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为他人做嫁衣

红,满目的红。

冯兮和缓缓睁开双眼,看到的便是身上那朱色的嫁衣,以及各处伤口流出的鲜血。

从玲珑塔顶落下一把青铜铡刀,将她的双腿生生截断,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疼痛再次袭入四肢百骸。

然而,当看清眼前那个娉婷的倩影时,蚀骨的痛楚也抵不过内心的剧颤。

“云长依!你怎么还有脸来见我!”她的眼睛骤然放大,仇恨的火焰烧红了她的双眸。

就在几日前,顾锦年起兵失败,为了救出他,她不惜自毁容貌闯入裕王爷的军营盗取白象符,甚至连道别的嫁衣和笑容都准备好了。

她天真地以为,几年她没能嫁得了他,好歹在临死前,能以新娘子的模样面对他……

岂料,被关押到此处受尽折磨后,她竟然得知,所谓的未婚夫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而这个被她视为亲姐姐一般的云长依却告诉她,自己来自于几千年后,如今更是成了高高在上的太子妃!

这一帮豺狼不仅霸占了国公府,还逼死了她的外公,逼迫她的胞弟和庶妹入军营当娈童和官妓!

云长依云鬓花颜,她披了件雪白的貂裘,一手提着个描金的食盒。一只尖嘴的鹦鹉立在她的肩头,如凶神恶煞般扫视着冯兮和。

“放肆,本宫的闺名岂是你这种罪臣之后能随意叫唤的!”听了冯兮和的质问,云长依将绣鞋踩上了她扭曲变形的手背。

须臾,云长依唇角的笑容在一寸寸扩大,她掸去白裘上的雪粒,一双剪水秋瞳中满是嘲讽,“你也不用怨,谁让你这老古董和本宫不是一个时代的呢!而且,你是什么样的货色,全金陵都清楚的很,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哈,好一个咎由自取。多年来,她的一片真心全都是喂了狗!冯兮和心里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这几年在毒宗受的屈辱和这几日在此地受的刺激,全部都涌上心头!

可她向来不甘心低头,纵是疼痛交织,脸上却仍带着几分惨淡的笑意,咬牙切齿道:“云长依,你们好!你们待我真好!”

没有预料中的痛苦求饶,云长依心中有几分不愉快。明明冯兮和的琵琶骨被铁链穿透,明明此处的刑罚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她还有资格什么不屈服!

不过……旋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云长依波光微转,唇角一勾,声音娇娇软软,如同江南三月的鹦啼:“兮和妹妹你不是愚笨之人,你现在也该明白,锦年哥哥当初的求娶也只是做个样子,他真正图的是你国公府嫡孙女的身份。”

“但你不明白,昔日的国公府不在了以后,你那兄长么……”

“哎……”说着,云长依故意拖长了语调,她轻叹了口气,就稍一偏头去抚摸肩上的鹦鹉。

“你们把我大哥怎么了?”铁链被拖得发出“啪嗒嗒”的响声,冯兮和的笑容僵硬下来,吃力地往前攀爬,拉扯着云长依绣有木槿花纹的裙摆。

通红的眸子里,是深深的忧惧。她不怕死,但她怕关心她的家人会接二连三地受到伤害。

“还活着呢。”云长依弯腰将略大的食盒放下来,眉眼弯弯,巧笑嫣然。

听闻兄长还活着,冯兮和才稍微透过气来,而当她看到云长依的纤纤玉指将盒盖掀开,夹板上露出一颗人头时,即是一阵天旋地转,险些晕厥过去。

眼前这个脸上只剩两个血窟窿,鼻子和脸颊全被剔去骨头的怪物,哪里还是那个英姿勃发,驰骋沙场的大哥?

也许是察觉到妹妹的所在,人头的嘴唇似乎有了点嚅动,低吼声从嗓子里断断续续地传出。

冯兮和的喉间涌上一股腥甜,“哇”得一下,喷出一口鲜血。羞愧、自责、恼怒充斥着她的胸膛,此起彼伏。

“怎么样,本宫可没有骗你吧?”云长依掏出帕子,掩面轻笑,接而将夹板取下,让下方残损的躯干暴露出来,“你可能不知道,你大哥得知你前来盗取白象符后,就快马加鞭地赶来。只可惜啊,他最后倒在了裕王爷的箭下。”

“要不是本宫大发善心,把他好好拾掇一番,依裕王爷的性子,此刻,他指不定是到了哪条野狗的嘴里。你要恨,就恨裕王爷好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西洲小妖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