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09章 两相较量

“原以为王妃痴痴傻傻的便已经极为可爱,想不到恢复如常之后,更添风韵!”

夏成轩压根没理会顾静姝刚刚的话,反而是笑吟吟的往床榻上一坐,抬手牵起顾静姝一缕秀发,放在鼻尖轻轻一嗅,眯起双眼来很是陶醉的感叹道:“惹得本王连外面那些人都不愿招呼了,只想现在就拥美人在怀。”

哼。

这夏成轩果真如传言一般,是个好色之徒!

绮云心中冷笑,面上却装作对他这话十分受用一般,也不躲不避,任由他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很是顺从的往他肩上一靠,娇声说道:“既然能得王爷青睐,也是臣妾的福分,臣妾愿好好侍候王爷。”

顾静姝本就生得倾国倾城,如今红妆加身,一双美目更显得顾盼生辉,若是寻常男儿哪里能抵挡得了这等诱惑。

夏成轩果然伸出另一只手,将她拥在怀中,却又有些好奇的问:

“不过本王还是想知道,何以原本痴傻的相府二小姐到了本王这里,却变成了一个聪慧无双的佳人?”

“还不是因为相府里的日子不好过。”绮云早就寻好说辞,此时听得夏成轩问,便顺理成章的叹了口气,颇有些委屈的低声道:

“王爷也知道,我是在娘亲去世后才被接回相府的,夫人容不下我,府中姐妹又自幼娇养,与我生疏,我初来乍到自然免不了受欺负,不如装傻充愣,倒更乐得自在些。”

说着,还伸出小手来颤悠悠的抓上了夏成轩的衣衫,“都说王爷你待府上的姬妾极好,今后,臣妾可就指望着王爷了。”

绮云之所以敢这么说,也正是因为夏成轩的爱美之心人人皆知,她如此作为,即是希望夏成轩能就此不追究此事,也是想再试探一番。

虽然之前夏成轩看穿了她装傻,但那也只能代表他聪明,也希望此人不要太过聪明才好,最好真是见着美人就找不着北的主,这样才能确保将来她能如愿以偿。

夏成轩听过,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片刻后,拍了拍顾静姝的肩膀,煞是心疼的宽慰道:

“原来王妃在相府过得竟是这样凄苦,难怪当日会想出这样的妙招来有意吸引鹊鸟,王妃放心,今后本王必定护你周全,让你一生享尽荣华富贵。”

“那臣妾便先谢过王爷了!”绮云娇笑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是无比真诚的神色。

可心中,却已然下定了决心。

既然夏成轩果真是个贪图美色之徒,那么她便更好行事了!

——只要能复仇,就算要她委身于姓夏的男人,又有何妨?

谁知下一刻,夏成轩却将她从怀里松了开来,站起身子拉住她的双手,十分疼惜的说:

“既然如此,王妃今日辛苦了,本王也不忍再让王妃劳累,王妃且先宽衣休息,本王待喜宴结束自然回来。”

说罢,转身便走,绮云怔愣在床榻上坐着,似乎对他的转变不能适应。

毕竟前几句话他还说着想要美人在怀……

正想着,又见夏成轩脚步一顿,折返回来将桌上的一盅汤盛了出来,端到她面前,“王妃今日还未曾进食,先喝点汤暖暖胃,不必等本王了。”

“王爷……”绮云双手端着汤碗,下意识唤了一声。

“王妃还有何事?”

绮云回过神来,扯出一丝笑意,“还请王爷暂时不要将妾身装傻的事情说出,否则这样莫名好了,恐怕又要惹麻烦。”

夏成轩听了她的话后,略一琢磨,便笑着点头,“这是自然,即便要说,也得寻个好的由头!”

这话倒是中了绮云的意。

夏成轩走后,喜房顿时静悄悄的,绮云低头看着手里那碗还带冒着热气的汤,脑中不由得浮现起当时夏成轩将汤碗递给她的情景来……

忽然,她脸色一冷,站起身来将那汤碗往桌上重重一放——

夏家的男人已经骗了她一次,休想再以小恩小惠骗她第二次!

……

第二日清晨卯时过半,绮云便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正要睁眼,却忽而察觉身侧还有一人,这才想起,她昨天已经嫁进了平王府,而此刻在她身边躺着的人,应该就是她的夫君,夏成轩了。

这么一想,她立即又沉着了呼吸,装作还在熟睡。

此时天色尚早,若是当真在相府中娇生惯养的小姐自然不会这个时候就起身。

可她原本以为过不了多久夏成轩便该起了,谁知那人却睡得沉得很,直到日上三竿,才终于察觉他有了悠悠转醒的迹象。

“王妃可醒了?”不多时,夏成轩半坐起身子来,一只胳膊撑在床上,侧脸看着睡在床内侧的顾静姝,脸上满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绮云早就躺得浑身酸痛,听见他的声音,索性微微颦眉,翻了个身,将脸冲向了墙面,做出将醒未醒的模样来。

可若是她此刻睁开眼来,一定能瞧出夏成轩眼中深藏着的冷光……

片刻后,她又听见夏成轩好脾气的笑道:“看来王妃还想再睡一会儿,那本王便不打扰了。”

说完,就翻身下床。

绮云只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穿衣的声音,然后就有人陆续进门来,应是在侍候夏成轩洗漱,期间还听见夏成轩格外体贴的悄声嘱咐众人动静小一些,莫惊扰了王妃好觉。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夏成轩才收拾妥当出了房门。

想起夏成轩那张男女莫辩的脸,绮云不由得在心中冷笑,看来他这闲散王爷,当得还真是有滋有味,就连梳洗的时间也要这样久!

待夏成轩走后,她又翻来覆去磨蹭了半个时辰,才终于下了床,活动活动躺得生生酸疼的筋骨。

待身上舒服些许了,才顶着一头乱发,直接推门出了喜房,门口守着的果儿和秦瑶两人见她穿着中衣便出来了,赶紧将人扶了回去,又唤了王府里的婢女打来热水,侍候她洗漱梳妆。

可还没等梳好发髻,外面便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

绮云心中略一计较,带着好奇便望了过去,还在给她束发的秦瑶手上一僵,连忙哄道:“王妃别动,再等片刻便好!”

“外面有人!”顾静姝简短说道。

其实她并不关心外面怎么回事,只是私以为如同孩童般心智的人必定会好奇,才如此作为。

说话间,外面守着的婢女已经推门进来,先是看了一眼顾静姝,估摸着也是知道她痴傻,恐怕很多事情做不了主,才又面带难色的望着年长的秦瑶说:“是府上的羽夫人过来了,说是听说王妃起身了,一定要问个安。”

“羽夫人?”果儿出声询问。

秦瑶将顾静姝最后一缕头发盘好,一面挑选着合适的簪子,一面淡淡的说:“就是那个在王府里最受宠的宠姬,大将军府上的庶女。”

绮云透过面前的铜镜,悄悄打量着秦瑶的神色。

心中暗忖,果儿单纯,恐怕不知道这个羽夫人是来做什么的,但这秦瑶,必定和她一样,心中有数。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蘑菇奶奶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