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0章 相遇,重逢(9)

“我……”涂恒沙被他吼得莫名其妙,瞪着他,一双明眸在雨中清明澄净,如洗如涤。

他看了她一会儿,皱了皱眉,“干脆上车吧!”

“我们去哪?”她钻进车里,一边脱着湿漉漉的雨衣一边问。

车在暴雨中起步疾驰,驶过路面的积水,激起巨大浑黄的水浪,啪啪打在车身上。他紧盯着前方的路面,沉声,“刚指挥部不是说了吗?今晚要泄洪。”

“所以你打算去下游的乡镇农村?”涂恒沙终于猜到了。

“嗯。”

“你还可以选择跟我一起去,或者是在教室里老老实实等你的粟老师来找你,但是你得保证不到处乱跑。”大概是因为急迫,他声音里居然多了几分凌厉。

她瞟了他一眼,作为一个记者,那叫跑新闻!那叫到处乱跑吗?“我跟你去。”她身为摄影记者,深入泄洪区,也许能挖掘到更深的素材。

他便没说话了。

涂恒沙给粟融归发了个短信,告知他自己的去向,然后意外地发现,之前她发出的加粟融归微信的申请他不知什么时候通过了。

粟融归。一本正经用的全名当昵称,朋友圈里一条动态也没有,唯一的亮点是他的头像,是一只彩色的蝴蝶,以蓝天为背景,展翅飞翔。

“后座有吃的,你补充点能量。”他说。

车里已经开了暖气,暖意渐渐渗透皮肤,和适才外面的瓢泼冷雨已是两个世界。她点点头,却没有动。

路面积了水,车在雨夜中破水而行,出了南县,再走上乡道,便一路沿着沿江公路行驶。

这条江叫南江,从北向南,连通着南县和下游诸多城镇农村,而此时,南江水位已经和公路路面齐平了,不时推一波浪,江水便漫进路面,大雨还在倾盆而下,每落进一滴雨,南江便有多涨一滴的危险,何况雨水这般瀑布般地倒下来。

从没经历过这些事的涂恒沙心悬到了嗓子口,她不知道车还要行驶多久才能达到目的地,也不敢打扰许归开车,只是盯着那水,真担心不知何时没准就要将路面全部淹没,他们会不会无处可驶。

“放心,泄洪之前不会涨那么快,我们死不了。”开着车的许归仿佛看出了她的担忧,看了她一眼,又问,“后悔跟我来了?”

她赶紧摇头,“没有!怎么会!”

许归看了眼她的裤子,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脚,因为裤管早在穿靴子之前就打湿了,她上车后就把靴子给脱了,让暖气烘干裤子,此时她正光着脚丫呢,不过裤子已经干了,体感舒服了不少。

“你……你好好开车。”别东张西望偷看小姑娘脚丫!当然,后半句是腹诽。

许归倒是一本正经的,继续开车。

两个多小时后,到达一个叫南筒的小镇,到了南筒,发现临江地势低些的房子已经只剩个屋顶,宽阔恢弘的江面上好几艘大沙船在一趟一趟的转移群众,黄浊的江水在雨水的暴虐中翻滚向前。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吉祥夜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