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chapter54狠人对狠人

穿过黎明桥是一排饭店,再过去就是河岸公园,那边有一个古色古香的亲民茶馆,除了可以喝茶,还有价廉物美的牛肉面提供。只要十块钱一碗。

艾茜叫了三份茶,以及两碗牛肉面。茶水每人一份,两碗牛肉面只属于她和费聿利,不是她不愿意多请王君茹一碗面,而是王君茹明确地拒绝了她。

她不吃面。

噢,那就喝茶吧。艾茜专门给王君茹点了一份降火的普洱茶。

每份茶水送一份茶点,点心虽然样子一般但口感不错……当然它们无论如何比不上王君茹每天同闺蜜约在五星级饭店吃的下午茶甜品。

为什么艾茜知道王君茹每天下午都会到五星级饭店吃下午茶,自然是王君茹自己在社交平台po出来的照片。

亲民的茶馆服务都不太周到,还需要自己煮茶泡茶。艾茜问费聿利会泡茶吗?费聿利丢她一个嫌弃眼神,丢她两字的回答:“不会。”

她要他何用!

艾茜朝王君茹笑笑,正要亲自为王君茹泡茶,费聿利从她手里拿过了煮水的茶壶,动作娴熟为王君茹泡起了茶。

洗茶,烫壶,投茶……一看就是没少围观长辈们喝茶。

艾茜欣慰一笑,对王君茹介绍说:“这是我们的费经理,专门管业务这一块。”

费聿利泡茶同时,拿出一张昨天刚制作出来的个人名片,递给了王君茹,并说:“有需要找我。”

王君茹面容一绷,倒也接过了费聿利递来的名片。有时候男人有点颜色,还是很有用处,比起秘书长这个身份,费聿利这个业务经理似乎在王君茹这里更买账。

“……你是费聿利?”王君茹看了眼名片上的名字,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怎么了,王小姐认识我?”费聿利将泡好的一杯茶,送到了王君茹跟前。

王君茹盯着费聿利,又问:“你爸爸是不是费海逸?”

费聿利口气轻飘且随意:“王小姐认识我爸?”

王君茹不再说话,只是面露不可思议的神色,顿了顿问艾茜:“你们黎明基金会跟海逸集团有关系吗?”

艾茜:“暂时没关系。”

费聿利一听艾茜话里这个暂时,忽得笑了笑,然后重复了艾茜的话:“是的,暂时没关系。”

至于以后,他能不能做到六亲不认拿自己家里人开刀,就看他和黎明基金会到底是缘深缘浅了……费聿利不是相信缘分的人,但有时候也会拿缘分做个幌子。

比如他现在坐在这里,以黎明公益业务经理身份对话王君茹,绝对不是黎明公益有多厉害收编了他这位大将,而是他和艾茜存在那么点有意思的缘分。

缘分嘛,现在是这样,以后会如何,谁知道?

“没想到费公子还有这样的闲心。”王君茹开口说。

“王女士说对了,做慈善就是要有一颗闲心。”费聿利接下王君茹的话,笑容得体又俊逸,拢了拢嘴角他继续说,“不过呢,也不能只有闲心,还要有博施济众的善心,就像杨老板那样。”

王君茹:……

“我相信王小姐也很清楚你家公公为什么会这样做,毕竟积德行善可以惠及儿孙、福荫后代 ,是不是?杨老板这是替自己儿子修福啊。”

王君茹:……

艾茜已经吃起了牛肉面,加醋的时候问费聿利:“要来点吗?”

费聿利点了下头,同样也是朝她客气道谢:“谢谢秘书长。”

艾茜为费聿利加了点醋,瞧着王君茹一脸憋得难以形容的猪肝色,觉得费聿利刚刚话虽然毒是毒了点,但也说得有模有样。

她就喜欢他每次拂人脸面不自知的欠费模样。

“何况,王小姐你找我们也没用,这事你同意还是不同意都需要跟你公公商量,我们是正规的慈善机构,不是什么非法融资集团,如果你要告我们诈骗,我们也可以起诉你损害我们慈善基金会的名誉。”费聿利吃了一口面,又说。

王君茹好一会没说话,过了好一会,看着费聿利和艾茜说:“你们有孩子吗?”

费聿利和艾茜纷纷从面碗里抬起头,自觉摇头:“我们……当然没孩子。”

“那就对了,如果你们有孩子,就会明白一个妈***心情。”王君茹又说。

艾茜没想到王君茹会打亲情牌,毕竟印象里王君茹一直是那种蛮横嚣张的女孩,之后在网上走得也是直爽的女爷们人设,哪会这样可怜兮兮的说话。

……其实没有先入为主的不良印象,王君茹所有的行为都能理解,毕竟这世上大多数都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勇士也只是少数。

或是存在在虚假的文学作品。

现实社会是由自私的人性和真善美的道德观共同营造出来的复杂体系,同为人性,对于真善美弘扬归弘扬,道德绑架也是不对的。

不过,杨老板也不是捐出所有身家,而是专门为孙子设立一个福利基金账户。

想法就是等孙子成年之后再动用家族基金这笔钱。主要还是怕自己扛不住病情提前离世,财产不会被王君茹挥霍干净。

杨老板的考虑很周全,更有权力如何支配自己辛苦赚来的钱财,可是王君茹已经把杨老板的钱都当做自己的钱。

才会没办法接受。

“王女士,我也是建议你跟你公公商量。”艾茜最后喝了一口面汤,从茶桌上抽了一张纸巾,轻轻擦了擦嘴,再说,“你找我们真没用,我们搞公益慈善就是中介机构,而且我们是非盈利服务组织,你公公找我们,我们也是免费为他服务。就像费经理说的,我们是正规的慈善机构,杨老板捐助的钱,也不是进了我私人腰包,而是用来帮助社会。”

“还有,我们黎明是挂靠爱都慈善的公益会,账面都需要上面审计,像今天我们喝茶的钱都没办法报账,都是我个人掏钱,还有——”

还有什么?

费聿利突然停下了吃面,余光扫向艾茜。感觉她可能要说出什么令他极其不适的话。

“我和费经理这两碗面,即使只要二十块,也都是要AA自付的。”艾茜补上重点。

费聿利望了眼剩下的半碗牛肉面,“吁”了一声,身子往后一靠,吃不下了……

大概也跟他们这俩抠逼聊不出什么话,王君茹起身走了,临走前对费聿利说:“费公子,你可能还不清楚坐在你旁边的女人是谁?她父亲是谁?如果是别人说这个话我还会相信,但是艾茜,我真没办法相信。”

艾茜抬起头,噢了声,自言自语:“看来我在王女士这里人品不行啊。”顿了下,“听王女士的口气难道我是借了谁的钱没有还?”

“你们家做了什么,我需要我说?”王君茹道。

艾茜:“你可以说说。”

王君茹又不说了。

她和王君茹对话之际,费聿利对王君茹话里的重点仿佛一点都不在意,反而神情研究地朝王君茹打量,发问:“……你是不是直播XX游戏的那位墨茹?”

王君茹主播ID墨茹,费聿利同王垚都是打游戏的人,偶尔也看直播,知道墨茹并不奇怪。

不过王君茹否认了:“我不是。”

虽然网上坐实了王君茹就是墨茹,王君茹也一直否认自己曾是人气游戏主播的事实。

……

艾茜胃口向来小,同样一碗面只吃了三分之一,不过叫来的茶不能浪费,王君茹离开之后,自己为自己泡起茶来。

费聿利瞧着艾茜这架势,一看就没少跟中老年董事长喝茶。

确实……艾茜朝费聿利一笑,也好心地为费聿利倒了一杯红茶,清口。

费聿利接过艾茜递来的杯子,微微地抿了一口,同样不提王君茹前面透露的信息,只是与她闲聊说:“艾茜,你说网上那些粉丝知道他们喜欢的主播真正的样子吗?”

“主播要怎样?”

费聿利:“至少要正能量一点吧。”好歹也是一个网络红人,有一定的社会传播力和影响力。

艾茜跟着喝了口茶,悠悠然反问:“像你这样说,我一个搞慈善一定要是好人喽?”

“难道你不是?”费聿利扯笑反问,即使答案明显。

艾茜片刻沉思,然后朝费聿利一眨眼,厚颜无耻地点了下头,回道:“我是。”

费聿利:……呵。

“不过我属于隐性好人,就是好得不太明显。”艾茜笑着补上一句。

费聿利:……嗤。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艾茜从包里拿出手机,屏幕来电显示名字——危城。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随侯珠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