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9章 相遇,重逢(18)

难怪说胡话!

“你等等啊!”她打开车门,披上雨衣便钻进了黑夜里。

不知现在是深夜几点,整个学校一片寂静,全镇停电,二楼最右的房间烛光摇曳,好像是县医院和镇卫生院临时诊室所在。

雨点小了很多。

她跑到诊室,医生和护士竟然没有休息,这是在24小时值班呢,和他们一起24小时不休的,还有此刻仍然奋战在河堤的战士们。

“辛苦了。”她取了药,道了谢,返回车上。

车里的他闭着眼睛,车灯笼罩里,双颊泛着不正常的红。

她取了瓶水,轻轻拍他的脸,“小许,小许,醒醒,咱们吃药了啊!”

他睁开眼看着她,发烧的缘故,眼睛亮得如浮着一层水光,原本就精致的面容,被这浮光一衬,竟如玉雕似的。

她看着,莫名就有些心慌,好似那浮光印在心里,亮亮的,晃得人惶惶。

直到他咳咳地咳嗽,她才想起自己是要给他喂药的。

“小许,没有电,也没有热水,将就着,凉水吃药啊!”她托着他的头,喂他喝了点水,“来,张嘴,吃药了。”

将药丸都倒进他嘴里,又给他喂水吞下,没留神一下倒得太多,呛得他直咳嗽,衣服上也泼了一大滩水。

“对不起对不起……”她忙着给他拍背、擦衣服。

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他仰躺着,目光落在了她脸上,浮光雾霭,是在看着她,又不似在看着她,喃喃地,嘀咕了一声什么。

她没听清,却是学着家中母亲照顾她时的低语,“好了好了,吃了药马上就好了啊!”

亲和而温柔。

当她靠近,将湿巾搁在他额头给他降温时,忽觉肩膀一重,原来他的头搭在了她肩上。

“……”怎么办?她全身僵硬了。

颈间一阵一阵地痒,是他在往她脖子里钻,她忽然想起了自己家里那只小狗棒棒糖,委屈的时候也是这般呜呜地往她怀里拱。

她顿时就心软了,像给棒棒糖顺毛一样摸着他的背,他的头发。

夜,再次静下来,他在她肩头睡着。

这一回唤醒涂恒沙的是穿透车玻璃的阳光和……耳边的一声怒斥。

“你睡觉就睡觉!口水流我一身!”

随着怒斥而来的还有他的肩膀重重一甩,涂恒沙睡得稀里糊涂,下巴直接磕到他大腿上。

她闷哼一声,揉着自己的下巴,抬眼看他,只见他双目炯炯,哪里还有昨晚的弱娇样子?顺手就摸上他额头,不烫了!

“你好了啊!太好了!”同时注意到窗外的阳光,惊喜,“呀,雨停了!出太阳了!”

他冷着一张脸,将镜子转向她,“你看看你自己,脏得跟泥猴似的!往我身上靠!”

她照了照镜子,的确挺狼狈的,头发乱蓬蓬不说,发丝和脸上都沾了泥,可她还是委屈啊!

“我像泥猴没错,可是你自己……”

“还流这么多口水?”他拉扯着他的T恤,指着昨晚泼湿的地方给她看。

涂恒沙觉得,他还是病着的时候比较可爱……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吉祥夜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