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0章 鬼哭

凤雅心头一紧,心底大骂衣冠兽禽,奈何口中说不得,身体更动不得!

“姑娘,金兰国的女人,素来温婉如玉,你这般脾气暴躁,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白衣男子笑着,将她的手臂缓缓放下,搂住她的腰,飞身而起。

两个身影,轻快的飘过,静如比翼双蝶,翩翩起舞。

当然,这样的场景对凤雅来说无疑是担忧跟惶恐。

她另一只手中,还紧紧握着铁锹。

可惜,这好东西对于全身僵硬的她来说,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她根本抬都抬不起来。

温婉你个死人头,嫁你个大头鬼!

凤雅只能在心底大骂。

耳边风声呼呼,身侧温热绵绵。美男相拥,含情脉脉,本应该是温柔乡梦的美妙,凤雅却偏偏想举起手中的铁锹,将这个男人插死。

男子带着她继续飞着,飞到了不远处的一棵张牙舞爪的茂密的树上,同她一起躺在那最粗的一根树干上。

凤雅靠在他怀中,而他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腰,似乎怕她掉下去。

而对凤雅来说,这只手,偏偏是她恐惧的!

“啪、啪!”

不知道哪里跑出来一阵风,凤雅手中一直攥着的铁锹吹得忽的从树干上直直落下,戳在地上,又倒了下去。

她急急转着眼珠子追寻自己的武器,看着它静静地躺在地上,却已经无能为力。

手中抓着的东西少了,她也便更少了一层安全感。

担忧了有一会儿,才发现,身后的男人,只是用一只手揽住她不让她像方才的铁锹那般掉到地上,并没有任何轻浮的动作。

唯有,身后他温热的喘息,在她颈间微微浮动,弄得她的心再次痒痒的。

那气息不近,可是足以让她有足够深刻的感受。

这样的体验,竟然让凤雅慢慢的放下了惶恐,心底多了一些思索。

隐约觉得,方才的事情,好像不是她想的那般,也并非他说的那般找个美女陪睡!

倒像,这只是他另有目的的玩笑——

“呜……”

隐约间,远处有拉着长腔的哭声传来,一声长,一声短。像孤魂野鬼的凄惨哀鸣。

哭声散去,又被绵延的山脉挡回来,在山脚下,久久回荡。

凤雅心底一惊,难道,这就是他的目的?

“呜呜……”

又是一阵凄惨的哀鸣声,凤雅听着,全身的汗毛莫名的竖了起来。不是因为恐惧,只因为那哭声的悲泣。

下一刻,环住她腰间的手忽的一弹,全身如五花大绑的束缚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全身放松起来,身体也能动弹。

得到自由,她赶忙抬手,想撑着树干坐起来。

手往旁边一伸,却触到了一个温热的硬硬的怀抱,她吓得慌忙将手缩回来,慌乱间,重心不稳,她的身体猛地往树干外滚下。

“小心!”

温柔的男声过后,一个有力的手臂再次环住她,止住了她要掉落的身体,又缓缓将她抱回了树干中心位置。

跟他靠这么近,凤雅慌乱不已,心底竟有异样的感觉,脸颊忍不住一热,要不是因为天色昏暗,对方看不到她的神色,她怕是要羞的找个地缝钻进去。

“谢……谢谢!”

心底发慌,口齿竟然也有些不灵便。

微微扭头看去,竟发现,自己所躺的树干,只容下了她一个人,而身边的男子,身体只微微触到树干的边缘,树干完全不能作为他的支撑点。

可是他自若的神色,却好像身下有牢固又舒适的支撑物一般。

怪不得,方才她感觉他的气息有些远。

他根本一直都是耗损自己的内力支撑着身体,另外还要花一些力气揽住她防止她掉落。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栾青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