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0章 你来干什么

听到开门声的言清卉以为是陈如风没有走,又折回来唠叨,便头也没有抬的说道:“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了我头晕想要再睡会儿吗?”

“睡了这么久还能睡得着吗?”一个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言清卉耳边响起。

这个男人把手支在床边,附身靠近言清卉说道。迷人的嗓音仿佛是有一种魔力,这个男人真是长的好看连声音都这么迷人。

言清卉听到这个声音猛的从床上弹起,一坐起来何瑾臣那张精致的脸就放大在她的眼前,言清卉反射性的用被子捂着胸口。

何瑾臣从何家老宅出来本来是要去公司的,但又估摸着这时候言清卉应该是醒了,就又调转方向,来了克里斯汀。

“你来干什么,你怎么整天阴魂不散的?”言清卉对何瑾臣还没有完全放下戒备心,毕竟他的为人言清卉还是不太清楚,而且言清卉有点怕他。

毕竟他力气那么大……把自己扛起来扔车里就扛了两次。

“言小姐,这是何氏集团名下的酒店,我来这里你有什么意见吗”何瑾臣把手从床边移了过来揣进兜里,很是得意的说。

“可是你……”

“可是什么?不要忘了昨晚是我把你从酒吧救出来的,要不是我你现在躺的就是别人的床了”。何瑾臣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

他向来都是这样,作为何氏集团的总裁,他管理着底下的数万名员工,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还有,你遮什么遮,我又不是没见过……”何瑾臣说完这句话还故意看了一眼言清卉的胸部。

言清卉虽是结过婚的女人,可是听到何瑾臣说出来这样的话,还是立马脸就红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流氓!”言清卉杏眼怒瞪,气急败坏的指着何瑾臣喊到。自己好歹也是言家大小姐,就这样被一个男人调戏了。

何瑾臣对于言清卉害羞的表情很是受用,戏谑的看着她因为发怒而涨红的小脸。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看到枕头旁边言清卉的手机,何瑾臣一把就拿了过来拔了自己的号码,动作干脆利索。

“你拿我手机干什么,还给我!”言清卉对眼前这个男人越来越不解,不知道他拿自己的手机干什么,但看样子不像是什么好事,反正自从遇见了何瑾臣后,言清卉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言清卉站起来伸手就要抢手机。

何瑾臣看了眼自己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言清卉的手机号,就随手把言清卉的手机扔到了床上。

“记好我的电话号码,再去喝酒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可不想我睡过得女人被被人再睡第二次”。

何瑾臣说完头也没回的走了。看似提醒的一句话却没有一点商量的语气,怎么听都像是一条命令。

言清卉快要被这个男人气疯了,他是嫌自己被他连累的不够惨吗?留了手机号干什么,以后还要接着祸害吗?

一想到这,言清卉就拿起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你过来接我吧”!

十分钟后,陈如风开着车子来到了克里斯汀酒店,言清卉看到陈如风就上了车,“快走快走,一秒钟都不想在这是非之地呆了”。

陈如风笑了笑没说话,转过身给言清卉系好安全带,然后发动了车子。“你想去哪?”

“随便,要不先去你那,你尽快给我找套房子,我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言清卉突然意识到,离了婚自己还真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言家是回不去了,当初自己要死要活要嫁给楚原烨,现在又离了婚,没脸回去更不想不想回去,一想到落雪妍母女那副虚伪外表下丑恶心以及自己毫无感情只认利益的所谓的父亲,言清卉就一阵心塞。

克里斯汀更不是能长住的地方,一想到何瑾臣葫芦里不知道买的什么药,言清卉就觉得害怕,自从那两则新闻被爆出来后,她荡妇的名声就传遍了渝城,臭的不行。

她可不想再和何瑾臣扯上任何的关系,像何瑾臣这样的富家子弟她见的也不少,虽然何瑾臣身上没有那股纨绔气息,但天下乌鸦一般黑,言清卉还是对何瑾臣有些隔阂。

一想到这,言清卉就头疼,最近的事一出接着一出,她快要承受不住了,言清卉把车窗打开用手按着太阳穴闭着眼睛吹风。

“卉卉……”陈如风思索了好大一会儿还是开了口。“嗯?”言清卉没有睁眼还是继续揉着太阳穴轻声应道。

“你真的不打算追究了吗?如果通过法律程序解决这件事,我们有九成的把握能胜诉”。陈如风还是说了出来。

作为言清卉的青梅竹马,从小和她一块长大,言清卉的性子他最了解,言清卉是个重情的人,当年不顾家人反对,冒着和自己父亲决裂的危险硬是要嫁给楚原烨,死心塌地的爱着他。

言清卉也是个要强的人,刚被自己的爱人抛弃,就又被诬陷还上了新闻,弄的满城皆知,声名狼藉。

可是这些她都没有提及,只是自己在默默的承受这一切。陈如风越想越觉得自责,当初要不是自己把楚原烨介绍给言清卉,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言清卉也不会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可能是出于对言清卉的保护和自己的愧疚心,陈如风始终都想抓出那个罪魁祸首,还言清卉一个公道。

“如风,你知道吗,在我那天看到楚原烨在地下车库拥吻范云汐的时候,我对楚原烨的感情就完全消失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他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我何必还跟他纠缠呢?”

原来那天,言清卉去公司先楚原烨,刚把车停到公司的地下车库,就看到有两个人在角落里接吻。

言清卉定睛一看,那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丈夫和他的旧情人范云汐,言清卉死死的看着那两个人,手心都被自己的指甲压出了弯弯的月牙印。

先是范云汐注意到了旁边有人,仔细一看原来是言清卉,她倒也不惊慌,就只是停下来示意楚原烨超言清卉站的地方看。

楚原烨看到言清卉似乎也并不诧异,径直走到言清卉面前,但是好像又不着急解释什么。

“啪!”的一声响,言清卉一巴掌甩到了楚原烨的脸上,“为什么?!”言清卉强忍着眼里的泪水问道。

楚原烨缓缓的转过头,对着言清卉冷笑了一声“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楚原烨说的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当初和言清卉结婚就是因为自己公司资金周转不灵,急需注入资金,当时刚认识的言清卉家里的生意正是蒸蒸日上,而且楚原烨的父母更是对言清卉这个儿媳妇满意的不得了。

所以楚原烨就开始疯狂的追求言清卉,都说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初尝爱恋果子的言清卉更是傻子中的极品,没几个月就要答应了楚原烨的求婚。

言明阳当时得知这个消息后大发雷霆,坚决不让言清卉嫁到楚家,说的是楚原烨这个小子品行不端,实际上更多的则是如果联姻自己家的利益问题。

自己不惜跟家人决裂一心一意要嫁的男人此刻竟然说从来都没有爱过自己,言清卉的心都碎成渣了。

范云汐看到楚原烨挨打了,赶紧上前抚慰楚原烨,“怎么样啊,疼不疼啊”。一副自己家的珍藏的青花瓷被摔成碎片一样的表情。

言清卉看到这里更气了,抬起手来就要给范云汐一巴掌,就要落到她脸上的时候,一把被楚原烨捏住了手腕甩了回去。

“言清卉,你适可而止就行了,别蹬鼻子上脸,咱们离婚吧”。说完这句话,楚原烨头也不回的带着范云汐离开了。

言清卉把自己的嘴唇都快要咬出血了,眼泪在眼里打转转,虽然模糊了视线但她还是清楚的看到范云汐回过头来对着自己戏谑的表情。

那两个人走了好久言清卉才缓过来,转身开车掉头出了车库,一路狂飙到夜色酒吧。

那晚夜色酒吧的人很多,言清卉跌跌撞撞才挤到吧台,刚坐下就拿起旁边的瓶装酒一顿猛灌。

想起来和楚原烨的点点滴滴,泪就像断了线珠子,根本忍不住。言清卉抬头猛灌一口酒想要把泪憋回去,却呛的咳嗽半天。

这时,一张纸巾从吧台里边递了过来,“小姐,酒可不是这样喝的”靳赫轩打趣道。

“你管我,我乐意!”言清卉这一句话说的尤其大声,大到让人群中央的何瑾臣都侧目而视。

原来今天是何瑾臣从国外回来的迎接part,怪不得这么多人。可是已经有些晕头转向的言清卉哪顾得这么多,又是一杯下了肚。

她的心都要碎了,自己老公和她结婚只是为了公司利益,每天睡在一张床上心里却想着另一个人,自己是有多悲哀,才会把人生过成这样。

当初结婚是因为楚家公司资金周转不开,现在公司运营好了,言家的公司的效益却日益下降,这个时候提出离婚也是说的过去。

至于范云汐,楚原烨的旧情人,一个普通县城来的报社小记者,为了嫁给楚原烨混入上流社会不择手段。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言清卉要和楚原烨离婚了,她也能成功上位了。

想到这,言清卉就心酸不已,自己的母亲甚至在临终前还再为自己的幸福担忧,而自己却非常不争气的辜负了母亲的期待。

十多瓶酒下肚,言清卉已经看不清脚底的路,但还是摇摇晃晃想要开车去找陈如风陪她喝酒,摇摇晃晃走到路边。

而另一边,因为是刚从国外回来,又是何氏集团的继承人,何瑾臣难免被人敬酒,初回国内的缘故,何瑾臣不想得罪人,基本上敬的酒就喝了。

几个回合下来他也是意识昏沉,迷迷糊糊,众人何瑾臣有了醉意,就七手八脚的把何瑾臣扶上了车,就在这时候言清卉晃到了何瑾臣的车前,随手拉开了车门就倒了进去,因为天黑,而且众人都晕乎乎的,也没发觉车里多了一个人。

看何瑾臣的样子,靳赫轩不放心就亲自送何瑾臣回市中心的公寓,并打电话通知安南瑞正在公寓内等着接何瑾臣。

不一会儿车子就来开到了公寓楼前,靳赫轩下车跟安南瑞交代了几句就走了,他也没发现车里多了一个人。

只是安南瑞一打开车门便傻眼了,怎么瑾少刚回国就带了个女的回家,但是他也没敢多想,就把言清卉也扶到何瑾臣的床上。

半夜言清卉迷迷糊糊的抱住何瑾臣,还以为他是楚原烨,何瑾臣也是在酒精的刺激下意识不太清醒,一个翻身就把言清卉压在了身下,言清卉那声“原烨”还没来得及叫出口就被何瑾臣封住了嘴。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独醉风华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