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章 宫宴2

“郡主,刀剑无眼你要想比划也容我拿把剑。”多么苦口婆心,多么用心良心,说的她自己都要感动了。这辈子难得这么温柔的哄一个人,没想到是在情况。

谁知郡主一直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顺着臂膀向下化去,幸得自己身手利落才免遭毒手。好好的心情,想与她共同商议的心情正慢慢消失,她杨雪霏不是非得靠你才能成事。“郡主,你若伤了我可不好交代。”

一直威逼的剑又利落的回了鞘,嚣张的气焰又转变成小女儿家的害羞,“四爷,你没吓到吧?”

顺着视线往后一瞧一尊大佛立自己头顶上,一个激灵如避蛇蝎。难怪刚刚郡主说什么动手不松手,感情她从来没把自己当眼里,一直看着这柳子钰呢。

那突然的一剑也是为了断我与他之间的接触。嗯!接触……

不祥的预感再次上心,刚刚不会抓的就是柳子钰这记仇鬼吧!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要担心这事的时候,哎呀也不对,这事也是解释。

向来淡定的杨雪霏也有了不淡定的时刻,周围数百道视线齐刷刷地看着他们三人。一向看戏的人竟然也会有被当戏子的时候。

想到这杨雪霏就恨不得给他几针送他见佛祖,她从来都是看戏的人,导演是她。何时她成了戏子沦为他人茶余饭后的谈点。

而且那视线的人越来越多,如若不解,恐怕明日茶馆要说的话就是“相府嫡女与郡主为争四爷,不惜在皇帝宴会上大打出手。”

这样的结果恐怕柳子钰是很想看到,真是歹毒啊!她不过想为自己留条后路而已,而他竟然下这么深的套,实在是恶毒。

幽怨的眼神抬头望向柳子钰,此仇不报非女子!

“你还看四爷!”说话间剑又要出鞘的架势,只是这次她有了防备,找个动作往后一躲。动作一气呵成,后退,转身,旋转,定。

得意不过三秒她就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躲!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只需要露出一脸呆滞不知怎么办就好。如此利落的躲避这不是给自己招来麻烦吗?

柳子钰,为什么每次碰到你都没好事?

周围闲下来的人越来越多,再闹下去怕是真的要人尽皆知。“郡主,你误会了,我刚刚只是躲蛇并没有打算碰柳子钰。”

暴怒之下还拥有的理智的人,杨雪霏是很欣赏的。比如此刻的郡主,“那你与我四爷这……衣物又是何意?”

心爱的男人竟与她人穿上情侣装,杨雪霏不理解可是却很同情。悄悄地站离柳子钰远些,免得沾了晦气,真是麻烦。

柳子钰一身白色锦袍,衣襟周边都是以浅紫色勾勒,羽冠束发,配上那张世界罕有的脸,真是好看,就是脸色苍白了些,好在夜明珠散发的是白色的光芒,看得不真切。

轻尘脱俗……

而杨雪菲一身浅紫长裙,周边是以白色为底,特别是额间那随风摇曳的杨柳,动人心弦。

“咳咳~”一直未说过话的柳子钰捂着胸口,虚弱地地去寻位置坐下。

他这一咳郡主立马搀扶,关切地替他拍拍背,顺顺气。刚刚的质问算是告一段落,就在他从自己面前经过时,杨雪菲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算你狠!”随后立马回到自己座位上端正姿态,听父与母二人教诲。

她们二人说的苦口婆心不要与郡主计较,而她就在想,这蛇是怎么出来的?又怎么会盯着她呢?

在场这么多人不咬,非要咬她自寻死路。她是不信的,世间凡有灵性之物都是趋利避害,咬她无疑是自杀。

是谁故意训练的呢?可惜被郡主一剑斩杀,也被婢女清理干净,不然还能查查是谁所为。

罢了,不用查也是一样。

背后那道视线实在是忽略不了,杨绘画你当真是急不可耐啊。

还有,郡主那要杀人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顶着热源悄悄看了一眼原来坐自己对面,坐她旁边的一直空着的位置正是四爷的。

他目光柔情似水,嘴角含笑,这都不是事,关键是看着自己。

一直紧握宝剑的郡主用另一只手压着,隔着一条巷杨雪霏都能看出她的压制。

于是悄悄吹着口哨,用唇语说让他消停一会儿。

……

她决定没有看错,柳子钰那混蛋说的是“我什么都没说”

世间上最恶毒的人不是拿到杀了人的人,而是那种什么都没做就害了一批人的人。

很明显,他柳子钰就是这种人,阴险歹毒,于是在心里再添上一笔危险标志。

怒火中烧,她好不容易让安排座位的官员,将她安排跟四爷一起,哪知杨雪霏这女人死性不改跟在四爷对面,同穿一样的衣服,还要眉目传情。四爷从未对她露出如此温柔好看的笑容。

她一来,就吸引了四爷所有目光,怎能不恨!但她又如何去恨,她是将来的四王妃,而她连做妾的机会都没有。

皇帝叔叔已经说过,再胡闹就要把她嫁人,她不想。

那样连在你咳嗽的时候扶你一把都没有机会了!

“四爷,你真的要娶那个女人吗?”声音里的哀怨都带了些颤音,一张狡好的容颜此时眼睛也失了灵光。只要他说不是她就陪他,生生死死都陪他一起。

柳子钰未经思量已答出答案,“是”

“那潇潇就恭贺四爷。”失去灵光的眼睛此时蓄满泪水,豆大的泪珠吧唧就掉了下来,沾湿衣裳。

坐的远,听不清她们说什么的杨雪霏猜也知道与自己有关,只是那嚣张的郡主突然地气焰全无,让她有点失望,炸毛的猫还没有玩够。

这柳子钰真是厉害,随便几句话就让郡主哭了,做这么没形象的事,无情的男人啊!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一声鸭公嗓的太监声传来,本宴会的主人公终于登场,所有人等入好坐,个个正襟危座,不敢多说一句,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她的耳朵也可以消停一会儿,这娘亲说她口才不好,一说起女戒女工三天三夜不喝水,说她口才好不敢多说一句。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皇帝,皇后,他们一直活在传言跟历史书里,今日得以相见也是增长见闻,多亏了宰相爹爹的帽子,不然也不会看得如此仔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竹柒柒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