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19章 玉佩丢了

“如果不喜欢,又怎么会记得呢?”绮云应答如流。

于是夏成轩发仿佛来了兴致,干脆往她身边一坐,长臂一伸,撑在一旁,几乎将她半搂在怀中。

“本王也很是喜欢这熏香,不如,明日就叫人给王妃送些过来?”

虽然府中姬妾不少,但是夏成轩却有自己的住处,也不会日日留宿熙芳楼,搬来与顾静姝同住。

“当然好!那臣妾就先谢过王爷了。”

绮云应了声,心中思量着他此时过来的目的,却不动声色,只等着他先露出端倪。

说话间,门外秦瑶忽然扬声禀报,说是晚膳已经准备好了,问是直接在寝居吃,还是去偏厅

两人对视一眼,不等绮云开口,夏成轩便先冲着门外道:“端进来吧。”

转头又对绮云一笑,“知道你还需装傻,本王自会多多体恤!”

“谢王爷。”

“不过,本王还真是喜欢王妃装傻时的模样,那般天真可爱,让人一见难忘!”

夏成轩话音落下,绮云瞧着门外人影憧憧,“那王爷很快便又能见到了!”

话刚说完,门便被秦瑶推开,她身后跟着果儿以及三名丫鬟,三人手上都捧着托盘,一个托盘内摆着两道菜,果儿也端着一个汤盅。

几人先是对着夏成轩行礼,而后秦瑶才道:“此前不知王爷会过来,晚膳便按照王妃的喜好来准备了,王爷可要加些菜?”

这一番话其实是在十分委婉的问询夏成轩是否要在熙芳楼用晚膳,毕竟这会儿菜已经准备好了,若是现在才直接问他要不要在这里吃,恐怕不妥。

若是直接留他用膳也不尽妥当。

一来,她的身份只是婢女,二来,相比之下,王爷用膳的规格还要繁复许多。

但这么问的话,不论夏成轩怎么回答,她都能找到应对的方法。

夏成轩倒是笑着说了一句:“今日是王妃入府第一日,本王自当陪王妃用膳。”

说罢,就牵着顾静姝下了软塌。

只是在转身时,却不动声色的多看了秦瑶两眼。

难怪张诗雨会接连在熙芳楼载两次跟头,原来,这婢女也不简单。

看来丞相对顾静姝这个庶女,也是用了心的。

顾静姝此前在相府的经历,早在成婚之前他便查探过,知晓她身边一直只有果儿,而且,以前也确实没少受顾妙玲的欺压。

秦瑶听闻,连忙道:“是奴婢考虑不周。”又问:“那王爷您看,是否需要加菜?”

“不必了,本王也来尝尝王妃平日都喜欢吃什么!”夏成轩大手一挥,眼中打量的意味顷刻间便收得干干净净。

于是秦瑶便对着果儿点了点头,一面侧身,等着夏成轩与顾静姝先行一步,才跟在顾静姝身侧,准备侍候两人用膳。

餐桌上,一应菜式都偏向清淡。

以前的顾静姝偏爱甜食,但自从绮云在这身子里醒来后,饮食便渐渐改了口味。

果儿虽然有些奇怪,但并未放在心上,只以为她是吃腻了,后来日日照顾着,也就知晓了绮云的喜好。

此刻见二人过来,行礼之后,便退至一旁,待两人入座,才动手为顾静姝布菜。

秦瑶也立在夏成轩身旁,看他并没有别的吩咐,便按照规矩,将菜一样样放入他面前的餐盘之中。

因为有夏成轩在场,果儿也不似平日那般哄着顾静姝吃东西,其他丫鬟更是大气也不敢喘,小心翼翼的立在不远处。

这一顿饭,吃得倒是比中午时安静了不少。

因为果儿的了解,绮云甚至不必开口,喜欢的东西就一样样的送进了她盘中。

再看夏成轩,也是安安静静的吃着东西,举止之间竟然带着一股子风雅味道。

整间屋子里,只剩下绮云故意弄出来的碗筷碰撞的声响。

就在绮云吃了七分饱时候,外面却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看来王妃这里要热闹起来了!”夏成轩先放下筷子,一面对着秦瑶说:“去看看是怎么了。”

“是。”

秦瑶立即往外走,原本她便是想问的,可碍于夏成轩在此,她也不好太过主张。

谁知不等她走出去,外面候着的小丫鬟就匆匆忙忙跑了过来,脸色担忧的说:“秦姑姑,是羽夫人她们,说是盈姬的玉佩不见了,想请王妃做主。”

“盈姬的玉佩不见了,怎么是羽夫人过来问?”秦瑶一听是张诗雨过来,顿时皱了皱眉。

小丫鬟也不知情,想了想,又说:“盈姬也在,似乎十分着急。”

“王爷与王妃正在用膳,你让她们等一等,我这便去禀报。”秦瑶说完,便转身回去,将小丫鬟说的话转告给夏成轩。

“王妃用好了么?”夏成轩听后,先是笑着问向顾静姝。

绮云心知张诗雨来者不善,她刚刚接手掌家权不过半日,孟月莹的东西就丢了,还是张诗雨带头来找她做主,其中的诡计,她一听便了然于胸。

但她也看了看夏成轩,想起之前他的态度,倒是半分也不担心。

当即放下筷子,点了点头,又因为果儿等人都在场,咧嘴说了一声:“盈姬!”

“看来王妃很是喜欢盈姬。”夏成轩宠溺一笑,对秦瑶吩咐说:“那便让她们进来吧。”

秦瑶应声出去吩咐丫鬟,果儿也赶紧带人将桌上的饭菜都收拾了,等秦瑶折返回来,又请两人移步正厅,奉上刚烹的茶,张诗雨等人恰好到了正厅外。

瞧见夏成轩与顾静姝两人并坐在主位上,张诗雨倒是丝毫不意外,也半分没有流露出嫉妒与不甘来。

头一回,规规矩矩往主位上一拜,“王爷,王妃。”

身后,雪姬与瑶姬、孟月莹三人也跟着行了礼。

“想不到这么晚了,雨儿还忙着盈姬的事情。”夏成轩率先开口,口吻中颇有几分关切之意。

张诗雨起身,眼中流露出与白日里的高傲全然不同的温婉来,看了看顾静姝,才十分贤惠的对夏成轩说:“虽然掌家权现在已经交给王妃,但是,妾身毕竟也和盈姬是姐妹,如今她的贴身玉佩丢了,妾身自然应该尽一份力。”

夏成轩点点头,“雨儿真是有心了。”又去看一脸担忧的孟月莹,“盈姬丢的是什么玉佩?”

他看向孟月莹时,虽然面色依旧和煦,但前后对待两人的态度却是天壤之别,就连一旁的丫鬟,都能从他的语调中听出盈姬并不受宠。

“是离家前,母亲亲手所赠,原是母家的传家之物。”孟月莹道。

这玉佩是她一直随身带着的,除了睡觉和沐浴更衣之外,几乎从不离身,今日从熙芳楼出来的时候,她还看见在自己腰间挂着,可到了傍晚,却忽然不见了。

到现在为止,她都不能肯定是自己弄丢了,还是被哪个胆大包天的丫鬟给偷走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蘑菇奶奶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