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前世纠葛

人生如梦,这一生于她而言就是一场噩梦,纠缠着、陷害着、痛苦着,她被人草草结束这悲戚的命,不过是他们步步为营的棋子。

她溺在湖水之中,拼命是挣扎,她不甘心!

前尘往事犹如走马灯一般从她眼前晃过。

马车停在相国府外,马车上缓缓下来的女子。

一身白纱素裹,身量娉婷婀娜,肌肤胜雪,容色极美,双目清澈动人,浅笑间颊边微现梨涡,美到不可方物。

杨千予下车,抬首仰望面前屋宇巍峨的相国府,冰冷的陌生感扑面而来。

门口早早便候着家丁,“二小姐请。”

初到相国府杨千予心中忐忑不安,虽说她是杨家的二小姐,可从母亲离开后她一直养在外公的千将军府,若不是外公病逝,恐怕这一辈子她都不会与这杨相国府有牵连。

小厮一直带着她到正堂,她的侍女悠榕也是紧紧跟着她。刚迈进门槛抬眼便是一屋子人,压抑的气氛就让杨千予有些喘不过气。

高堂之上正襟危坐的中年男人便是杨千予的父亲,杨城国。就侧而坐的,看得出便是几位姨娘和姊妹,离杨城国最近的青年男子应该就是杨家的独子杨晨玉。

“千予给爹爹姨娘请安。”

杨城国看着自己这多年未见的女儿,如今倒是出落的亭亭玉立,有大家闺秀的模样了,“起来吧,一路上舟车劳顿,辛苦了。”

还未等杨千予开口,坐在最右侧穿着华丽长衫的妇人责备道:“怎么入门这样喜庆的日子你穿一身白服来?”

杨千予有些慌张,生怕说错一句话,“回姨娘,外祖父仙逝还不足月,虽已过三日但是小女还是要穿素。”

“你本就姓杨,就算为千府孙女这戴孝日子也该过了,这样看着着实晦气,这是礼节,你日后都要明白的。”说话的女子年纪与杨千予相仿,那女子生的钟灵毓秀,细肌嫩肤,唇如激丹,两弯柳眉之下双瞳剪水,言谈举止之间说不出的娇媚轻柔,看着说话这般气势和这谈吐,杨千予心中已是猜到这便是芳名名满京城的杨家大小姐,杨千爱。

“千予,这是你姐姐千爱,左边刚刚同你说话的是你二姨娘,这是三姨娘。”

“千予见过姐姐、二姨娘、三姨娘。”三姨娘赵氏手拿一串佛珠,穿的也是素雅简朴,看上去是一个吃斋念佛、清心寡欲的人。

“千予,方才你姐姐说的对,多年前我也和你外公商谈妥当,我已替你定了亲事,再有四月便是你与颢王爷的大婚之日。”

大婚?!

杨千予诧异,从未有人向她提起有关成婚之事,这颢王爷也是自己见所未见的人物,“父亲,女儿从未知晓过自己是有婚约的啊…”

杨城国正色道:“如今你便是知道了,婚姻之事大多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况这婚事也是皇上御赐良缘,还能亏待了你不成?”

杨千予唯唯诺诺小声回答,“是。”

忽然一妇人声入堂,“是谁要我家孙女受委屈啊!”

紧接着一位白发老夫人被人搀扶着进门,杨千予一眼就认出搀着老夫人一身华服贵气不俗的女人就是正房夫人,千玉天。

杨千予连忙行礼,“千予见过老夫人,见过母亲。”

千玉天虽说是千家表亲,可她对于杨千予倒是没什么好态度,左不过是来和自己嫡出女儿争,如今竟是要将她这没娘的野姑娘许配给颢王爷,千玉天还因为此时和杨城国争执不休过,最后受了杨城国一番责骂,说是自己目光短浅。

“好好好,我的好孩子别站着了,快坐下啊。”杨老夫人倒是对杨千予很好,看着面相也是一位和善人。杨千予自幼不在杨府长大,当年关于杨千予生母老夫人觉得自己亏欠的太多,如今有了千予,能弥补的尽量满足。

杨城国让开正位,扶老夫人坐下,“娘,方才我们正商谈千予的婚事。”

“婚事?好啊好啊,能给我们千予定个好人家也好。”

杨千予眉头紧蹙,为何刚来,自己的婚事都已被人筹办好,竟从未问过自己的意见,“四月就行嫁娶礼是不是不妥啊,毕竟小女的外祖父刚刚过世,四月后才过殡天百日两月我就大婚,着实不敬啊。”

“这婚已经通报圣上,成了御赐的婚约,皇上的话还敢更改,莫不是你想着让我们杨家满门陪你一起死?”说这话的千玉天横眉冷对杨千予,杨千予委身相国府,不敢反驳,如今自己已经离开千府,对自己来说就算姓杨也是寄人篱下,为命中注定而悲,就算悲也的认了命中注定。

随后杨老夫人好言规劝了杨千予几句,同时也责备千玉天话说的太过吓到孩子。看着杨千予风尘仆仆而来,杨老夫人就命自己身边的侍婢带杨千予到打扫净的西厢阁休息。

西厢阁离正堂中间是隔了个花亭,推开门踱步到卧房,映入眼帘的是鹅色的纱帐,床榻边是一段一段的流苏轻摇。那绣着繁花的云锦绸如水色漾铺于身下,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细细打量横梁间的精致雕花装饰不凡。

悠榕放下手中的包袱替杨千予倒了杯茶,“小姐,你好歹也是杨家的二小姐,这些人怎么能这般待你啊!”

杨千予倒不似悠榕这般心里委屈,“这般待我已是我料想之中的事,我们来的路上遇人行刺,除了偌大的相国府,有谁还会要我这小小女子的性命,悠榕,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莫要铸成大错。”纤纤素手抚着黄梨花木的台桌,这上漆刻纹可真的细致,一点不比千将军府差,可这人心,就差远了…

忽然门外几声沉闷的敲门声,“奴婢白芍,是专门伺候二小姐的。”

悠榕上前开了门,进来的看样貌是个伶俐的丫头,“回二小姐,奴婢是在二小姐大婚之前教授二小姐新妇之礼。”

杨千予轻抿了口茶,点点头。

时过境迁已是四个月后。

颢王爷与杨家二女大婚,迎亲队伍从东城门排到西城门。皇都之内百姓这对良缘璧人羡慕不已,都说是佳偶天成。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杨千予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