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四章 鱼目混珠,果然如此

乌云密布的天空下,金陵城的长安街上,锣鼓喧嚣,响彻半边天。

红衣墨发,白玉簪冠,三皇子顾锦年意气风发地坐在高头大马上,带着迎亲队伍来到了冯国公府门口。

他含情脉脉地看着那个由喜娘背到花轿前,头戴红盖头的新娘。

然而,这时,迎亲队伍发出了一阵惊叹声,顾锦年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位少女身穿火红的嫁衣,手里攥着一面红盖头出现在不远处。

那正是应该坐进花轿的新娘冯兮和。

顾锦年的眉心微拢,随后,他拾起温雅的笑意,对着喜娘柔声叱责道:“你们也太不小心了,连新娘子都能弄错。这种错误,以后切莫再犯。”

说着,他让婢女们把假新娘带进去,自己则拂了拂火红的喜服,朝着冯兮和走去。

“三皇子既然有胆子玩鱼目混珠的把戏,怎么没有胆子让人看一看,你要娶的赝品长什么模样?”冯兮和毫不留情地戳穿了这个虚情假意的未婚夫。

酒囊饭袋,中看不中用,这是今生她对顾锦年的评价。仔细回想起前世的经历,顾锦年顶多算是绊路的一颗小石子。

对于这种小喽啰,她的做法是,踹开他!她的目标在于那个红盖头下的女人。

冯兮和轻蔑地看了眼顾锦年,即是越过他,要去将那赝品的盖头扯下。

“兮和,不要太过。”顾锦年面色骤沉,一把拉住了冯兮和的手。而他对上的是她冰冷决绝的目光。

他的话语中含着威胁的语气,掌心只要再都一些力道,就能将她的腕骨碾碎。

可是,不出一会儿,他的手心就感到了一股锥心的疼痛。他不由地松开了手。

再看向眼前这个少女,他顿时感觉冯兮和不一样了。她的眼眸似一泓清水,声音软软糯糯,而唇角上泛起冰花般锋利的笑容,宛若地狱中走出的魔魅。

“三皇子原来就这么点本事。”冯兮和轻笑一声,倏地让拉下了那个赝品的红盖头。

众人又发出一声惊叹,这个赝品不是别人,而是国公府的表小姐,也就是当今陛下亲封的安乐县主云长依。

冯兮和的双手随即僵硬在半空中,眸子里迸射出星星点点的寒意,汇聚成坚不可摧的冰锥。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往昔之事历历在目,胸腔里沸腾着滚烫的怒火,激愤交加,“啪”的一下,她略一扬手,一记清脆的耳光就呼啸着拍在了云长依的粉颊上。

“兮和,你听我解释……”云长依不由得捂脸,双眸中早已盈满了泪花。想哭又强忍着不哭的模样无疑是为她博得了些许的同情,看在顾锦年眼里,又是好一番心疼。

冯兮和并不理睬,犀眸里封着千里寒冰,“解释?行了表姐,说的好听点,你是从姑苏来的表小姐。说难听点,你就一吃白饭的,吃人嘴软,哪有吃白饭的勾搭了主子的未婚夫,还能厚着脸皮求解释的?”

云长依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处,顾锦年见不得心上人受辱,面色一点点阴沉下来,

看着冯兮和那身沾满了泥泞,还开了些口子的嫁衣,他倏然冷笑道:“亏你还有脸质羞辱长依,一个闺阁小姐,这么狼狈地从回来,谁知道发生了些什么。要是有羞耻心的女子,早该自刎以全名节了。”

“三皇子想要我自刎以全名节?”冯兮和脸上并没有丝毫的畏怯,她的身姿傲然,宛若一株最为夺目的昙花,“可是,你既非我父,又非我夫,有什么资格逼我自刎?”

他怎么就不算她夫了?顾锦年的眸色晦暗不明,几乎是怀疑自己听错了。

“刺啦”一声,冯兮和当着他的面将红绸盖头撕成两半,一同被撕裂的还有过去对他的那份感情。

只听她的语声凛冽,“红绸已碎,情义已绝,顾锦年,我们的婚约就算取消了。从此以后,我嫁我的,你娶你的,我们互不相干。”

话毕,冯兮和遽然转身,欲要离去,这样的未婚夫,她不稀罕。

众人又接二连三地发出惊叹声,这大小姐的做法未免太惊世骇俗了。

“兮和,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担心你的突然消失会坏了婚事,就为了相府的颜面,冒然替你出嫁。”少顷,云长依忽地拽住冯兮和的手,身子骨仿若无力地要倒下。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西洲小妖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