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5章 暗地里的阴谋

可惜,困在这个身体里,受尽了苦难。

她能够看透一切,却十多年不能说话,饱受欺凌,后又因为一次高烧昏迷不醒,一睡就是三年。

风雅也很奇怪,为什么沉睡三年醒来后忽然就会说话了,难道是因为那个梦?

说来更奇怪,她再醒来之后,身体中居然多了一股力量,让她变成了以前只在电视上才看到的飞檐走壁的高手,即使三年不用的身体,也能瞬息间应用灵活自如。

也正是这股力量,她才能攀附在悬崖上逃出生天。

上天,对她真好。

“那个挨千刀的太子,他来便来,为什么要胡言乱语说小姐是不祥之人?害得小姐差点儿丢了性命。”

凤雅摩挲着手中的小酒坛,静静地听奶娘怨骂着,思考着奶娘的话,也思考着手中小小的酒坛。

里面的酒,是好酒,不过已经被她喝光了。酒坛的身上,有一处不光滑的地方,似乎被什么东西划过。

疑惑骤起,借着烛光,她看过去,竟然刻着几个字:耳听非虚,眼见非实。

字迹泛白,是酒坛光滑之下被划出的纹理,明显是刚刚刻上不久。大概,能追溯到酒坛向她飞过来的那一刻之前!

凤雅盯着那几个字,嘴角弯了弯,若有所思,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奶娘,与太子何干?”

……

夜更深了,静寂,微凉。

姬家大院正中的书房忽然点起了蜡烛,微风,自打开的窗户中徐徐漫入,吹的那烛光影影绰绰,不太真切。

院中,忽的传来脚步声,急匆匆的走进了书房,打碎了整片沉寂。

窗棂上,瞬间,映出了两道浅浅的高大身影,一前一后,一坐一站。

随后,院落中另一道黑色的身影,如飘渺的云朵,了无声迹的飘过高高低低的丛林,飘上了屋外隐秘的角落中。

神不知鬼不觉!

一窜一动的光影,让房中的气氛,神秘而冰寒。

黑衣男子面对着一面墙壁。

身前摆着一张上好的紫檀木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香炉。

这是一个祭桌,可是墙壁上,却什么都没有。

他手中拿着三根香,虔诚的朝空白的墙壁拜了三拜之后,将香插入香炉中,依旧背对着来人,负手而立,道:“办妥当了?”

声音,清冷,绝情。

“是。”答话之人,毕恭毕敬。

“这件事情,十多年来你向我建议了九次。”

黑衣男子的手,慢慢抚上香炉中间那支青烟徐徐的香头,用血肉之躯的指腹,狠狠一捏。

青烟断,香灭!

隐约间,发出灼烈之火被浇灭的凄然的吱吱声。

后面站着的男人,瞬间弯了弯腰,惶然道:“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父亲大人老谋深算,恒儿自愧不如。”

“我们做了,不能白做!毕竟,以后跟宁王是亲家,要多走动走动才是。宁王说,很喜欢我们姬家种出来的东西,你上点儿心,让他知道我们是诚心诚意。”

黑衣男子袖袍对着香炉轻轻一挥,收回了手,那还在燃烧着的两根香,立刻飞快的燃烧掉一段,香灰散落,与中间被掐灭的那根形成了一个倒立的元宝之姿。

他声音微重,盯着那三根香:“历史的前进,靠的是颠覆!”

“恒儿知道,等太子离开之后,孩儿立刻照办。大业将成,孩儿定会谨慎行事……”

窗外,风雅一身黑躲在漆黑的角落里,将房中的话听的清清楚楚,更将他们的隐语理解的透透彻彻。

忍不住,她又弯了唇角。

崖边遇到的那个白衣男子,究竟是神仙还是妖孽?

所有的事情,他都暗示都非常到位。

耳听非虚,眼见非实。

她还没有搞清楚一切的时候,他就那么“善意”的提醒她,不管看到的或是听到的都要慎重的做出是非判断,他这是在为一些牵扯在里面的人开脱啊!

正如,归来之际,奶娘跟她抱怨的那些话。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栾青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