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06章 关进柴房

圣旨一下,平王要娶相府二小姐为妃这事很快就传遍了朝阳城的大街小巷,不少原本指望着能成为平王妃的小姐们都忍不住眼红,城中官员更是纷纷下帖给丞相府道贺。

可这丞相顾翰却高兴不起来。

不为别的,只是忧心自己那自幼痴傻的女儿,要如何才能在姬妾如云的平王府中立足?

他虽不喜顾静姝痴傻,丢了相府颜面,可心中多少也有些愧疚。

若非当年他怕丞相夫人不允,将顾静姝的娘养在了外面,又怎会导致顾静姝幼时高烧,没能及时医治,伤了神智?

后来顾静姝的生母病故,他也是本着弥补的心态,将顾静姝从外面接入了府中。

可丞相夫人却对顾静姝多番刁难,并不认可她这个庶出的二小姐,为此,两人还闹过不少矛盾,谁知后来,顾静姝却将丞相夫人给推下了阁楼!

之后没几年,夫人便去了,而顾翰,也陷于悲痛当中,数年没再好好照顾过顾静姝。

如今顾静姝就要嫁入平王府,昔日里因为夫人离去的悲痛懊悔而掩盖掉的亲情又在顾翰心中复燃,想来想去,他便将府中最为稳妥,又忠心可靠的管事姑姑秦瑶唤了过来,要她日后跟在顾静姝身边,好生照料。

偏院里。

绮云正一边喝着果儿熬的鸡汤,一边在心里琢磨,什么时候找个机会让自己理所当然的恢复神智,忽然便听见院外传来一阵吵闹。

她回过神来,刚好便听见顾妙玲扯着嗓子大喊:

“顾静姝呢!给我出来!”

“三小姐……小姐正在休息,您……啊!”

“我找顾静姝!你这个贱婢也敢拦着我?”

顾妙玲一把将守在门口的果儿推开,抬脚进了房门,一眼,便看见顾静姝半躺在床榻上,床边的桌上还放着一个瓷碗。

“哼!不是说在休息么?我看你倒是精神得很!”顾妙玲双眼一眯,瞪着顾静姝说道。

绮云不知这顾妙玲找过来又是为了什么,便索性端起碗来又喝了一口汤,得意洋洋的看着她。

顾妙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对身后两个嬷嬷使了个眼色,厉声道:“顾静姝,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我的簪子上动了手脚,害我不能去参加平王的选妃宴!今日我就要你好看!”

呵!

绮云心中略有些诧异,没想到,这看上去没什么脑子的顾妙玲竟然能想到簪子有问题!

可是她那会儿不过是为了让她吃点苦头而已,与平王又有什么关系?

两个嬷嬷看她坐在床榻上没动,对视了一个眼神,便冲过去要将她拉下床来抓住。

绮云淡淡瞥了一眼两个手脚粗壮,满脸狠相的嬷嬷,暗叹顾静姝往日里在相府恐怕没少遭罪……

就在两人要伸手碰到她之前,她忽然动了动胳膊,恰好碰到了其中一人的手臂,还冒着热气的鸡汤便连油带水,撒在了两人手上,而汤碗,则好巧不巧的冲着站在一边的顾妙玲飞去。

一切发生得太快,两个嬷嬷和顾妙玲都没能反应过来,便只觉得身上一痛。

“啊!!!”

嬷嬷们同时尖叫出声,双手已然被烫红。

鸡汤虽然端上来有一会儿了,可许是因为小院里没有太好的条件,纵使果儿已经细心的去了油,也还是留了不少浮在鸡汤表面,使得鸡汤仍旧滚烫如初。

顾妙玲则是被汤碗直接砸到了脸上,一阵发蒙,还来不及呼痛,便觉得有一股热流从鼻尖涌出。

她连忙稳住身形抬起绣帕来遮住鼻子,一会儿,便觉得绣帕湿润了不少!

“顾静姝!你竟然敢出手伤人!你还真是长本事了!”顾妙玲看了一眼被自己鼻血染红的绣帕,顿时火气更大,看两个嬷嬷在一边甩着自己被烫到的手,又连忙继续捂着鼻子,一阵训斥,“还不把这贱人给我拖去柴房!我倒要看看,等她饿得不成人形了,还怎么当平王妃!”

说完,转身就要回去好好看看自己的鼻子被砸成了什么样,却猛地撞上了一堵人墙。

“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挡本小姐的路!”

顾妙玲气得发抖,闭上眼睛便嚷嚷了一通。

话音落下,却听来人淡淡道了一句:“是我!”

她闻言,身子一僵,抬眼就瞧见自家兄长顾思亦的脸。

“哥哥!”顾妙玲唤了一声,随即想起来方才的情形,连忙又委屈的抽噎着,对着顾思亦道:“哥哥!我好心来看看顾静姝,可她用汤碗砸我!”

说罢,还指着不远处跌落在地,已然碎裂的瓷碗。

然而顾思亦却皱着眉头,十分不赞同的问道:“即是来看望静姝,又为何要把她的丫鬟拦在门外?”

绮云照旧坐在床上,静静看着顾思亦,对他的质问倒是没有多少意外。

这顾思亦,是顾翰的嫡长子,原本便是与夏景烨交好的,前世,她也曾与顾思亦打过交道,知晓他是个刚正不阿的人,也是个难得的将才。

而夏景烨,虽然偶有看不惯顾思亦太过正直,却也因为惜才,将他留在了自己身边。

只不过那些过于阴暗的算计,并没有让顾思亦知晓。

看着顾思亦眉宇中的不认同,绮云心知,他对顾妙玲的心性也是知晓的,因此,丝毫不担心顾思亦会因为顾妙玲是自己的胞妹,便有所偏袒。

“我……我只是不想有人打扰!”顾妙玲被问,眼神略微有些闪烁,却仍嘴硬着,不肯老实说出来意。

“那这两个嬷嬷呢?怎么就进了门?”顾思亦又问。

眼神中已经流露出失望来。

顾静姝痴傻,顾妙玲时常欺负她,他是知晓的,只是平日里顾妙玲也不过是开开玩笑,并不过分,他撞见后,也只说了顾妙玲两句,并没有多做什么,谁知今日,却听见顾妙玲要将顾静姝关进柴房!还出言不逊喊顾静姝贱人!

且不说顾静姝被欺负的事实,单单是她如今的身份,他们也都得多担待着才是!

平王大婚在即,若是平王妃出了差池,他们相府要如何向皇室交代?

顾妙玲被顾思亦连番追问,虽然知晓他恐怕听见了自己的话,可面子却挂不住,跟更不愿在顾静姝面前丢脸,便将一直捂着鼻子的绣帕递到顾思亦面前,愈发可怜的说道:

“哥哥!我说了是她先打人!你怎么就不相信我!你还这样问我!”

顾思亦气结,“静姝患有痴症,怎会打人?”

“难道哥哥你忘了,是她把娘推下阁楼的吗?她杀人都会,何况是打人!”顾妙玲不服道。

提起亡母,顾思亦原本有些凌厉的神色缓和下来,见顾妙玲哭哭啼啼的也不成样子,便索性直接拉着她出了房门。

余下两名嬷嬷站在原地,四目相对,想了想,也都灰溜溜的扭头往门外走。

门口,拦着果儿的丫鬟跟着顾妙玲离开,果立即冲了进来,与那两个嬷嬷撞上,瞪了两人一眼,才又慌慌张张的跑到顾静姝面前,“小姐!小姐您没事吧!果儿被她们拦着进不了门!小姐别害怕!等去了王府就好了,到时候您是王妃,断没有人敢这样欺负您!”

果儿一边说着,一边上上下下打量了顾静姝几眼,见她神色如常,身上也不像是有伤的样子,才松了口气。

一面在心头埋怨自己能力不足,竟没能保护好小姐!

可她额头上的红肿,却刺进了绮云的眼中……

连日相处,绮云已经习惯了果儿的好,原本因为夏景烨而冰冷的心重新被果儿温暖起来,如今见果儿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只关心着自己,心头又是一片动容。

顾妙玲……

我们还有得玩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蘑菇奶奶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