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02】 你这人妖我见过

“我猜……你很漂亮。”罗艾儿没有直接揭开面具,手停留在面具边缘,来回磨蹭着,像是抚摸,也像Tiao逗。

Nar失笑,“男人不叫漂亮。”

罗艾儿也笑,忽然,她觉得目光飘飘晃晃的,有些对不准焦距了,耳边的声音也荡着回声。

“你还好吧?”对方似乎察觉了她的异样,抓了她的手搀扶她。

“没事。”罗艾儿挣脱他的手,手直勾勾去掀他的面具,粗鲁且无礼,与刚刚判若两人。

呕——

罗艾儿手持面具忽然跪在地上,呕吐起来。

Nar低头看她,失了面具的他整张脸仍藏在长发的阴影里,哭笑不得,“让你这么大失所望吗?恶心到想吐?!”

“对——呕——对不起!我——呕——”罗艾儿将面具仍在地上,一手捂着胃,一手按着头,“对不起,我好象忘了告诉你,我早就喝醉——呕——”

“行了行了,还给我吧。”Nar拿回面具,继续戴回到脸上。他单膝跪地,替罗艾儿拍着背,“我扶你去哪里休息一下吧?”

“那边……”

“Air——!!”罗艾儿话音未落,就闻一声狂吼,响彻狂欢大厅,几乎压下一半的音乐声。

“Sorry,Sorry,你们继续……”只见一个“科学怪人”从一团“怪物”中冲了出来,摆着神经质的手势,边朝舞池里向他侧目的人道歉,边跑向罗艾儿。

在他后面,居然跟着一个穿着疯人院束缚衣也能跑得飞快的娇小女子。

“Jonathan,Lili,你们回来了……”

“Air,出事了!”‘科学怪人’面色凝重,但显然呕吐中的罗艾儿看不出来,倒是一旁的Nar,居然慢慢退后,手捂着面具将自己隐藏在阴影里。

“你说……什么?”

“Air?嘿!醒过来!”‘科学怪人’身材高大,几乎是拎起罗艾儿在摇晃着,那个‘疯人院病患者’居然抓着她的胳膊掐了起来。

“怎么办?她轻易不醉,一旦醉了可就不省人事了!”

“还是先……嗷——NO——!”科学怪人话未说完,就变成了落汤鸡。

“艾儿,醒来了吗?!”几人身旁忽然出现一个黑皮肤的胖女人,口里说着洋味的中国话,手拿着一个形状奇怪的盆,里面还有些许剩余的水,显然这盆水的目标是罗艾儿,科学怪人只是遭了池鱼之殃。

“赛大妈,你怎么来了?”罗艾儿果然醒了,目光移向黑女人手里的盆,手有些颤巍巍地接过来,“这是教授的……参赛作品……”

“艾儿,你妈妈出了车祸,已经……死了。”

哗啦——!

盆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

深夜

医院

“感冒了吧?都嗅不到消毒水的味道了……真糟糕啊,这里居然不比戒毒所干净多少?”

“……你说你,好端端的学人家飙什么车?”

“上次见你是几天前来着?我忘了……”

罗艾儿背倚着墙,蹲在楼梯口,双臂抱着腿,头埋在双膝间,身体缩成一团,微微颤抖着,像无家可归的小猫。

她从轻轻抽泣,自言自语,喃喃声只有自己能听到。

“真糟糕啊……那天你打电话,醉醺醺的要我回去,我可正忙着毕业作品了……现在,轮到我醉醺醺的来看你了,你呢?刚刚叫你怎么不答应?”

“Air。”刻意压低的声音和谨慎而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只是罗艾儿全不理会。

“……真糟糕啊,那是我做给你的,想和你好好谈谈的……你怎么就走了呢……”

“Air?你和谁说话?”科学怪人和疯人院双双蹲在她身边,一左一右挽着她的胳膊,“来,先起来。”

“我想吐。”

“你在太平间门口呕了半个小时,已经没什么好吐的了。”

“这里是哪里?”

“医院门口,这位先生想见你。”

罗艾儿皱眉,转过头看到的是一张英俊非凡的面孔。

那是一张美丽似汉白玉雕刻的东方面孔,一对桃花眼宁静如无波的湖水,干净的弦月眉,小巧的鼻和线条分明的唇都恰到好处的摆放在白皙的脸上,如墨的短发有型又不失潇洒。一身黑色西装剪裁完美,包裹住挺拔端正但略显瘦削的身材。

他看上去十分年轻,但从上到下给人的感觉就是两个字——沉静。

“是罗艾儿女士吗?我是……”

“我见过你!”罗艾儿打断他的话,慢慢走到他眼前,端详着。

那人有一丝诧异,“罗女士见过我吗?”

“没错,就是你这个人妖!”罗艾儿眯着眼,目光不善,“你来找过我妈妈,她把你赶出去了,还骂了你,我在街对面看见了,就在——半年之前!”

那人仍是一派沉静无波的表情,报以令人看了神往的微笑,又道,“我是去找过令堂,你也看到了,我是从中国来的,关于你……”

“你来干什么,你是谁,我都不想知道!我妈妈已经死了!不在了!她不想理你,我也不想理!”

“罗女士,其实我上次也是来找你的。我叫沈书雅,是中国上海卓氏企业派我来的。令堂的事我深表遗憾,但是希望在葬礼以后,和你谈一谈关系你身世方面的隐私。”

沈书雅不急不缓的说着,略显阴柔的面孔加上语气仿佛他是一具没有感情的雕像变幻而来。

“我不想谈,你可以滚了,以后也别来!”

“Air,别这样。”科学怪人拉扯一下她的胳膊,“是这位先生送你妈妈去医院抢救的。”

“什么?”罗艾儿狐疑地回头看沈书雅,“是你?”

沈书雅表情不变,“当时,我想等你母亲出门和她谈谈,没想到她车开得太快,我的司机只得想办法跟在后面,等她停车,可没想到……”

“原来是你?!”罗艾儿倏地抓起沈书雅的衣领,“是你在后面追她,她才开快车的,才会死的!”

“Air,你冷静点!”

“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啪!

众人一瞬间都停下了动作,望着挨了一巴掌的罗艾儿和她身旁的赛大妈。

赛大妈垂下了手,看着呆愣愣一动不动的罗艾儿,身材高大的非洲女人把罗艾儿抱住,让她的头靠在自己怀里。“艾儿,我来了。”

“赛大妈,我要杀了他!”罗艾儿边说边哭了起来。

“嘘——”赛大妈拍拍她的头,“不要这样,你可不是这样的孩子,你和你妈妈不一样。”

“都是因为他,是他害死我妈***。”罗艾儿越哭声音越大,抽不成声地说,“我想给她看的,那个木雕我想给她看的,我想也许她能明白我,可是……我该怎么办……”

“哭吧,孩子。”赛大妈继续拍着她,哄着她,自己也哽咽了。

科学怪人和疯人院女在一旁看着动容,也跟着抽泣。

唯有沈书雅一个人,仍是一样的表情看着这一幕,从头到脚,连表情都完美得好似雕像,没有感情。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二猫香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