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章 大胆的推理

张铭感觉在我面前丢了面子,一边向我保证找到那人,一边咒骂着发动起了汽车。

我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仰头看向了六楼那空洞洞的窗户,此时虽然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但我却无法从那扇空洞的窗户中发现一丝的鬼气,至此,我唯一的线索马冬梅,不仅死了,更是魂飞魄散,想要招魂都招不回来了!

我心情低落的打开了车门,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便与张铭一起返回了青云古玩店。

一路无话,直到返回古玩店内,我也只是与一直守在一楼等我和张铭的佟老打了声招呼,旋即便上了二楼,将自己关在了房中。

躺在床上,我久久无法入睡,脑中尽是有关于这次委托的一切细节。

单猛因撞破马冬梅偷情,被奸夫杀死,凶器是单猛很久之前放在床下居家防身的匕首,这奸夫知道的事情倒是不少,竟然连单猛藏在床下的匕首都知道,由此几乎可以断定,奸夫与马冬梅定是勾结已久,说不定是马冬梅的旧相识,这是隐藏的线索之一。

其二,当我到了西镇之后,碰巧马冬梅因擦玻璃从六楼坠下,当场死亡,而且警察又从案发现场找到了两颗看似像防盗窗上的螺丝钉,偏偏螺丝钉上还附着一丝阴气,从这点上来推断,很有可能马冬梅的死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一场意外,而是有人蓄意谋杀,这幕后之人,很有可能和单猛的死有关!

第三个疑点,便是今夜马冬梅的鬼魂突然魂飞魄散,按理来说,吃了我楚家固阴丹的鬼魂就算是鬼气再不稳定,也不可能爆体而亡,这是楚氏古玩店创建三百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所以,很有可能有人或鬼在暗中下黑手!

当时开了阴阳眼的我已经仔细的搜索过四周的情况,不可能有鬼潜伏,那便只能是人,而且还是道行比我高深,并且具备操控鬼物能力的人,这才导致马冬梅的鬼魂突然魂飞魄散!

还有最后一个至关重要的疑点,单猛曾经说过,他无法接近马冬梅是因为马冬梅的身上有镇鬼之物。

据单猛所说,此物是马冬梅在他死后才拥有的,也就是说,马冬梅在单猛死后,曾经找过懂道术的人去求那镇鬼之物,或者,再大胆一些,那镇鬼之物也可能是某位阴阳先生赠给马冬梅的!

其实我更偏向于后者,因为马冬梅的死亡现场所发现的那些夹杂着阴气的螺丝,对单猛有效,为何对其他的阴煞无效,导致一些阴气残留在螺丝上?

想到这里,我也干脆放开了去思考,我大胆的假设,与马冬梅的奸夫,应该是一个和某位阴阳先生关系密切的人,或者凶手就是某个阴阳先生!

那凶手起初应该是不想杀马冬梅的,所以才会赠给马冬梅镇鬼之物,可后来,二人也许是发生了什么争执,这才让凶手动了杀心,甚至自己,或者是找某位阴阳先生动手,驱使阴煞去杀马冬梅!

当然,马冬梅身上的镇鬼之物是凶手或和凶手关系密切的阴阳先生赠给马冬梅的,他们自然知道破解之法,所以他们派去的阴煞才能顺利的接近马冬梅,然后那阴煞直接松动了马冬梅家的防盗窗,然后他们再找些借口让马冬梅擦玻璃,顺利的将马冬梅堕楼的事故布置成了一场意外!

我突然发现,这看似断了任何线索的死局,其实是回到了豁然开朗的地步,而且我的推理几乎将整件事的所有疑点都概括了!

我兴奋的握紧了拳头,虽然那神秘的女人不可能是马冬梅的情人,但绝对是这件事到目前为止,最大,也是最关键的突破口!

我兴奋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正准备去找张铭或者佟老要一些西镇上比较有名气的阴阳先生的资料查阅一番,若是西镇上有女阴阳先生,那这人便是重点排查的对象!

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时针指向了凌晨一点的位置,我这才讪讪的重新躺回到了床上,这个时间,别说是张铭了,就是年纪大,睡眠少的佟老都已经睡着了。

兴奋的我根本无法入眠,干脆一边翻读着《茅山道术》,一边画起了天眼符和招魂符直到凌晨四点,我才躺到床上,睡了一觉。

我只睡了不足三个小时的时间,还没到七点我便醒了。

老规矩,先在二楼的正厅里打了一套鬼脉拳,然后张铭和佟老也陆续起床了,大家简单的吃了一顿早餐之后,佟老忙着开门做生意,而我则是拜托张铭帮我去查镇上的阴阳先生。

大家都忙了起来,只有我无所事事的在一楼古玩卖场的茶台前坐着,在张铭把资料带回来之前,我是无法进行下一步动作的。

一边喝着二叔留下的上等铁观音,一边翻阅着《茅山道术》,我现在出道的时间太短,急需恶补一下道术。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着,中午时分,古玩店的客人逐渐的少了下来,伙计们也都准备吃午饭了,就在这时候,张铭的那台桑塔纳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刹车声,随后将车稳稳的停到了古玩店的正门前。

张铭打开了车门,脸色阴晴不定的走进了古玩店,直奔我而来。

一见张铭脸上的表情,我的心顿时一沉,怎么说我和张铭也接触三年了,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人属于豪爽型,什么事情都不会藏着掖着,了解他的人,从他的脸,便能看出他的心情,而此时,张铭的心情应该不是很好!

张铭手里拿着档案袋,推开了古玩店的大门,随意的应了几声向他打招呼的伙计们,然后便直接坐到了我的对面,将他手中的档案袋扔到了桌上,郁闷的道:“西镇的阴阳先生虽然有几十个,但大多数都是装神弄鬼骗钱的,真正够资格称得上阴阳先生的,只有三人”

张铭话音刚落,我立刻接话道:“可是这三个人之中,应该没有女人吧?”

“没错!”我能猜到最后的结果,张铭并不意外,只是气呼呼的将眼前的茶水一饮而尽!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一曲东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