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三十章 有褒有贬

纳兰悠远一看,猜到十有八九是这丫头写的,又听未安如此说道,当下面上也不露什么,只随着未安胡闹。

那公子慢悠悠开口。“不错,而且我觉得倒是很有一番韵味。凤求凰本为常事,只是这般用来写相思之情,估计常人是想不到的。只怕作此诗者所读之书,没有万卷也有八千了。”语气中不无向往。

旁人皆在一边点头表示赞同,“而且我觉得,此诗应当是个男子写的。”

“不错,此诗很像是男子对心仪女子的思而不得。虽为相思,却也苦涩。”

“我不同意,虽然这里面提及了思,我却觉得更多的是对美人的追求。”

。。。。。。

一时间,众说纷纭,有褒有贬。

未安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引来这么多人讨论,额,同时又有点沾沾自喜。量你们也想不到这诗会是本小姐写的。好吧,虽然不是本小姐自己作的,但不是有个词叫借鉴么,按照穿越定律,自己借鉴一两首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还能博得个才女的名声,嗯,虽然这个名声对自己来说没什么作用,但是一想到那宋雨朵嫉妒的表情,还是有些,嘿嘿,自得的。

心里想着,嘴角不禁爬上抹偷笑,看着四周的人讨论的越来越激烈,连忙拉着纳兰悠远回到纳兰悠扬身边坐下。

“那讨论,是你惹起来的吧。你说你们两个,好好在这坐着不行么,偏要去凑热闹。现在可好,这厅里又不得安宁。”纳兰悠扬发完牢骚。“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讨论的那么激烈啊。”纳兰悠扬一脸我很好奇快告诉我的表情。

未安扑哧一乐,伸出手去拍拍纳兰悠扬的头顶,“想知道啊,自己看去。”

纳兰悠扬黑线,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一种生物。而自己此时,正扮演着那种生物的角色。不禁怨念的瞅了眼自己三哥。

“顽皮。”纳兰悠远接收到自家六弟的目光,伸出手刮了下未安的鼻尖,可惜语气中宠溺明显多于训斥。“六弟,你每次在未安嘴下都讨不到好去,怎么就不长点记性呢。”说完,悠悠喟叹一声。

纳兰悠扬无语凝咽。

“在座诸位应该都已看过今年中秋诗会的作品了吧。”王先生不知道从那突然冒出来,中气十足的声音倒是把厅里震了震,一片寂静。

显然是很满意自己造成的震撼,王先生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不知大家可有个结论?今年诗会,那首诗可以拔得头筹?”

“我觉得那首咏梅的不错。”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

“我更喜欢那首颂竹的。”

未安闻言,笑嘻嘻的捅了捅纳兰悠远的胳膊。“我也喜欢那首,嗯,想不到三爷您在诗词方面的造诣不也错。”

纳兰悠远但笑不语,纳兰悠扬却在一边说开了,当然,声音控制的正好,足够让未安听的清楚。“三哥小时候的功课,连顾学士都夸的。那时候,三哥是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中课上表现最好的学生了。”

未安闻言,笑的眉眼弯弯。“难怪爹爹总说三爷您有多么多么优秀,原来如此。”

此时,厅中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原本清雅的大厅一时倒如赶集般喧闹。

不知谁突然说了句。“我觉得那首写相思的最好。”

此言一出,众人停止了无意义的口水战,都开始回想那首写相思之意的诗作。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那声音又将未安那首诗吟了出来,众人皆点头,原来如此,确实不错。

未安偷笑,悄悄在纳兰悠远耳边说。“我倒不知道那公子对这首诗这么赞赏。”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吐在纳兰悠远的耳根旁,带着少女天生的香气,纳兰悠远一时之间竟有些怔忪。

未安注意到纳兰悠远身体变得僵硬,当下玩心大起,更是呵气如兰。纳兰悠远自是注意到未安有意的捉弄,却也无奈,只能宠溺的听之任之。

咳,至于纳兰悠扬,早就练就了一身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本事,自然是视若无睹的。

大厅里的讨论依旧是如火如荼。未安看够了热闹,觉得有些够了,便扯扯纳兰悠远的袖子。哎,在心里悄悄叹了口气,自己真的是越来越依赖纳兰悠远了,这现象,虽说不上好坏,可是自己被宠坏了确实是个事实。

纳兰悠远会意,起身走到王老身边,轻声在王老耳边说了几句,王老点头会意,朗声道“这么讨论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便按一开始商定的匿名投票吧。”说罢,招招手,让安排好的人员开始记性不记名投票。

其实这事原本吩咐给小厮就可以,只是想到王老是未安新认的爹爹,当下便决定自己来这一趟。王老心里也跟个明镜似的,自是知道三王爷这般举动是考虑到了未安的感受,不禁对面前的这个男子多加赞赏了几分。

投票结果很快就讨论出来了,工作人员宣读了结果之后,众人面面相觑,任谁也想不到未安,纳兰悠远以及裴善文三人三分天下,竟是同样的票数。

这并不是最惊讶的,最惊讶的是,他们一直认为应是男子所做的那首叙相思之意的诗,竟然是出自未安之手。

王老知道这个结果也是一愣,却很快的反应过来。笑眯眯的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向未安投去个赞赏的眼神。不错不错,这女娃确实很有几番意思。

未安也是一愣,她特意挑了首,嗯,在她看来并不是那么贴题的,而且比较低调的诗,怎么就有这么高票数呢。

裴善文也是一愣,他没想到未安竟会以男子的角度写了,嗯,严格来说,应该是求爱诗吧。

纳兰悠远倒是从容自在,似是对结局早就猜测到几分,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王老轻咳了声,拉回众人的注意力,“如此这般,嗯,今年便破个例就是了。奖品,便任由挑选吧。”然后退了出去。

未安对那些奖品倒是没多大兴趣,嗯,好吧,主要是她什么都不缺,与纳兰悠远低声商量之后,便决定折换成银两,算是,充入军饷。

纳兰悠远低头凝视身边的女子,突然有种想狠狠把她揉入身体里的冲动。她的美好,她的善良,他都想私藏。

最近松青城都在议论未安将奖品兑换成银两捐献给军营的事情。未安自然也有所耳闻,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纳兰悠远旗下的几名将领竟都往顾府递了拜贴。

不得不说,未安初初从纳兰悠远手上拿到时,是错愕的。

纳兰悠远好笑的看了一眼未安呆愣愣的表情,嗯,这丫头平时总是灵动狡黠的,很少有这种呆愣的时候。比平时倒是可爱许多。

“这个,我没看错吧?”未安弱弱出声,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没有。”纳兰悠远自顾自的从未安的书架上随意抽出本书。

“可是,”未安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我怕我会招待不周。。。”

“都是粗人,哪有那么多讲究。没有什么招待不招待的,你就当,他们提前来看看弟妹,嗯?”纳兰悠远刻意拉长尾调,缱绻的语调使未安的脸颊爬上一抹绯色。

纳兰悠远看的心下一动,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掩饰性的轻咳一声,“放心,他们都是我的亲信,你们迟早都是要相见的,赶的早不如赶得巧,你这次捐献了那么多银两,他们也是感激的。”

“那你呢?”背光处,未安俏生生的站着,眼波流转。

“有女如此,不胜荣焉。”凤眸晶亮的凝视佳人。

“油嘴滑舌。”未安笑骂,“没想到,你说起甜言蜜语倒是信手拈来。”

纳兰悠远闻言,俏皮的眨眨眼,“我跟六弟学的,怎么,不喜欢么?”

“纳兰悠扬那就是个花花公子,嗯,以后不许跟他学了。会被带坏的。”未安嘟囔,却对纳兰悠远的卖萌行为毫无抵抗能力。

“我倒是觉得偶尔说说也不错。”纳兰悠远避过重点,“以前没有说过,所以感觉男人说那些花言巧语总是不自在。不过现在发现,只要是那个人对了,他自己就不自觉跑出来了。”

“只要是那个人对了么?”未安低喃,“可是我总觉得现在的生活,太甜蜜,太幸福了。所以总是有些不安。”

注意到未安脸上的落寞,纳兰悠远起身,走到未安背后,轻轻将未安拥入怀中。“傻瓜,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一起面对就是了。人生短短数十载,未儿难道要在不安中虚度光阴么?”

未安放任自己依靠在纳兰悠远的怀里,放松身体。“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耳朵金兔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