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5章脱不了干系

言清卉自认是一个冷静自持,甚至带点凉薄性情的人,但是此刻看到电话屏幕闪现的号码,她的心里窜起一股无名火。

这个电话号码第一次出现在她的手机里,却已经成功的让她恨得牙痒痒。

现在这一切都与电话那头的男人脱不了干系。

自从遇见他,她的生活在短短两天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落得一个名声狼藉。

按下接听键,言清卉深知自己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压抑住心里那想杀人的冲动。

“你打来干什么?难道还没有看到新闻吗?”

话语出口,已经不自觉的含了怒意还有委屈。

电话那头男人似乎对她那不善的语气没有半分感知,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但带了几分认真和不容抗拒。

“现在有时间吗?出来见一面?”

听到这句话,言清卉气的发抖,这个男人是不是还嫌事情闹的不够大,想要火上浇油。

“你是不是有病,你是不是认为害的我还不够惨?”言清卉握紧了手机。咬牙切齿的吼道:“别再打电话给我,此刻开始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对着电话一顿乱吼之后,言清卉直接了当的挂断了电话,没有再给男人出声的机会。

颓废的将电话扔到了沙发上,言清卉果断的选择关机。

现在她的心乱的很,她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不然她会发疯的。

与世隔绝的生活总是会让人忘了时间的流逝,言清卉已经窝在家里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她几乎切断了和外界的所有联系。

除了和陈如风有过几次的电话沟通外,她都是我在这个小空间里,放空自己,试图慢慢让自己释怀。

即使这样的效果可能被不好,但是多少能让她的心平静下来。

言清卉坐在梳妆台前认真的打理着自己,她今天希望能以最好的状态去见她。

看了眼桌前的台历,她朝镜子里的自己淡淡一笑,转身离开房间,出了门。

一个小时后,言清卉来到了墓园,现在这个时间段这里空无一人,很安静。

今天并不是祭拜的日子,所以墓园透着几分寂静萧条。

言清卉将手中的茉莉花放在了墓碑前,纤细的手指抚过墓碑上那张黑白照片,声音轻柔:“妈妈,卉卉来看您了。”

看着照片里眉目含笑,温婉亲善的母亲,言清卉感觉很多话都如鲠在喉,其实母亲早就料想到她与楚原烨是今天的这个结局的吧!

所以才会对她的婚事一再阻难,其实都是自己傻,被所谓的爱情蒙蔽了眼睛。

其实当母亲离世的那一刻开始,他和楚原烨就注定不会幸福,即使没有那人的再次出现,这段婚姻迟早都是要离婚收场的。

再次出口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哽咽,她的眼眸里泛起水雾:“妈妈,对不起,是女儿错了,当时我就应该听你的,放弃这本就是一场错误的爱情。现在我已经和他离婚了,我会努力的重新振作,开始新的生活,您可要在天上好好看着,看着您的女儿幸福的生活。”

言清卉擦干了眼泪,朝照片轻掀嘴角,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走出墓园,侧目间,一脸熟悉的轿车映入了她的眼帘。

言清卉并未想到在这里会遇见楚原烨。

一时脚下像生了根一样,怎样都无法挪动半分。

她死死的看着迎面走来的男人,心里被苦涩填满。

她料想到他今天来这里是为了祭拜谁,但她却想下意识的阻止。

在她看来他已经没有这个资格。

男人信步在言清卉的身边经过,冷漠的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她转身,看着男人英挺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楚原烨,你给我站住!”

“怎么?言小姐你有话要说?”男人转身,走到离她的三步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黑眸里簇着寒冰,声音里满满的嘲讽。

瞥了一眼男人手里那束白色的茉莉花,言清卉皱眉,冷漠的道:“楚原烨你何必再假惺惺呢,以我们现在的关系完全没有必要了。”

之前的每一年的今天,她都想尽办法想要他陪她来看看母亲,拜祭一下,但是最后还是她一个人来,结婚三年,年年如此。

而现在,在他们离婚之后,他却在这一天来了。

这算什么?

“我只是过来表达一下对逝者的哀悼,倒是言小姐你想多了。”

“我母亲不需要你的祭拜。”言清卉看了眼眼前的男人,轻轻摇了摇头,嘴角勾起冷笑,恍惚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颇为懊恼的拍了拍头“楚总,您这么做难道是因为您心里不安。所以想要来这里求心安吗?”

话音一落,男人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之前的冷漠被愤怒取代。

“言清卉,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忍耐极限。”

男人突然栖身向前,握住了她的手腕,声音冷的瘆人:“惹怒我,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

言清卉皱眉,用力的挣脱了他的钳制,讽刺道:“楚总,最严重的后果,也不过如此吧!”

话中有话,锦里藏针。

“言清卉,你在映射些什么?”

“我的始乱终弃、冷酷无情?”似乎是被触及了伤口,楚原烨的声音莫然提高:“相较于,你的那些露骨的照片,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足为奇吧!”

言清卉没有想到男人会将话题牵扯到这上面,一时心里的那份压抑的委屈烦躁喷涌而出,这几天平复下来的心情,顷刻间被轻易挑动。

楚原烨触碰了言清卉多日来一直极力隐藏的逆鳞。

言清卉秀眉轻挑,水眸里含着火光:“呵呵!楚总,你这是只许周公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们不过半斤八两,谁都别想说谁。”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荡妇!”

声音一落,两人之间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言清卉沉静的低下了头,小脸上面无表情,像一个没有思想的木偶。

顷刻间没有了所以的生气。

男人阴沉着脸看着眼前突然安静下来的女人,心头莫名泛起一股烦躁。

“楚原烨,即使我放荡,那也是被你逼的。”

言清卉的声音很轻,像一阵风吹过,片刻便了无痕迹。

但即使是这样,楚原烨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之后,言清卉没有再抬头去看他,而是垂着头,在他身边走过。

淡漠的让人心冷。

在他与言清卉擦肩而过的时候,楚原烨似乎感觉到,他即将失去什么。

心里莫名心慌。

看着那纤细的背影慢慢远去,他的心里的烦躁更甚,一股怒火一窜上了心头。

男人看了眼手中的花束,愤怒的将它扔到了地上,阴沉着脸转身离开。

片刻之后,那辆红色的法拉利绝尘而去。

在看到走在路边的言清卉后,车里的男人更是加快了车速。

眨眼之间,车子已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墓园门口的转角处,一辆黑色的车子里,何瑾臣冷眼的看着刚刚发生的那场争执,黑眸投过车窗看着言清卉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俊朗的脸上辨不出喜怒。

双手交叠在膝前,垂目间男人看着那火红的车子绝尘而去之后,看了眼前方那缓步前行的纤弱背影,淡漠的吩咐道:“跟着她!”

现在这个时段,通往墓园的这条公路上,行驶的车辆都不多。

言清卉一个人神情恍惚的走在路上。

偶然有经过这里的司机就会看到这样一个奇特的景象:一辆黑色的玛法拉蒂龟速的跟在一个女人的背后,不紧不慢的,隔着一段距离。

行至了一段路之后,眼见后座那位还是没有出声的意思,安南瑞斟酌的出声:“总裁,是否要请言小姐上车?”

“不用,继续跟着就是了。”

男人轻掀嘴角,声音低沉冷然。

得到了答案的安南瑞也没有再多问,只是尽量的减缓车速,好让前面的言清卉不易察觉。

只是这跟久了,怎么可能不被发现,路过的司机的目光就已经漏了底。

这不,跟着跟在,前面那位不走了。

停住了脚步。

距离慢慢的缩短,安南瑞不得不踩尽了刹车,将车子停在了言清卉的面前。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独醉风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