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26章 残忍

窗外,放着一个木头箱子,箱子上露着几条缝隙,月色昏黄,倒是看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

凤雅好奇的碰了碰,又听了听,没听见什么动静,这才小声道:“这里面是——”

“咚!啊——”

她还未问完,喜房中忽然传出一声巨响,接着是女子痛苦的尖叫声。

那声音很刺耳,很怪异,带着某种野兽被伤到的嘶吼。

“有情况!”

凤雅登时将注意力放在了喜房中,轻轻打开了窗户,露出一条小小的缝隙。

房间里的桌子上,很多根红烛燃烧着,照的屋里很亮。从床到家具,任何一样都布满了喜庆与温馨。

唯一跟这个不搭调的是,新娘子竟然摔倒在地上,狼狈不已。方才那砰的一声,以及尖叫声,应该是娘子发出来的吧!

她似乎想要挣扎着爬起来,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她头上顶着的红盖头已经拿了下来,从凤雅的方向,能够看到她的侧颜。

眼睛空洞,仿佛没有生机一般,充满血色,猩红恐怖,而脸上,即便画着腮红,却反而衬托出了另一种可怕的苍白。

她按在地上的指甲,长的可怕。那指甲似乎非常硬,大拇指的指甲戳在地上,没有断,地板却有种要被戳个洞的感觉。

新娘子那看上去没有生气的眸子,却死死的盯着喜床。

喜床上,是睡的不省人事的傻少爷。

那模样,仿佛是在盯着自己的猎物。

凤雅惊讶万分,朝后面招招手,“喂,钟离琰,快过来看看,你说的没错——”

“扑棱棱!”

一个带翅膀的活物出现在她的视野中,落在房间的地上,正落在那新娘子的斜后方。

那活物,是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只打开了一条缝的窗户,竟然被钟离琰打开了一扇。而那只公鸡,就是他刚刚扔进去的。

一身白衣的男人,仿佛天神一般,抱着手臂,静静地的伫立在窗外,仿佛在观摩什么意义非凡的精彩表演。

“钟离琰,你弄只鸡干什么?”凤雅也不再缩着身子委屈自己,缓缓的站直,又悄悄靠近他一步,压低了声音。

“好戏……要上演!”

钟离琰的声音缓缓的,却重重的!

房间里的新娘子似乎听到了,猛的转过头。那猩红的眸子,仿佛一道利剑狠狠地砍了过来。

“天哪,她看到我们了!”

凤雅吓了一跳,倒吸一口凉气,正欲缩身逃离,却见新娘子猛的从地上窜起来,狠狠扑在了那公鸡的身上。

“扑棱棱!”

惶恐的公鸡不停的拍打着翅膀,她的眼睛里,什么时候多了几分嗜血的寒光。

她抱住公鸡,指甲锋利的手指深深地插进了公鸡羽毛之下的肉中。那公鸡只是在挣扎,拼命挣扎,却怎么都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而她的另一只手,则是扭住了公鸡的脑袋,只听“咔嚓”几声,鸡脑袋被她拧了下来。

血,泉涌喷出,落在她苍白的脸上,顿时狰狞万分。

她猛的将公鸡断掉的正在喷着鲜血的脖子放进了口中,拼命地吮吸着,还吱吱吱的响,仿佛是在享受什么人间美味。

凤雅瞪大了眼睛看着,胸口一阵阵的翻江倒海,使劲儿摸了摸胸口,将那股难受咽下去,看了一眼身旁的人,结巴道:“真……真是太残忍。话说,你找的这只鸡是哑巴,还是耐受性强啊?它怎么被指甲插的满身鲜血都一声不吭!”

钟离琰的视线定定的落在喜房中那个野兽一般的新娘子的身上,淡淡道:“怕它今晚的动静吓到李府的人,所以,抓它的时候,我点了它的哑穴。”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栾青语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