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三章:提议接风

好不容易捱到了柳氏平时里喝完药膳的点,司徒锦小跑着往柳氏的院子里行去。一路的丫鬟小厮都不知发生了何事,只见着三小姐像一阵风一样窜了过去。

“三小姐这是怎么了?”

“不清楚,不过应当是有什么喜事吧。”

“对啊,你瞧瞧那一脸的喜色,只是不知是什么事了。”

众人议论纷纷,却实在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

“母亲,母亲。”司徒锦蹬蹬蹬跑到柳氏面前,笑嘻嘻道:“母亲,我想到一个主意!”

“什么事儿值得这样跑过来,让外人看到了像个什么样子。瞧瞧这满头的汗。”口里说着责备的话,柳氏的眼里却满是温柔和笑意,顺手便拿了帕子替司徒锦细细擦了汗。

司徒锦望着给自己认真擦汗的柳氏怔了怔神,心里忽然软了一下,顺势便歪在柳氏怀里蹭了蹭,一副撒娇的小猫样儿。这柳氏对自己确实是极好的。

正走神间,却听柳氏随口说道:“你这小淘气儿,这会儿又来装听话啦。以后可得跟你雪儿姐姐多学学,再这样调皮小心日后嫁不出去。”

一时间,司徒锦心中的温馨退了个干干净净。果然,抱来的终究不如亲生的,在柳氏心里,她司徒锦到底是及不上司徒雪的。

眼里闪过一丝愤恨,司徒锦抬头笑道:“母亲,我是想,姐姐刚从山里回来,人生地不熟的,若是能办个接风宴多认识几个朋友岂不是好些?”

“嗯?接风?” 柳氐惊讶地看着司徒锦,脸上满是惊喜。这小丫头倒和自己想到一块儿去了,难得难得。

柳氏对提出给司徒雪接风的司徒锦,不免心生几分喜爱。她就知,这司徒锦是个知事懂礼的孩子。

“嗯,到时候锦儿多介绍些朋友给姐姐认识,也好让姐姐早些适应。”司徒锦扬起小脸,兴冲冲地说道。可不得早些适应,不然以后可有得哭呢。

“好好好,难得有你这样好的孩子,时刻为你姐姐着想,我也放心了。” 柳氏开心得眉开眼笑,夸赞着司徒锦。

司徒锦假装害羞的低头,逼出一抹脸红,眼里尽是得意和狠毒:“那母亲看明日如何?”

“明日?”柳氏沉吟了一番,摇摇头道,“恐怕有些匆忙,待晚间我问问看你父亲再做打算。”

“好的,母亲。”司徒锦点点头,乖乖巧巧的应下。

聊完这件事情,司徒锦又和柳氏笑闹了一番才回了自己屋里。

……

“小姐!小姐!”梨白踩着匆忙的步子,掀了帘子走到司徒雪身边。

司徒雪放下茶壶,拈起一杯浅浅啜了一口,这才淡然问道:“嗯?慌什么?”

“小姐,奴婢刚刚听夫人院里的人说。今日早晨二小姐去给夫人说要给你办个接风宴,夫人同意了。” 梨白顿了顿,眨眨眼道,“也不知道她这是要做什么。”

“真的吗?小姐!那一定很热闹!清儿也想去。”不同于梨白的细心沉稳,清儿的性子要跳脱的多。

司徒雪也是没想到,初遇清儿的时候她分明也是个安静的丫头,怎么这会儿熟络了,倒是愈发得活泼起来。兴许是外面的日子太苦,这才伪装了自己吧。

司徒雪抬手弹了弹清儿的脑门,取笑道:“你这丫头,就知道玩儿,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当初就不把你领回来了。”

听了这话,清儿的小嘴一扁,眼睛里一下子就蓄满了泪水,水汪汪的,格外引人怜爱:“小姐……清儿错了……”

无奈地抚了抚额,司徒雪长叹一声,还未说话便听梨白开了口:“行啦,小姐逗你玩儿呢。还不赶紧收起眼泪,洗把脸去。”

清儿迷茫地看了梨白一眼,又见司徒雪确实点了头,这才破涕为笑,喜滋滋地走了。

见着清儿走远了,司徒雪才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慢悠悠问道:“梨白,你觉得三小姐想做什么呢?”既然清儿的性子如此,那有些事便不好让清儿知道,以免招致麻烦。

梨白没有急着回答小姐的话,思索了一会儿才谨慎开口:“小姐,奴婢觉得,三小姐恐怕来者不善,但具体要做什么,奴婢却猜不透。”

的确,猜不透。前世的她不就一直被蒙在鼓里吗?那时的她当真以为司徒锦就是一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这才没有多加防备,才有了后边的那些糟心事儿。

“嗯,不管她要图谋什么,咱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不必过于担心。”司徒雪点点头,便让梨白下去自行忙去了。

接风宴?

司徒锦,这一次的接风宴可不会再如同前世一样了。

······

夜间用了晚膳之后,柳氏便着洛秀请了司徒雪来院子里说话。

“雪儿,你回来也有好些时日了,只怕对京中人事仍旧不太清楚。母亲想这几日就给你办个接风宴,也算是让你露露脸,你看如何?”

柳氏眼瞧着女儿没说话,以为她是不想办,忙改了口说:“这也不是非办不可的事儿,如果雪儿不想办,便不办。母亲知道你清冷惯了,若是不喜欢热闹便罢了。”

司徒雪见母亲如此紧张她的情绪,心中淌过一股暖流,只觉得四肢百骸尽皆暖暖的:“母亲,女儿无妨,只是这宴席的筹划恐怕就要劳烦母亲了。”

见司徒雪同意了,柳氏一下子眉开眼笑地说道:“不麻烦不麻烦,雪儿你不知道,这么多年你都在外修行,不知吃了多少苦,母亲总觉得亏欠你良多。如今你回来了,又出落得这么好,母亲恨不得天天办场宴席让别人都看看我有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儿。”说着说着,柳氏竟抹起了眼泪。

“母亲。”司徒雪靠进柳氏的怀里,眼圈儿也瞬间红了,“女儿以后一直会陪在您身边的,永远。”

“不过母亲,若是您真天天办一场宴席,只怕这将军府很快就要被您败光啦。”司徒雪见柳氏还在抹眼泪,忙说了句俏皮话。

果然,柳氏很快止住了眼泪,捏了捏司徒雪的鼻子,假意呵斥:“胡闹!怎生这样没规矩。”顿了顿,又说:“此次接风宴的主意却是你锦儿妹妹跟我提的,她也是真关心你。”

关心?只怕司徒锦关心的是她如何在宴席上出丑吧。只是这话如今却还不能跟母亲说,不过她总会拆穿司徒锦的真面目的,也让母亲好好看看司徒锦的“真心”。

“锦儿妹妹果然贴心,母亲,待会我便去妹妹那儿走一趟,跟她谈谈心。”

见司徒雪确实一副真心想和锦儿好好玩的样子,柳氏的心也放了下来。本来还担心昨日的事情会让两姐妹闹不开心,看来确实是多虑了:“好,那雪儿你就先去吧,母亲要去和你父亲商量一下了。”

点点头,司徒雪就出去了,待在外间的清儿赶紧跟上,却发现自家小姐走的不是回去的路:“小姐,您只怕是走错路了。”

司徒雪淡淡地看了清儿一眼,脚步未停:“没错,我是要去锦儿妹妹处。”

走到司徒锦院中的时候,司徒锦正在缠着司徒瑜讲李容璟的事迹,满心满眼都是崇拜和爱慕。

“三皇子他在朝堂上三言两语就将那官员说得哑口无言,无从分辩……”司徒瑜说到一半见司徒雪来了便住了口,站起来招呼道:“雪儿妹妹怎么来了?”

“无妨,二弟继续,雪儿也想听一听这趣事。”司徒雪笑着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还未站定,司徒锦却一脸惊喜地猛地扑了过来,司徒雪脚下一个踉跄,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却硬生生凭着功力转了个身子,将司徒锦压在了身下,末了还故意闭上眼睛轻呼了一声,似乎以为会是自己摔在地上一样。

“小姐!”清儿的惊呼响起,急忙冲过来要扶起小姐,跑到一半却又顿了顿,因为她家小姐把三小姐压身下了,自个儿愣是半点伤儿都没有。

“咦?妹妹院子里的地竟如此软绵么?”司徒雪伸手撑着“地面”便想起来,却发觉手里软乎乎的,低头一看竟是司徒锦的脸!

“呀!妹妹这是怎么了。”司徒雪一个使劲儿便立了了起来,忙招呼清儿扶起司徒锦到椅子上坐下。

伸手把了把脉,司徒雪呼出一口气,侧头对立在一旁一脸关心的司徒瑜解释道:“还好,妹妹只是忽然收到撞击晕了过去,并无大碍。”顿了顿,又说,“都是我不好,若是我没站稳,也不会连累妹妹。没想到妹妹竟待我如此好,甘愿为我如此。”

司徒瑜见司徒锦确实只是暂时晕了过去,也放下心来,抬眼就瞧见司徒雪泪意盈盈的眼睛,笑道:“大姐不必过于自责,也是锦儿看到大姐太过激动扑了过去,这才有了这些事,只怪她自己太冲动。”

这司徒雪,果然不好对付。人精明不说,这一招借力打力的功夫倒还真是不错,生生把司徒锦给折腾得晕了过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余香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