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二十八章 释怀

这一点倒是让林君儿感到很惊讶,看来她的劝说还是奏效了。

不过事实也是如此,并不是她危言耸听。近日,天气又开始变化了,气温渐渐都在升高,有时动一动都会觉得热。那尸体放在房中,超过十日就会开始腐烂,流出腐水,到时候尸体的皮肤来时裂开,流出那些令人不适的东西,他们到时候才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对死者最好的尊重就是将他们埋葬了,入土才为安。

吃过午膳,林君儿在房里又练习了一会手部动作,就睡了个午觉,最近确实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来,她每日都在思考中入睡,一闲下来就觉得有些累了,有事做的时候还不怎么有这种感觉。

傍晚,林君儿在说好的时间来到了婉心院,碧草没有在门外站着,看来应该在里面服侍着。

“娘。”林君儿捡起裙脚跨进门,看见李心儿坐在床上,脸上毫无生气,端着一碗药在手中怎么也不肯喝的样子。

李心儿见林君儿来,面上的表情才缓和了些,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说:“君儿,你坐。”拍拍床边的空位,让林君儿过去做。

母亲这个样子,林君儿看的也是心疼,从怀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绢布打开,里面的甜蜜饯就露出来,一个个可人的样子,看起来很有食欲。

“娘,快把药喝了,苦的话就吃这个,吃了就不苦了。”

李心儿听了林君儿的话,突然眉头微微颤动了几下,一副又要哭出来的模样,但最终还是忍下来了,浅叹一口气,将药端在嘴边,仰起头一口就喝了。

药很苦,但是李心儿没有吃林君儿给的蜜饯,而是就这么忍了下来。

喝完药,李心儿靠在床栏上,眼神也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空洞的很,没有了以前的生机活力。林君儿看了这样的眼神,心里也是空荡荡的,她很担心母亲。

“娘,事情都过了,你还生气的话,就是对你自己的不公平了。”林君儿将蜜饯交给身边站着的怜儿,怜儿将蜜饯的手绢包好放在了身上。

李心儿摇摇头,眼神还是飘忽着。“君儿,娘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娘对于你爹纳妾这件事,在昨天家宴上就想通了,对于这样的家族来说,这样的事情再正常不过了,你的外婆当年也是这样的。”李心儿淡淡的笑了笑,好似一朵美艳的花在一夜之间遭遇了风暴的侵袭,残败的样子让人心疼。

“我昨晚之所以离开主院,是因为你爹骗了我,却没有一句安慰或者解释。”淡淡的口吻,让人感觉到是心死的气息。

“你还记得昨晚你问我为什么要办家宴吗?我也问过你爹的,你爹其实早就知道这场家宴的目的,但是他却骗我说仅仅只是一场家族宴会。你想想,没有他的同意,这些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的办了。”

李心儿声音有些悲伤,哑哑的讲述着自己的遭遇,语气平淡如水,却让人感觉很冰冷。“我很久以前跟他说过这个问题,他说这辈子就我一个人。现在又这样,难道我真是这么不识大体的女人吗?昨晚回来还训斥了我,说我在家宴上哭哭啼啼的样子,简直让他的脸都丢尽了。”

“呵呵。”李心儿轻轻笑了一声。“很多事情在这一夜之间就明白了。”

林君儿拉起李心儿的手,手心冰凉的感觉让林君儿心疼。李心儿转过头来,视线对上林君儿的脸,伸出手摸了摸林君儿的脸,用力的笑了笑。

“君儿放心,娘是个坚强的人。莫担心我,你早些回去休息吧。”

吩咐碧草一定要照顾好李心儿后,林君儿就回去了,好生休息一晚,明天还要去找那家人学习呢。

第二天一早,林君儿换了身米黄的男装穿在身上,带着怜儿就去了那个小巷子。穿过那个窄巷子时,林君儿觉得比上次好多了,也没有第一次来那种感觉了。

来到门口时,只见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在院子里整理干柴,怜儿跑过去叫“阿九,开门。”

那男孩抬起头来往这边看,看来人是怜儿这才过来开门。阿九看见林君儿时一脸戒备的盯着林君儿,怜儿笑着说:“阿九,这就是林姐姐,你别这样。”

阿九一听是林君儿级红了脸,跑到了一边。怜儿解释说:“这是安华的大儿子,今年才十一岁。”

林君儿笑:“挺可爱的一小孩儿。”

进到屋里时,林君儿觉得自己现在看的和两天前见到的不是一个地方,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怜儿,怜儿耸耸肩,表示自己昨天来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李年坐在一个席子上,看见林君儿和怜儿来了,一脸高兴的样子招呼着二人坐。怜儿找了一个干净的凳子,用手袖擦了几下才让林君儿坐下去。

这时,安华端着药碗进门来了,看见坐在一边的二人也瞬间高兴起来。

“林姑娘,怜儿姑娘,你们先坐一会儿,我给阿牛喂药。”林君儿跟着走过去蹲下,执起阿牛的手把脉。

经过药物调理之后,阿牛的身体状况确实好了不少,呼吸心跳都恢复了正常的状态。安华一边喂药一边朝着林君儿笑,林君儿放下阿牛的手,又去看了看李年的伤口,没有溃烂,已经开始长痂了。

“林姑娘,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无疑为报。”李年的气色好了很多,说话的的底气也足了许多。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样式古朴但看起来还是值点钱的银镯子递给林君儿,林君儿摇摇头不接。

李年道:“林姑娘你拿着吧,我们除了这个东西就没有别的能给你了。”说着就要把镯子放在林君儿手中。

安华喂完药,也在一旁帮腔。那个镯子林君儿是肯定不会要的,这样的人家有那些东西,要么就是祖宗传下来的额,要么就是这个人在最重要的时候买的。

安华打趣道:“林姑娘你别是嫌弃这个镯子啊。”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小苗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