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十四章 追凶

我苦思了很久,但却仍然找不到一点头绪,没办法,谁让二叔对我刻意的隐瞒了许多秘密,这也导致了我对楚家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清楚!

不过,我却并没有因为丢失了那块玉牌而走到死胡同里!

“还好小爷我记忆力逆天……”我突然笑出了声,自言自语道:“玉牌丢了也就丢了,大不了这单委托小爷就当帮单猛一个忙了,小爷现在在意的是那玉牌之中的图案……”

言罢,我便拿出了纸和笔,凭借着超人一等的逆天记忆力,一点一点的回忆着丢失的那块玉牌之中的图案,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才将那块玉牌之中隐藏的图案画出来!

自从十年前练了鬼脉拳之后,我便发现我的头脑不是一般的清晰,尤其是记忆力,就算不是过目不忘,也差不了多少,尤其是那图案还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想忘记都难,别忘了,我可是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入重点高中的学霸!

将那张承载着玉牌图案的纸以及昨夜记载单猛对我说的那些信息,小心翼翼的贴身收好,我又做了几个深呼吸,旋即,便在这古玩店内打起了鬼脉拳。

半个小时后,鬼脉拳打完了,村里各家各户也都飘起了炊烟,我这才粗略的收拾了一下店铺,拿起了锦盒,朝着家的方向走了去。

可能是昨夜睡的太香了,我竟然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疲惫,匆匆吃过早饭之后我便将自己关进了西屋,开始研究起了盛世剑的用法。

好在盛世剑是楚家祖传的宝贝,老祖宗落雨真人已经将它的使用方法全部记载在了《茅山道术》上面了。

控制这盛世剑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支配,就好像电视或者报纸上曾经报道的那样,有一些奇人异事能够凭借意念力操控物件,通俗的说,叫做特异功能,但按照道家的说法,这种能力便是精神力强大的体现,而操控盛世剑,与那些拥有特异功能的人控制物件,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按照《茅山道术》上记载的咒语,我足足用了半天的时间,才能勉强的控制九枚铜钱悬空漂浮,并且还能将那九枚铜钱组成一柄匕首的模样,然而,这半天的修炼,几乎将我的精神力全部掏空,无比强烈的疲惫和困意犹如开闸洪水那般,狠狠的撞击着我的大脑!

我甚至连中午饭都没吃,倒头便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一觉我足足睡了半日,直到下午时分,西方已经泛起了火烧云之际,我才悠悠醒来。

“小风,你醒了,晚饭已经做好了,快来吃饭吧!”我才刚刚睁开双眼,母亲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倒是吓了我一跳。

“妈,我想去镇上办些事情,过几天顺便去学校把高考的志愿填了,这几天就不回家了!”我坐了起来,挠了挠头说道。

“去吧,到了镇上要听你二叔的话。”母亲并没有问我去镇上办什么事,只是淡淡的笑着点了点头,旋即便走出了西屋。

我不疑有他,将九枚铜钱贴身收好,又将一些符纸和朱砂等驱鬼的东西连同那两本古书一起装进书包里,摸了摸口袋里的二十几块钱,嘴角却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坏笑,“怎么说我现在也是楚先生了,不能在向妈要钱了,臭二叔,等到了镇上,我可就得靠你了……”

匆匆忙忙的陪母亲吃了一顿晚饭,我便火急火燎的直奔村口,还好赶上了最后一班去镇上的客车。

从我们村到镇上的班车是那种老式的破旧大客,一路走走停停,比镇上的公交车还要慢,开到镇上大概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趁着这段时间我也赶紧闭眼休息,恢复一些精神力,不知不觉间,我睡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独自在家的母亲却是拿起了家里的电话座机,拨通了镇上二叔的电话。

“青云,小风现在应该已经在去镇上的路上了,这段时间就让小风暂时住在你哪里吧,我有些事情,也许会离开一段时间。”母亲淡淡的说道。

“放心吧嫂子,这小子交给我,没问题的!”电话的话筒里,传来了二叔沙哑,但却充满磁性的声音。

“对了,还有一件事,小风现在已经能操控九枚铜钱了,他只用了半天的时间……”

“什么?”二叔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几个声调,几乎是用吼的说道:“半天的时间,操控九枚铜钱?我和大哥当年可是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啊!”

“我先挂电话了嫂子,我要静一静……”言罢,二叔便挂断了电话,好像受到了什么打击那般,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几分。

母亲的脸上洋溢着自豪的微笑,也轻轻的挂了电话,喃喃自语道:“也许,楚家自落雨真人之后的又一奇才,已经开始绽放光芒了!”

另一边,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的颠簸之后,我终于顺利的到达了镇上,也就是西镇!

背着书包走下了汽车,我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但我去的并不是二叔在镇上的青云古玩店,而是直奔镇内的一处老式住宅小区,海天城。

此时,海天城的正门前,里里外外围了不少人,甚至还有警察拉起了警戒线!

望着眼前的场景,一种不安的感觉突然涌上了心头,我扔给司机十元钱车费,连忙下了车,挤进人群中,远远的我便看到了耸立在十几米之外的那第一栋住宅楼的六楼,最东边的那户人家开着窗户,而本应该是罩在窗户外面,类似于笼子形状的防盗窗却不见了!

透过人群的缝隙,我隐约看到了满地的鲜血,以及那个年代独有的防盗窗!

“这家人可真是倒霉,半个月前刚死了男人,如今女人又因为擦玻璃,从六楼摔了下来,脑袋还是先落地的,当场就摔死了!”

“我也经常站在防盗窗上擦玻璃,我怎么就没事?怎么偏偏就他们家擦玻璃防盗窗松动,连人带窗一起掉了下来呢?”

“这就是恶有恶报,我可听说啊,这家女人不正经,还偷汉子呢!”

几个好事的大妈你一言无一语的议论着,不过,大妈们这一议论,倒是让我了解到了一些来龙去脉,不过……

我抬头望向了六楼唯一没有防盗窗的那扇窗户,心中猛的一惊,急忙掏出了怀中那张记载着单猛生前信息的纸,喃喃自语道:“一号楼,一单元,六楼东……”

我连忙问向旁边的某一位大妈道:“大娘,请问一下坠楼的人叫什么名字啊?”

那大妈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立刻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跟我讲了起来,不过大妈将的事我基本都没听进去,脑中只有一句话……堕楼的人是个女的,叫马冬梅,老公半个月前才刚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一曲东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