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089】 不许再偷看我了

“我不要来这里上班了。”罗艾儿把包丢在地上,自己穿着鞋就躺进长沙发里。

卓驭人听了失笑,继续忙着手中收发的邮件,头也不抬,“你见过林影了?”

“你又监控我?”罗艾儿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起来,怒瞪着卓驭人。“我警告你,不许再偷看我了……其实也不要紧,反正你再想监控也监不到了,除非我走到哪都自带摄像头。”

她起先忿忿的,说着又变得愉快起来,眼睛也笑成一对月牙。

“嗯?”卓驭人皱眉,终于抬头看了永远披头散发的疯女人一眼,目光触到又垂下,暗自沉吟了片刻,“我答应过你,喜欢做什么就去,不过据我所知,周扬还没出院吧,听说她伤势恢复得不好。”

“我不想听她的事。”

“难道你不是要去她那继续脱?”

罗艾儿闻言侧目,狐疑地盯着他,“你真的同意?”

卓驭人笑了,“那也至少那个假小子出院吧。”

“等等。”罗艾儿警惕起来,走到卓驭人办公桌边,双手撑着桌子,弯腰看他,“这里面该不会是你做了什么手脚吧?我告诉你哦,那间工作室没有周我也一样有权接工作的。”

卓驭人淡然地看着她,目光却始终向下移,“你走光了喔。”

罗艾儿一秒就将身上外套脱下来,流苏风衣里面是件面麻材质的吊带,五颜六色,十分好看诱-人,“要看就大大方方看,看够了回答我问题。”

“冷啊。”卓驭人叹了口气,不理会眼前煞风景的话,绕过去替罗艾儿拣起地上的衣服,给她披在身上,“你把我想得也太龌龊下作了,我卓驭人做生意是会不择手段,但仅限于我做生意。对朋友我还不至于不靠博感情靠这个,更何况,朋友还是你的朋友。”

“她已经不是我朋友了。”罗艾儿双手左右交叉抓着披在身上的外套,神色落寞。

卓驭人莞尔,顺势从背后抱住了她,“难不成是我的?”

“是你的。”罗艾儿享受着倚在他怀里,伸手勾到后面卡卓驭人的脖子,“不过可没朋友这么简单。”

“呕——”卓驭人任她卡着,头一歪,轻咬她的手指,“这里很多茧啊……”

罗艾儿一把收回自己的手,胳膊肘戳他肋骨,“周的茧更多,你去咬她!”

“你别缺德了,人家本来就手受伤了,我还咬她?”卓驭人笑着,始终调侃不当真,“更何况,我还是喜欢你的手。”

“你变态啊?剁下来给你煮了如何?”

“那怎么行?”卓驭人仍然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任两台电脑里发出滴滴答答电子邮件的声音,“其实,我是想吃了你。”

卓驭人弯腰将头埋在她脖颈里,凑到咬着耳朵对她说,最后三个字仿佛淹没在各种电子声里,只是罗艾儿偏偏只听得到卓驭人的声音,其他全成了虚空。

“我不要来这里上班了。”缠绵中,她突然忆起此行目的。

“好……”卓驭人贪婪地吸吮着她的体香,“反正现在,你在卓氏也不安全。”

罗艾儿忽然挣脱开,转身面对他,只是她似乎没发觉,自己这样在他怀中转身“蠕动”,更像是挑-逗,反而一脸正色成了情-趣。

卓驭人自然顺势又从前面抱她,被罗艾儿蜷起膝盖你顶上他的命根子,“别过来,说清楚。”

“OK,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卓驭人双手举起投降了,一脸无奈,“我本来好端端在那工作,你偏进来躺在那里,还**服。现在好了,我什么也干不下去了,你要走?”

罗艾儿被他装可怜的样子逗乐了,“难不成你要跟我走?”

卓驭人仍旧举着的双手半空中晃了晃,挠着头,屋子里绕圈,最后走回到她身边,双手撑在桌边,将她桎梏在自己牢笼里,“我愿意跟你走,只可惜,我抱着你就不能保护你,我必须留在这里保护所有人。”

罗艾儿身子向后仰,企图逃离他的控制,以至于整个人都快向后折成45度角了,最后你干脆坐上了桌子,毛毛虫一样向后蠕动。

卓驭人好笑地看着,待她整个人半坐在桌子上,他轻巧地捉住眼前的两只靴子,“乖,别闹了。”

“我要从这边下去。”罗艾儿踢蹬几下,挣脱卓驭人的手,指指身后卓驭人的座椅。

卓驭人没有说话,任其在桌子上扭了个身,顺利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艾儿,林影和你说什么了?”

“嗯?”罗艾儿在椅子上左转转,右转转,最后把桌上的包包拿过来抱在怀里,思忖着,“你说,她和温乐风是真爱么?”

卓驭人尴尬轻咳一声,换了副表情,才道,“反正爷爷知道这件事了,我……”

“那她死定了?”

卓驭人挑眉,定定地看着她,“艾儿,你恨她吗?”

“不恨。”罗艾儿不假思索,坚定地摇摇头,“我只和她说过两次话,更何况,以她的立场,能和我好好说话才不正常。”

卓驭人目光一转,望向别处,也不说话。

“我知道你舍不得致她于死地,再说,还有木木在。”

“艾儿,我是因为……”

“你真的不用说了。”罗艾儿打断啊,绕过红木大办公桌,“我知道你不可能和她有什么。”

卓驭人翻了个白眼,“谢谢啊。”

“不过,驭人,你若真为木木好,就帮她和陆鹰私奔吧。”

“私奔?”卓驭人的表情怪异,“我没听错吧?”

“很奇怪吗?白玲玲和王樵可以私奔,怎么木木不能和陆鹰私奔?”

卓驭人无声叹了口气,“你不说我还不想提,你这疯女人怎么办事用的都是最**的办法?私奔已经过时了,知道吗,现在流行殉情。”

“那还是不要了,我还是希望他们四个活着。”

“他们任何一个的一半智商都比你高。”卓驭人上前揉了揉罗艾儿总是乱糟糟的长发,“这次是个好机会,爷爷快不行了,他身体上我们无能为力,不过我希望在林影的事上给他个交待,不能让他就这么——”

“戴绿帽子离开这个世界?”罗艾儿好象在替说完,换来卓驭人差点捶胸顿足。

“罗艾儿,木木的事我会想办法……”

“我会想办法,我会想办法!你总是这么说,什么时候才做点什么?!”罗艾儿不耐烦地吼,倒退几步,脱离卓驭人的掌控,“还是我的办法有效,我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罗艾儿话说完时,人已经走出办公室的了,“我不会再回来了。”

“罗艾儿,你别乱来——!”卓驭人也冲出去,及时捉住正和小周打招呼的罗艾儿,像拎小鸡一样拎着她的衣领,“给我回来!”

“放开我——!”罗艾儿才走出去一步就又被捉回来,满身不爽,但还是乖乖坐到了沙发上。“干什么?不让我走了?”

“美女,晚上一起走啊。”卓驭人欺到她身旁,揽着她的肩,“真舍得走?”

“我要去图书馆。”

“干什么?”

“都怪你打岔,我都忘了说了。”罗艾儿神秘一笑,掏出手机,“看,我在老芦那里真的发现了点什么……看,这是你妈妈年轻时的照片吧?”

照片是手机对着报纸翻拍的,照片里的姑娘剪着五四式齐耳短发,穿一身当时的流行的运动衣,像是在参加什么经济危机比赛后拍的照片。

“模模糊糊的,看不清脸。”卓驭人把手机推开,若有所思,“这么小,好象是个学生,那时我还不认识我妈喽。”

“不是啊,我是让你看后面,这里。”罗艾儿指着照片里女孩背后的地方,“看到没有,这是什么字?”

“繁体字加以前的汉语拼音,应该是……”卓驭人手上放在罗艾儿腿上划着笔画,“是个什么大学吧,这名字好象有点眼熟。”

“是你爸爸的大学吧?”罗艾儿抓住他的手,大方地在自己腿上写了中文,写完发现不太对,干脆又写了几个英文。

卓驭人故意一副享受的很的样子,但仍认真地说,“用排除法应该就是了。”

“卓公子和你妈妈是青梅竹马?”

“是啊。”

“我想,不止是青梅竹马那么简单,你妈妈应该很喜欢卓公子。”

“这我不确定,我只确定卓公子并不喜欢她,不然也不会私奔。”

“Oh,这又说到私奔了,卓公子会选择私奔不是因为你妈妈,是因为你爷爷。”罗艾儿摇着头说,对自己的论调笃定的很,“你想想看,他们是青梅竹马,你妈妈不可能不知道卓公子心另有所属。听老芦说,她很聪明能干,同一屋檐下,又给丈夫生了孩子,你说她如果得知丈夫要离开她在外有了别的女人,她会怎么做?”

卓驭人静静听完,一脸迷茫,“我又不是女人,我怎么知道?”

“女人如果不聪明,会用哀告的方式;如果太聪明,会利用哀告的方法。”罗艾儿像是在打哑谜,“她当然不会不想失去丈夫,但应该也清楚自己无能为力,即既是用年幼的孩子不能留住丈夫,那家里还有谁有权柄呢?”

“你是说?”卓驭人从起初的一头雾水,到最后像是顿悟,“她找了爷爷帮她作主?”

“很有这个可能哦。”罗艾儿点点头,揪了卓驭人脸一下,以示鼓励,“这是她聪明的地方,没有用自己的聪明和强势,反而用了最简单有效,又能避开锋芒的方法。而且我相信,老爷子当年应该也同意由他出面指责卓公子吧?”

卓驭人思忖着,“你的意思是,卓公子最终会选择私奔,是被逼的?”

“不然还要怎么办?”

卓驭人笑了,“难道不能离婚?”

“我说过了,你妈妈爱自己的丈夫,不会同意的,不然也不会半夜突然得知他私奔,奋不顾身的追出来。”罗艾儿说,“这是最有力的解释了,你想,以你妈***聪明,怎么会做出这么一系列冲动的事?”

“最终的结果就是自己葬身火海?”

“其实这不是我要查的重点。”罗艾儿静静摇头,眼眸中闪烁着光彩。

“那你要干什么?”

“我要知道关于她家族里的事。”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二猫香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