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章死亡之魇

“咔哒”一声脆响在走廊里回荡着,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李老师家的房门关上了,声控灯很快也再次暗了下来,月光照在我的身上,我看到自己的膝盖都在颤抖着。

“好了,”寒烨冰冷的指尖搭上了我的肩膀,不容反抗地推着我往家门口走着,“我说过让你不要自讨麻烦,下次可不是这么简单。”

话音未落,我已经站在了我家门口,手还插在口袋里,死死攥着家门钥匙不肯掏出来,我生怕一旦有了这个开始,将来寒烨进出我家就如同出入无人之境,那我爸妈怎么办?

谁知道我正这么想的时候,口袋里竟然动了动!手中的钥匙好像在被人操纵着似的,从我的手中挣脱出来,跳出了口袋,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握着,漂浮在半空,就被塞进了钥匙孔里,自己转动了起来!

房门被打开了,家里熟悉而又温馨的味道此时闻起来却透着寒意,我站在门口不敢动弹,就看寒烨大摇大摆地进了我家。

我心里又气又恼,心说这里又不是他家,他凭什么就这么反客为主了?但是马上,寒烨站在客厅里就不动了。

客厅里乱七八糟的,还保持着我上次急急忙忙出门时留下的残局,寒烨斜睨了我一眼,目光中满是嫌弃,只见他袖口稍稍挥动,桌上的杂物就自动归类摆放整齐,我看得目瞪口呆,就算是最高超的魔术师也做不到这种水平,难怪是僵尸!

我局促地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一人一尸就这么对视良久,寒烨瞥了我一眼,“愣着作甚。”

“啊?”我被问得莫名其妙,“这是我家!我愣着……我想愣着就愣着!那你想让我干嘛?我怎么做您才高兴?卖萌还是搅基?”

寒烨完全没听明白我话里的讽刺,撂下两个字“睡觉”之后,居然往我的卧房跑去!

说时迟那时快,我冲到了房间门口,死死挡住了房门,“你站住!这是我的房间,你进来了我睡哪儿去?”

“我不会和你同床。”寒烨说得极其理直气壮,见我死活不肯让开,寒烨干脆身子一弓双手一送,就把我推到了他的肩膀上!这个混蛋居然就这么把我扛在肩头带到了房间里!

扫视一圈之后,寒烨的视线落在了我的床上--这就是我死活不肯让他进来的原因,床上凌乱地堆着一大堆衣服,我每个礼拜会回家来拿换洗衣服,有时候走得着急,翻乱了也来不及收拾,虽然他是个僵尸,而且我也压根儿不打算嫁给他,但是被一个雄性动物看到这样一面,不管是哪个女孩子都会懊恼到想死的吧!

寒烨有些鄙夷地哼了一声,一只手勾了勾,衣柜门立刻被打开了,挂在里面的衣服被推到一侧,腾出了不少空间,另一只手抬起来,床上那些凌乱的衣服已经悬在半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衣服好像有了生命一样,各自分门别类,上衣是上衣裙子是裙子,各自找好了自己的位置!寒烨一摆手,衣服便自己进了柜子里面!

我看得目瞪口呆!这未免也太牛了吧?难道说他做了这么多年僵尸就是在练习怎么用法术收拾屋子……等等!眼看着大部分衣服都被分类收拾整齐时,半空中还留下几件,我定睛一看,居然是内衣!

丢人啊!一阵燥热在脸上翻腾起来,我觉得我的脸颊都快烧着了!我居然忘了这一茬,怎么能让他帮过我收拾东西来着!而且这时候寒烨居然还在打量着,满脸好奇的样子!我连忙扑上去,扑腾着将悬在半空的衣服抱在怀里,气急败坏道:“你不知道女孩子的东西不能乱碰吗?!没有礼貌!”

寒烨冷哼一声,本来已经转过身的他,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厉色,只见寒烨突然走上前来,不由分说便从我怀里抽出了一条,放在手中摸索了一阵。

“变态!”脸上的红霞一直烧到了耳朵根,我挣扎着上去跟寒烨抢,可他个子太高,我哪里够得到!

就在我游泳似的四脚乱扑腾时,只听到嗤啦一声,Bra竟然被寒烨撕开了一道口子,我扯着嗓子怒吼道:“你要干嘛?”

“是你,你要干嘛。”寒烨死死盯着我,眼睛里投射出了阵阵寒光,只见他的手中捏着一根Bra里的加固钢圈,煞有其事地盯着我道:“你说,这是什么东西?你以为区区此物就能伤得了我?”

“啊?”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寒烨的意思,“伤你?”

寒烨只用两根指头便将钢圈捏成了一团,“没想到,你和那老家伙一样都是心思歹毒之人,将此利器贴身带着,伺机伤人,呵,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说完,寒烨将钢圈愤愤然扔在地上,双脚动也不动,身子就飘也似的进了衣柜,还“嘭”的一声把柜门给摔上了!

我望着寒烨的背影,呆愣地站在原地……这是个神马状况?他刚刚是说我要害他来着?就用这个……内衣里的钢圈?我……好像没听错……

三……二……一……三秒钟之后,我无法自控地发出了爆笑声,天呐,寒烨他是故意搞笑来的吧?他是猴子请来的僵尸吗?我笑得前仰后合,肚子都笑得直抽筋,衣柜里这时传来一声尴尬的咳嗽声,衣柜门被打开了一条缝,寒烨冷冷道:“食不言,寝不语。”

说完,他的指头一扬,我的人就被扔到床上,被子也蒙头盖在了脸上,即便如此,我还是止不住地大笑,直到衣柜重新被愤愤然地摔上。

然而笑着笑着,我却停了下来,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是担忧?警惕?还是恐惧?

或许这几种成分都有,我恍然意识到,寒烨远比我想象中更难以相处,他居然会以为Bra里的钢圈是我藏在身上的暗器,这说明什么?

寒烨的警惕心理很强,即便我什么都不做,他也会怀疑我要加害于他,这样的人,是最无法交往的。

可我却偏偏被他缠上了,想逃都逃不掉。我缩在被子里,第一次觉得被子这么凉,身体微微颤抖着,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即便我能数出寒烨的千般错万般恶,可我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只能忍受!我在他面前是那么的无能为力,可他却掌控着我家人的性命,稍有不慎,我就会像他说的一样,给我的家人带来灾难……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家的亲戚都对我那么抵触,或许我就像他们说的一样,是他们口中的祸害……

眼泪无声地打湿了枕头,我不知道哭了多久,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梦里,一片半人高的杂草废墟中,出现了一个游乐园,旋转木马上的油漆斑斑驳驳,那本来带着童话般梦境的旋转木马此时显得陈旧而阴鸷,围栏上的霓虹灯也掉落下来,灯泡碎了满地,掩盖在了黄土泥沙之中。

这座废弃的游乐园全然没有了欢声笑语,反倒如同地狱的入口一般,偏偏是这样,我的脚步却不受控制地向游乐场里走去,直奔着摩天轮所在的方向。

残破的摩天轮像一堆废铁,悬在半空中的箱车被风吹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摇摇欲坠,就在这时,喇叭里响起了欢快的游园会音乐,面前的一只箱车门被打开了,好像在召唤我似的,我心中拼命挣扎呐喊,在梦境里却无法发出声音,只能任由身体钻进箱车,门外咔哒一声,门闩被挂上,我被锁进了箱车里!

吱呀……吱呀……声响在周遭回荡,摩天轮缓缓上升,身下的游乐场渐渐变得越来越渺小,而在这游乐场之外,只是满眼漫天遍地的黄沙,除此之外再看不到别的,荒芜的景象一直延伸到了世界尽头。

“苏天浅……”一个颤抖的声音在我背后传来,那声音就像摩天轮一样陈旧并摇晃着,“我的美味!”

突然,一只手从背后伸出来,盖在了我的眼睛上,“猜猜我是谁?”

“赵铭琦?!”我从赵铭琦的手中挣脱出来,冲到了对面坐下,“你怎么……”

刚看到赵铭琦的那张脸,我就说不出话来了,只见他的那张脸上斑斑驳驳布满了伤痕,颧骨已经凹陷下去,半个脑门儿也被摔得支零破碎,皮肉和脑浆耷拉在头上,鲜血顺着眼角往下跌落。

“你不是……”

“死了?”赵铭琦哈哈大笑,随着他每次裂开嘴笑的动作,下巴都几乎快要掉下来,“小笨蛋,我是僵尸,又怎么会死呢?更何况,没有品到你这样的绝世美味之前,我哪里舍得死?”

“放我出去……”我尖叫着,明知道这是梦境却怎么都醒不过来,一只手在大腿上死命掐着,痛感是那样的清晰而强烈,可我偏偏就是醒不过来!急得我都快哭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己心里好像也很清楚,即便是梦境,他也会伤害到我……是那种现实中的伤害……

我挣扎着想踹开箱车上的玻璃,或许要是我从里面跳下去的话,这个梦是不是就能醒过来了?可赵铭琦再次看穿了我的想法,他猛扑上来,双手撑在了我的脑袋两侧,一张狰狞无比的脸几乎快要贴到我的脸上。

“这不是梦,这叫做魇,”赵铭琦一字一顿地解释道:“我不会杀了你,我只要你的血,只要血……”

说完,我已经看到赵铭琦那一对森利的白牙,猛地向我的脖颈间扑了过来,脖子上钻心地疼了起来,我甚至能听到鲜血汩汩而出的声音,脖颈间霎时间一片温热。

难道说,我要死在梦里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哑几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