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沐家二小姐

冷清而肃穆的墓园里,沐轻柠泪眼婆娑的靠在一座墓碑旁边。

她洁白纤细的手指,抚着刻在墓碑上的几个大字:司郁白之墓。

墓碑上,除了这几个字之外,就再无其它叙述,也没有墓中主人的相片。

“七年了,我等你七年了,司郁白!”沐轻柠悲伤哭喊,双手紧紧抱住了墓碑,“你骗我,你说你会回来的,你骗我!”

眼泪顺着脸颊潺潺流下,滴落在一束白色的小雏菊上,朵朵生悲。

“你到底在哪?我不相信你真的死了,我不相信!”

沐轻柠的情绪很激动,完全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俨然不知道自己的哭诉声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伫在她旁边不远的男人,眉心轻微一蹙,深邃如鹰隼般冷鸷的眸光,带着几分复杂之色,紧紧锁在沐轻柠的身上。

脑海里,快速闪过一抹熟悉,似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他盯着沐轻柠足足有十秒钟,候在他身侧的男助理齐飞倒是挺醒目,以为自家总裁对沐轻柠有意思,便悄悄的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宫先生,那是沐家的二小姐,沐轻柠。”

宫慕离面无多大表情,只是轻轻斜了齐飞一眼,齐飞即刻敛嘴不敢再多说一句。

宫慕离瞬间解了心中疑惑,难怪看着眼熟,原来,是沐家二小姐。

只是,这沐轻柠,为何抱着一块墓碑哭得死去活来?那墓中,葬的,是她的什么人?

不知出于何缘故,宫慕离莫名间对沐轻柠生出了几分好奇心。就像此时,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鬼使神差的来到这座墓园,而且,站在一座无名碑跟前看了许久。

他只是觉得,他以前来过这里,而且,他经常来此祭奠过这座无名碑。

至于,无名碑里葬的是什么人,他并不清楚。

今日,他只不过是来南阳区为新开的楼盘剪彩,恰好路经此处,就莫名被吸引了过来。

抬手轻按了按有些发疼的脑门,宫慕离忽而有些不适,侧眸多望了沐轻柠一眼之后,便神情凝重的离开了墓园。

司郁白?

坐在车里,宫慕离回想起睨到沐轻柠抱着的那块墓碑,不禁然,内心深处有一股难言的痛楚在绞着他的心脏。

为何那个陌生的名字,会像一根尖利的毒刺一样,狠狠的刺进他的脑袋里,刺得他的大脑生疼?

脑袋一阵绞痛过后,宫慕离的额角渗出了几丝冷汗。他点了根烟抽起来,望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忽而对齐飞说道:“你去查一下,那个司郁白和沐轻柠是什么关系。”

听到这句,齐飞的嘴角,猛地抽了一下。这还需要查么?一看都知道那个司郁白是沐轻柠的情人。而且,那个司郁白都死了,有什么好查的?

齐飞心里暗暗发着小牢骚,但嘴上可不敢真的讲出来,只能唯命是从的去调查。

此时,墓园里,沐轻柠终于从悲伤里抽回意识,她抹了抹眼泪,抬眸望了望墓园四周。

方才,好像有两个人在旁边第三块墓碑祭奠,是走了么?

沐轻柠眸光复杂的盯着那块无字碑,那块墓碑,看上去,苍旧经满风霜雨打,似乎有许多年月了。

慢慢抬脚走了过去,沐轻柠站在无字碑前,轻轻鞠了三个躬。

她不知道里面葬的是谁,但,七年前,司郁白死的时候,她见过司郁白的母亲,守在这块墓碑哭了许久。

后来,司郁白的母亲就消失了,任她怎么寻,都寻不到。

她一直想问司郁白的母亲,司郁白是真的死了吗?

可惜,这个答案,随着司郁白母亲的消失,一同被埋葬。

或许,是真的死了吧?不然,七年了,他怎会狠心不回来?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阿梨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