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破困罩

“月仙子!月仙子?”夜影光想不到她竟是强身所闯困罩,当下心中沉的已是发出惊言,不得不扶起口涌鲜血的她

“姐姐!我真的……我真的……”

月仙子娇美的脸庞之上,登下因为受伤,而变的极为虚弱的喘气道。

“月仙子!你这又是何必呀?”夜影光心知她是想让自己,用的法力除了那困罩,也好放了她出去,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姐姐!我真的……真的……”月仙子只觉全身的疼痛,已是深入到了骨髓之中,可她却是毫无半点悔意。

夜影光长长叹的一口气,她只觉心在滴血,毕竟月仙子乃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摇头道:“月仙子!你快别说话了,等姐姐为了输入仙气,等你好了,我就破了困罩,让你出去。”夜影光眼下也是顾不得自己是“月轮宫”的“掌法天司”,也许现在月仙子的性命,才会是最重要的。

月仙子听的点头,身上的疼痛感觉,也是因为夜影光输入的仙气,而觉得渐渐缓的疼痛,她的心中也是只觉来的如此幸福。因为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离开,这困了自己整整三千年的“哭情崖”,那么这一切都是值的了。

夜影光双手间流透出的仙气,慢慢输入月仙子的体内,她的颚头之上虽是渗出细汗,看着月仙子慢慢红润的脸颊上,已是有了几分动人,她只觉一切都是欣慰的。

“姐姐!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月仙子只觉疼痛缓解下来,为了让夜影光不在流失仙气,她已是满脸洋溢着幸福说道,因为将要离开这“哭情崖”,在她看来,已是比什么都是重要了。

夜影光不亏是“月轮宫”的“掌法天司”法力和仙气也是高深莫测。呼气收力道:“月仙子!看到你没事了,我总算是放心了。”夜影光这话说出时,语气中更是少了几分紧张。

“姐姐!你现在总该放我出去吧?”月仙子顾不得身体的疲惫,自行摇晃着起来,只指着用肉眼难以看清,可是对她来说,也是极为可恶讨厌的困罩。

“月仙子!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不如先好生休息几天,等过的一些时日,我在来用的法力,替你破了困罩如何?”夜影光心中还是多有顾虑,这不说话的口气,也是带有缓兵之计。

“姐姐!我可是一日在也等不下去了,若是你不肯的话,我就在碰上去。”月仙子趁势威胁道,她清楚的知道,也许现下是自己唯一离开“哭情崖”的机会了,她又怎可轻易错过。

“月仙子!你不可鲁莽,我……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夜影光虽觉不妥,可她怕万一自己离开,月仙子若是在去触碰那困罩,也是多有不妥,这不眉头一皱之下,口中总算是支支吾吾应允了。

“姐姐!你真是太好了,你真是太好了!”月仙子并不去想夜影光心中的纠结,不过她一想到马上就可以离开这“哭情崖”,心中的欢喜也是尽然释放了出来。

夜影光看的只是摇头,叹气向前行的几步,猛然动的右手双指,向的正前方晃动一番,只见她手指中间瞬现的几道强烈的红光,已是慢慢向的那困罩逼去。

“太好了!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出去了。”月仙子知道,就凭夜影光的高深法力,想要破开母亲用来关住自己的困罩,也只是片刻之间的事情了。

果不其然,夜影光手指中所出的红色强光,逼的正前方的困罩,忽是腾升起一团团白雾,尔后又是自行慢慢消逝的没了踪影。

“月仙子!你这就要走吗?”花影光见她欲要离开,就连最后的告辞,也是全然忘了,只得拉住她道。

“对了!也是忘了谢谢你了。”月仙子被困了整整三千年,眼下她只觉犹如一只出笼的小鸟一样,只想好好享受这难得的自由了。

夜影光清楚的知道,自己乃是“月轮宫”的“掌法天司”,破了宫主月无垠为月仙子所设得困罩,就已是触犯了“月轮宫”的宫规了。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怕……”

月仙子刚才因为激动,也是忘了夜影光用的法力破了困罩,定要受的母亲的责罚,这才不得不收起本来的笑色,脸上的沉重登下晕染全现。

“月仙子!你一直想要出的“哭情崖”,现在总算如心所愿,为何还要闷闷不乐?”夜影光怕月仙子担忧自己,也是只好勉强笑道。

月仙子这才觉的,自己想要的脱困,只会给夜影光带来受罚。极为不安道:“姐姐!真是对不起,我……我……”

“好了!好了!看着你在这里受苦,我的心中也是不安。”夜影光为了打消月仙子的顾虑,只得压着心中的不安,冲她只是若无其事的点头。

月仙子本来脱困的心思,当下已是少了几分开心,却听夜影光忽道:“月仙子!你现在也算是自由了,是不是要去寻的风云情了?”夜影光这话说的极为平静,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月仙子的现在的心,只怕早已飞向了她心爱的男人了。

“风云情是让我牵挂思念的人,我这三千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想他?”月仙子一想到牵挂的风云情,本来不安的神色,也是因为心爱的男人,而点头喜悦说道。

“月仙子!“阳天尊”乃是在银河系的旁边,就凭你现在的法力,想要去寻的他,只怕也是难的很了。”夜影光这话出口,似乎已有了想要助的月仙子的意思。

“姐姐!那我该怎么办,我一心只为离开“哭情崖”,就是为了去寻的风云情的下落。”月仙子说的话急,语气之中只差没有哭泣出来。

“你不用着急,反正我已是触犯了宫规,倒不如授你一些法力,就当是成全了你。”夜影光不想让月仙子失落,这不她话中的坚定之意,更是说的字字干脆。

月仙子却是心觉愧疚,嗫嚅道:“你能帮我自然是好,可是……”

夜影光心意已决,容不得月仙子话尽,劝她道:“你放好了,我好歹也是“月轮宫”的“掌法天司”就算犯点小错,想必也是不会受罚的。”夜影光心中早已乱作一团,可她话中的口气,却是不想让月仙子为她分心和担忧。

“话虽是如此来说,可是依母亲的性格,若是让她知道了,我还是害怕。”月仙子说着说着,竟是落下了泪水。

“唉!你也不必替我担忧了,我自会有的办法。”夜影光看的不忍心,也只得又劝她了。

“哈哈哈!“掌法天司”夜影光,你说的可是轻巧的很了。今日你偷破宫主为月仙子所设的困罩,还欲放走月仙子一事,若是让的宫主她知道了,你那还会活命的机会吗?”

月仙子听着声音不对,等她定眼去看之时,那发笑之人,可不就是“月轮宫”的“三极护神”宙无笑吗?而她身后所带的手下,也都是宫中法力极高的宫众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绝界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