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chapter70风雨欲来

这是今天费聿利第二次回黎明公益了,第一次回来开走了他的奥迪车,还给了修理厂的老赵,他回来的时候,艾茜还没有回来。第二次回来,是为了把大G也开回去,但是他没有立马走,即使到了下班时间。

基金会的人陆陆续续走了,留他一个人躺靠在转椅刷艾茜的朋友圈,百无聊赖又觉得趣味盎然。

艾茜朋友圈跟他一样设置了半年可见,除了年初时发了一条新年祝福,这半年来的朋友圈都是公益上的转发内容。费聿利研究了一下艾茜新年祝福,一共是四张照片,一张食物,一张对联,一张网上下载的小猪图,最后一张是8人聚会留影,四男四女,像是情侣结对出游,每个人都笑得喜气洋洋辞旧迎新的样子,背后的建筑是日本东京的银座……

过年不跟家里人一起,却跟朋友聚在日本游玩?除非一块玩的人里有重要的人,比如男朋友……费聿利莫名感觉呼吸不太顺畅,看了看合影里的年轻男人,都是衬衫西装配置的精英样子。

这类男人,费聿利见多了,大多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像他,金玉其外钻石其中……

年初照片里,艾茜身穿着驼色大衣,头戴浅色贝雷帽,搭着黑色高跟靴子,夜里的彩灯聚在她身后显得她秀气的面庞并不清晰,但也能看出她笑容浅浅神色奕奕的模样,那样的她,仿佛跟年初的他隔着一个时空的距离。

明明半年之后,他和她遇上了。

外面传来车子驶入的声音,费聿利起身往外,然后怀揣着了然于目的心思,他站在长廊看着艾茜停下老宝来,看着她在车里拿出手机,看着她迟迟不下车……

费聿利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但他真的站了好一会,才上前叩艾茜的车窗。车窗落下,他看到一张略微茫然的脸。

他从未在艾茜这里看到过的样子。

他看过她惆怅、愤怒、讥嘲,甚至漠然沉默的样子,唯独没在她脸上看过一丝迷茫,工作上艾茜总是按照计划勇往直前,生活上亦是安排妥当井井有条,甚至在感情上处理得从容不迫进退有度……

到底是什么事,能令艾茜感到措手不及?

费聿利抬起清澄的眸子,直勾勾地对着车里的人,强势地将艾茜拉入了他的眼底,此时的现实里。

“嗨……”艾茜作声。

费聿利没回。

“几点了?”艾茜又问,同时解下驾驶座安全带。她倒不是特意问费聿利时间,而是奇怪都下班时间了,他怎么还在黎明基金会?

她可不信,费聿利是会自觉留下加班的人……

费聿利似乎也能听出她的言外之意,直接告诉艾茜:“我家里断网,回来打把游戏。”

艾茜倒也相信了,下车的时候交代说:“我会当作不知道。”她的意思是,下不为例。

然而,这句像是法外施恩特殊照顾他的话,费聿利从左耳听进又在心里绕了一圈,感觉原先不太顺畅的呼吸……顺了。

“车子修好了?”费聿利问。

艾茜点头,顿了下,回头肯定说:“你安排的天轮修理厂不错,支付的三万六千六勉强值得。”

费聿利已经习惯了艾茜这副领导口气,随意地挨靠办公桌,看着她说:“你以为真的是三万六千六吗?”

艾茜愣了下:“难道只要六千六?”

“六千六?”费聿利摇摇头,“你驾驶证考出几年了,宝来开出来难道你没感受到有什么不一样吗?”

艾茜:“有什么不一样,还是又破又旧,除了动力好点。”

“那你知道动力好在哪儿吗?”

艾茜:“不是换了发动机吗?”

“那你知道换了什么发动机?”

艾茜不太懂车,也就随便给费聿利面子,假装猜了猜说:“涡轮发动机?”

费聿利轻轻笑了,开口道:“看来老赵真没跟你说啊,他给你这宝来车上了一个保时捷发动机。”

艾茜:……老赵这是有病?!

不,有病的不是老赵,是将她车拖走的费聿利!

“谢谢啊。”艾茜不是不识时务的人,很快她从面露惊讶到感激地拍了一下费聿利的手臂说,“大恩不言谢。”

省了三十万,就一句大恩不言谢?不过费聿利也知足了,毕竟从艾茜这里听到一声谢都非常不容易。

“等会让我开一开,体验一下老牛发力的感觉。”

老牛发力……这个形容还挺贴切的。

不过,艾茜要先回复两份邮件,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她从办公室出来,发现费聿利懒懒散散地靠在椅背,拿着手机玩游戏。

然后,她也等了他五分钟,等他游戏结束。

……

城市的夜晚大多大同小异,一样车来车往,一样人潮涌动,一样的流光溢彩,费聿利驾驶着上着保时捷芯的老宝来,带着她开上了绕城高速,然后超过一辆又一辆比宝来好几个档次的车子……

果然是老牛发力,非同凡响。

最后上了山路,来到A市郊外的金盏水库,费聿利将宝来停靠在路边。挡风玻璃上方星星闪烁,月色清辉,略带凉意的夜风掠过山丘拂进车内……

费聿利不是故意将车开到山上,只是绕城高速下来,随意且没有目的地驾驶了一段路,直接就来到了这里。

不过此时此刻,夜色安静,山丘静寂,无边无际的风声和月色里,很适合座靠在车里聊一聊人生。

即使,人生无趣,乏善可陈。

“艾茜,我想知道一些你的事。”费聿利有所要求地打开话题。

艾茜转过头,淡淡道:“什么事?”

“你可以对我说的事。”费聿利回。

艾茜有些为难了,笑了笑。

“不过,你也可以选择不说。”费聿利话锋一转,又道。语气同前面有着细微的不同,包括他望过来的眼神。

艾茜无法理解费聿利前后两句话能矛盾成这样,然后下一秒他用行动告诉她,一点也不矛盾。

她可以选择不说的原因是,他已经俯身过来,吻住了她。

……

……

……

风拍打着车窗,哐哐哐作响。

同样艾茜心跳停了半秒,但是,她没有阻止费聿利。有些事情,感到迷茫不是她不知道,而是心底知道却要假装不知道。

而她除了假装不知道,还要假装到欺骗自己。

去年年底她到日本参加大学同学婚礼,然后借着同学婚礼没有回北京过春节。她不回来的原因,是在过年前一个星期危城也像费聿利这样突然倾身过来吻她。

不比费聿利吻她唇,危城吻了她的脸颊,然后停靠在她的耳朵说:“茜茜,我爱你……”

当然那天危城喝醉了。

然而即使醉了,艾茜也没办法将危城那个吻理解成哥哥对妹妹表达的爱意,事实那天危城也没有醉,不然他的视线不会在她唇边停留了好一会,然后吻在了她的脸颊。

他和她不是亲兄妹,即使亲兄妹,他也不会那样吻她……

费聿利收回了自己的唇,然后仍倾身瞧着她。夜色里月色下,男人的眸光清隽似水。

“费聿利,你这是仗着自己长得帅就为所欲为吗?”艾茜开口说。

“那倒不是,如果真要仗着什么……”费聿利用诱惑的声音告诉她,“那我也要仗着今天为黎明又拉了两笔捐助金。”

艾茜:“……”

顿了下,克制且冷静地说,“我不接受权色交易。”

“权色交易……你说谁色?”费聿利嗓音低沉也克制地问她。

当然是……他。毕竟她职务高于他,也有着管制他的权利。

那就对了,费聿利又吻向她,直接名正言顺地坐实了“色”的定位和定义。

哐哐哐——

涌来的夜风又开始拍打车窗玻璃……公路两边树影重重,摇曳晃动。

树欲静而风不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随侯珠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