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65】 不是高枕无忧的公子哥

三姑六婆们似乎对罗艾儿印象不错,纷纷热情和她告别,尽管当着卓驭人的面都有些矜持和畏畏缩缩。甚至,投向她的是同情的眼光。

她跟着他走向电梯,还不时热情地回头,“再见,叫我Air,艾儿,都行。”

叫出来的不都一样?!卓驭人心中讥讽她的“愚蠢”和“多余”。

“你人缘混得不错嘛?”

“我在这里一个朋友都还没有交到哩。”罗艾儿也不无遗憾和落寞地回答,她正一个人无赖地玩着电梯的按纽。

忽然,卓驭人感到身体自下而上涌出一股冲动,是来自人最原本的本能的。

好象真的挺漫长,他有……唉,只有两个多小时没有见到她而已。

“艾儿。”他轻唤,声音里带着暧昧。

“嗯?”她回应,暧昧比他更深。

下一秒,他已将她按在电梯的角落里,居高临下,嘴角紧抿,目光清亮,仿佛一腔激Qing无处宣泄,此时正是无声的呐喊。

“嗯?”罗艾儿学他的语气,眼向上瞥了一处,“监控在录哦,一会儿电梯就开了,会被人看到的,我可是你妹妹……”

她的话淹没在吻中,不同于晚上的温热中带着安慰。这一刻,她痛!

卓驭人这一吻,是宣泄,是喷涌,是属于一个男人在清醒之余又被求而不得弄得遍体鳞伤的之后的求问。这情绪,借着这吻展露无疑。

她也在回应着,双手如两两条灵蛇自小而上游到他的背,停留在一处磨蹭着,她在隔着衣服摸着他的伤痕。

自那晚后,两人都没有再进一步聊任何有关卓公子私奔秘密的事。然而,这种逃避更加深了两人的隔阂和障碍。她们时而暧昧,时而客气,在木木、陆鹰甚至其他人面前表现的都不一样,令人猜不透。

但他们自己呢?也猜不透。

刷——

电梯开了,外面静悄悄的,不同于收发部的热闹喧嚣,人来人往。这一层安静得好象没有人烟。

“这里是顶层,没有人会看到。”卓驭人自信也傲慢,他率先走到电梯门口,双手撑着两边的自动门,遮挡着从外面射来的光。“出来吧。”

罗艾儿耸耸肩,好象投入他的怀抱一样,向门口走去,自然最后被他一把捉住,揽在怀里,几乎是拖着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我想……”罗艾儿满不在乎这种被动,边走边做思考状,“你爷爷当年是不是也就这样把林影捉到他办公室的呢?”

卓驭人脚下一顿,闭了闭眼,告诉自己要冷静。

她一定是故意的,故意Tiao逗他,折磨他,把所有的问题都丢给他,要把他堵在死胡同里,就为了看他是否肯袒露心扉。抑或,只是想看他的热闹。

“嘿,卓驭人。”她本是朝前轻松自在,欣赏一般地走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回头,“我刚刚听到了一个秘密,但是不能告诉。”

又来了,他按着额头,深呼吸,深呼吸,再睁开眼,好象觉得自己一瞬间沧桑了许多。

“艾儿,来。”他远远伸出手,罗艾儿倒退着走,边看壁画边退回到他臂弯下。“我告诉你,那种事你少管、少问、少说,最好就当没听过就对了。”

罗艾儿怔了一怔,从他臂弯下抬起头,那个角度只看得到他一侧的下巴,“你……知道?”

她问得小心翼翼,卓驭人笑得光明正大。

“当然。”他答。

其实,是他刚刚躲在她和一群三姑六婆的“八卦圈”外偷听到的。只不过,那些事他是早就知道的罢了。

罗艾儿挣脱他的束缚,面对面仍倒退着走,“天高皇帝远,这些事你从哪里听来的?还是我被劫持的时候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时候我确定不知道,不过——”卓驭人叹了口气,语重心长,“我虽然是卓氏的副总裁,但不是高枕无忧毫无挂虑继承产业的纨绔子弟。我若有一天松懈了,或是真有什么重要的事蒙在鼓里,明天我真有可能流落街头。不但如此,死都知道怎么死的。自己小命不保,也就保不住你喽。

卓驭人尽可能说得委婉,调侃和自嘲,但也不自觉道出了自己的辛酸。

罗艾儿脸上的取笑消失了,步伐也慢了,她转个身,与他肩并肩走着,过了片刻,才小声问,“我和她们聊这个,你生气吗?”

“没有,我——”卓驭人忽然升上一股挫败感,眼前这个是他喜欢的女人,他却不能令她有安全感,“算了,这个不重要,不过我是郑重拜托你,你可以在办公桌旁看书、听音乐,吃零食,也可以想你的雕塑创造设计稿,只要你别亲自脱光了上演活雕塑,我和收发部部长打好招呼了,他不会干涉你,但是拜托你千万别影响其他人的工作了。还有,我没有生气。”

“你这还不是生气了?”罗艾儿轻声说,“难道我以前没有去波特兰的企业公司里打过工吗?你以为我不会做那些工作,只会不食人间烟火地做雕塑?要知道,雕塑也是来源于生活的。”

卓驭人被一顿抢白,好象还不知如何应对。

他揪了揪自己早已经凌乱的领带,思忖着道,“这样吧,你明天——不,一会儿回去就收拾东西,我给你安排个新的部门。”

罗艾儿面露不悦,“我来上海几个月,都被你关在屋子里,她们是我第一次交到的朋友。”

“木木不是你朋友吗?”

“她之前叫我姐姐,昨天已经叫我大嫂了。”罗艾儿有点仰头望天的感慨,“我只比她大不到三岁而已。”

卓驭人挑眉,木木这称呼深得他心,不禁飘飘然起来了。“那艾儿,你忘了你当初打算来卓氏的目的了吗?”

罗艾儿突然站住脚步,“Oh,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是啊,不是要调查卓公子当年的事情吗?收发部可没有你要的东西哦,那些小姑娘进公司最多不过三年,除了八卦现在她们认识的人,不可能知道更多了。”

“说得也是……”罗艾儿仿佛两者之间挣扎,她踌躇了,犹豫不决。“那我要去哪里找呢……”

“人事部试试吧。”卓驭人提议。“那里有在职人员的档案,和离退休人员的资料,还有与公司有关的任何资讯信息。”

里面管事的从上到下老头子居多,她总兴不起什么风浪了吧?而且,说不定真能查到什么。

到人事部的第一天,自然在例行公事一样的回答完被于辉劫持的那天发生的种种细节之后,她的工作走上了轨道。当然,被老芦这样的人问,自然问不出**暧昧之类的事来。

“你那天手上拿的是把刀子吧?女孩子知道防身了不起呀,我也有一个女儿,比你小几岁,还在上学。看新闻的时候,我让她向你学习啊。哈哈。”

相反,年近半百的老芦是看她会是像看女儿一样。罗艾儿在交到几个同龄的朋友后,又感受到了父爱的温暖,她有时感到这回来上海是赚到了。

爱情、友情、亲情,她不再是像过去一样,只把感情寄托在作品中了。

“Oh,哈哈,那个是的刻刀。”罗艾儿边翻看着档案和资料边答,头没有抬,“卓驭人没告诉你吧,我是学艺术的,主攻雕塑,刻刀是我的好伙伴,随身携带,没想到救我一命。”

“原来如此啊。”老芦敦厚地笑着,又把另一叠牛皮纸袋堆到她面前,“这世上往往就是这样,你郑重哪一个人,哪一样东西,到了时候他会给你回报的。”

罗艾儿抬头,朝拉张沧桑的脸笑了。

“好了,都在这里了,你不用着急,也不用刻意记,先熟悉熟悉。”老芦没有坐下,拿着保温杯准备离开了,“哦,这里贴着的是员工守则,你们这些小年轻,被宠大的,也自由惯了,从部长到下属,没人愿意遵守死规则,就我们这儿还贴得好好的,其他地方都嫌占地方撕掉了。其实啊,无规矩不成方圆,这些都是延用了十几年的。”

“十几年了?”罗艾儿被墙上一张发黄的纸吸引了注意力,“的确好旧了啊。”

“这是老董事长当年亲自编写的,严格按照规矩做确实能塑造一个好员工。而且啊,你学了这一套,即便你将来离开卓氏,到别的地方谋生,也是用得上的。”老芦不无感慨地说,他皱皱眉头,伸手抚平纸角卷起的边,“要不然,卓氏也不会发展成今天这个壮大的局面。”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二猫香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