事长的确也有钱,因为他有……一排商铺、6栋楼房、两层千平方的写字楼,以及一块工业地皮。

房子,不是6套,是6栋。

在A市,像天禧老板这样的个人产业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只是不管财富再多,如果子女不靠谱,也要谨慎对待。

天禧老板只有一个儿子,由于他早年忙着打拼,错过了儿子的成长期,任由儿子长成了一棵歪脖子树。杨老板的年纪刚好赶上当年的计划生育,等后面发迹郭嘉开放二胎,他又心有余而力不足……

现在,杨老板唯一希望就是小孙子能健康成长,不指望孩子以后能继承家业,只希望好好做人,就算不成为对这个社会有用的人,也不要为这个社会增添负担。

所以杨老板想成立家族基金慈善账户,捐出大部分的钱,同时也以这样的方式把自己辛苦创造的财富铭记成慈善精神代代相传下去。

大多数老一辈的创一代都比较钢啊……

“我就想给孙子留点保障的钱,其他都不想了。”杨老板这样说。

艾茜笑笑:“其实,我倒不这样建议,杨总您也还年轻,还可以好好栽培孙子。”

杨老板摇头:“不行了,栽培不动了……”

艾茜:……

杨老板面容沉默地说:“天翔可以吃上一辈子的公家饭,我已经不用管他了。我前几年也检查出了胃癌,切了大半的胃,现在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年头可以活,我老婆在儿子进去之后,就跟我闹别扭,埋怨是我当年没时间关心儿子才让儿子犯了大错。唯一的孙子,现在由我儿媳带着,但也不指望了,儿媳也不太靠谱……”

艾茜:……好惨一男人啊。

难怪杨老板今年才六十二岁,一张脸已经透着历经世事的沧桑。艾茜再次看了眼杨老板,尽量不让自己露出任何同情目光。只让自己看起来更冷静,更专业。

“好的,我会为杨老板提供一个适合您的慈善捐助方式。”艾茜开口说。现在捐助形式已经很多,不动产也有不动产的捐助方式。

杨老板嗯了嗯说:“艾小姐是危总的妹妹,我很信任你。”

“谢谢杨——”

然而,就在艾茜准备说出感谢话,日式包厢的拉门猛地被推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穿着高跟鞋直接踏了进来。不,应该说是冲了进来。

完全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爸,你怎么可以把钱都捐出去!你让我和宝宝怎么办……”女人开门见山,二话不说,直接逼问杨老板。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杨老板的那位不太靠谱的儿媳?

艾茜看向女人,女人也瞧了她一眼。

各自一愣。

因为都有点熟悉。

没错,进来的女人就是杨天翔的妻子,刚刚杨老板简单介绍了儿媳妇原是一个电竞主播,同样也是来自鹿城。因为前面杨老板问她祖籍哪儿的时候,她回答鹿城。

杨老板就告诉她:“我儿媳也是鹿城的,不过是石口人。”

鹿城虽然不是大地方,但也不是转一圈都能见到熟人的小地方。石口在哪儿?她身为鹿城人不仅不知道在哪儿,连一点印象都没有。

但是,如果杨老板直接说她儿媳的名字,艾茜反而有点印象。

王君茹啊……

她记得她以前在鹿城外国语中学读书的时候,有个同校同年级的女同学就叫做王君茹……当时大家都叫茹姐。

算是鹿城外国语的一姐级别人物。

不过,艾茜觉得应该不会那么巧,重名撞名都很正常,何况记忆中王君茹并没有眼前这个女人这般精致漂亮。

能成为一姐的人物,自然也不是普通的班花校花,而是学校的霸王花。毕竟从大众审美来说,班花校花都属于清纯长相的女孩。

记忆中茹姐有点黑,说话嗓音有点粗。

“爸,你怎么能这样!”女人又吼了一嗓子。又急又气。

艾茜:……这个声音好像真有点像。

不行,噩梦啊!

“你不管我,你也要考虑考虑你的亲孙子吧,他才三岁,你不把钱给孙子,要送给这个女人……疯了吧!你这样做我妈知道么!”

说话口气神情样子都越来越像了……即使样子有点对不上。艾茜突然想起很多年前,艾老板跑路之后,王君茹将她堵在墙角嘲笑地对她说:“艾茜,你家工厂爆炸了,死了人,你爸跑路了,我就奇怪你怎么还有脸来上学,你不怕被人打死啊……”

“我建议你改名艾欠好了,欠一屁股债的欠……”

……

艾茜收了收落在杨老板儿媳身上的目光,站起来解释说:“你误会了,杨老板不是送给我个人,而是以捐助的方式成立慈善基金账户。”

“呵,有区别吗?”女人咄咄逼人地反问她。

艾茜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参与家庭纷争,转了下身,对杨老板说:“杨总,今天我们聊得差不多了,关于具体操作方式,下次我们再聊。”

杨老板也赶紧对她说:“好的,艾秘书长慢走。”

“艾……”杨老板的儿媳听到了一个艾字,顿时挑着一字眉问她,“你姓艾,你叫什么名字?”

艾茜光着脚上前两步,然后面容微笑,脊背笔直地立在女人面前:“是的,我姓艾,艾草的艾,单名茜字。”

王君茹眉头一皱一松,嘴皮往上一撩,难以置信地说:“还真的是你啊,艾茜!”

艾茜不露任何异样神色。仍是从从容容的姿态。

“不好意思,请问你认识我吗?”艾茜出声问,眼睛一闪,目光含笑又不缺犀利地望着王君茹。

王君茹有些震惊了,她很确定眼前女人真的艾茜,那个记忆中身形单薄的隔壁班女孩,当时学校很有名的工厂爆炸事件负责人的女儿。

后来老爸跑路之后,艾茜就退了学,人也离开了鹿城。听说是被北京一个有钱亲戚接走了。

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没想到,今天见上了。

“我是王君茹。”王君茹报了自己的名字。

“抱歉,我好像不认识你。”艾茜开口说,微微一笑,然后直接离开了日式包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随侯珠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