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103】 你过往的女人都没情趣

卓驭人失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傻丫头,我没有骗你。”

他的声音温柔,面容隐在台灯的白光下,令罗艾儿什么也看不清楚,“当然,如果可能,我很想记得小时候究竟认不认得你,那场火灾……我们在不在一起?我为什么没有保护你呢?”

“驭人,你有时候真的让我害怕。”罗艾儿的感动只是一刹那,对扑朔迷离的猜测的兴奋度已到底一个新高点,是以连所有事、所有人都要怀疑。“你说你……”

“好了好了,我投降,你害怕我?”卓驭人起初似乎想要宠溺地哄哄她,却顿了顿,不免郁闷地重复问了一句,“真的吗?”

罗艾儿不假思索地点点头,嘴巴动动,好象要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好吧,这是我的失败。”卓驭人揉揉她的头发,恢复了之前的表情,似笑非笑,好象故意迎合她的猜测给她继续猎奇的空间一般,“刚才,好象说到第三了,继续啊。”

罗艾儿叹了口气,花了几秒钟找回刚刚的思路,端起笔记本,“第三,好象就是你的记忆,我的身份。那场火灾实在诡异,听上去好象很危险,但其实真正发生事情的反而是趁乱率先逃跑的卓公子和你妈妈……唉,这样说真别扭。”

罗艾儿说完失笑,“还有我,我会对那个房间有记忆,你也会梦到,这真不简单,难道你不想知道什么么?你不是曾经也想真正什么么?”

她因为焦急,说得有点语无伦次,再看卓驭人,表情未变,一如初见。

“还……有没有第四了?”

罗艾儿翻了个白眼,摇摇头,“暂时没有了。”

“累了吧,已经很晚了,要不要吃点东西?”卓驭人边说边要站起来,却被罗艾儿一拉再度跌坐回椅子里,“唉,干什么,疯子?”

“我要再回老宅那个房间看一看。”罗艾儿说得神秘,坚定,好象谁也不能阻止她这个重大的决定。

卓驭人莞尔,“不就是回老宅吗?去就去吧,都是我卓家的,我明天……不,一会儿就给你所有房间的钥匙,你想搬去住都没关系。”

“咦?”罗艾儿一时没反应过来,但也不想过多的解释,心想,说得太多,他变卦了怎么办?“那你会陪我去吗?”

“我?”卓驭人一怔,看着她几秒钟,叹了口气,“没问题。”

此时,电话铃声响起,是卓驭人床头的座机。

“喂?善哥。”卓驭人拿起电话,顺势坐在床头柜上,“嗯……我知道了,你继续查……我当然放心,杨家那个女人,对,当然没问题……对了,玲玲和那个男人怎么样?哦,好……”

他简短地说了几句,就挂上了电话。

“吓?!”卓驭人一回头,罗艾儿脸部大特写近在咫尺,吓得他差点把电话仍到她脸上。“艾儿,你偷听?”

“我不能听吗?”罗艾儿坐回到床上,歪头看着他,“善哥的电话?”

“嗯,温乐风的事交给警察查到的有限,刚好和白总、林影有关,他也正巧在找裘柏的麻烦,我想说不定三者之间有联系,找他查是再好不过的了。”

罗艾儿闻言面色凝重起来,思忖道,“会不会是白总或者林影属意裘柏做的?”

“亲自动手的事肯定不会是那两个人,即便是裘柏做的,出了事扛的也是他小弟,善哥自然也能想到,恐怕他想一次Xing搞掉裘柏,不会用温乐风的事。”

“那会是什么事?”

卓驭人放下电话,坐到床上,和罗艾儿挤在一起,头磕在她头上,“我说,艾儿,我们现在都坐在床上,你真的只想谈这些事吗?”

“拜托——!”罗艾儿吓叫一声,落荒而逃,兔子一样跳了几下就跌在床下了,她夸张地环抱自己,从床边露出个头,笑得暧昧,“连续两天都在床上,难道你不怕无聊吗?”

卓驭人会意,失笑着站起来,故意从床的另一边绕过去,缓慢得像盯住猎物,一点点靠近,“其实,我家的长毛地毯也很舒服,你想不想试试看?”

罗艾儿笑着尖叫一声,又躲避开一段距离,“地毯最好的地方,就是比床大得多,也不怕随时会掉下去。”

“可惜有一个缺点。”卓驭人已脱得上半身一丝不挂,又顺手拉起床上铺散的薄被,一把仍到罗艾儿头上,“就是我没办法扑到你身上!”

“啊——!”

“哈哈——!”

木质的楼梯,无论什么鞋走上去,都会有回声,尤其是寂静的清晨和阴森的夜晚。

一抹阳光透过木缝,经过几万光年的距离投到屋内一米光明,温暖了已孤独经年的卓家老宅的每个房间。而此时,也映照出两道疲惫的身影。

“咳,白天看起来真脏啊,都是灰尘。”罗艾儿捂着口鼻,推开那间既熟悉又陌生的房间的门,朝里迈了一步,脚下一歪,顿时头重脚轻。

“小心——笨蛋!”卓驭人及时接住她,好象比平时费力更多才扶她站住,“还是把你的鞋子脱了吧,不觉得累吗?”

“累还不是因为你?”罗艾儿没好气地瞥他一眼,然后揉鞣发酸的胳膊和肩膀,宽大的衣领处露出一点一点小草莓,显然是卓驭人一晚种出来的功劳。

“喂!”卓驭人挑眉,大笑,从背后搂着她的肩,弯腰将头埋在她脖颈间,咬住她的耳朵,低声缠绵呢喃,“在地毯上做可是你提议的,我一个男人都无条件配合了,你还想怎样?累了的话,那今晚还是回床上吧?”

“闭嘴!”罗艾儿胳膊肘朝后一顶,卓驭人敏感地松开手,哈哈大笑,也揉着脖子,“你以为我不累?地毯再贵,毛再长,到底也是铺在地上的。而且我早就告诉你会累了,你不听嘛。”

“你是告诉我了,不过你怎么知道的?”罗艾儿回头,佯装生气,“早就和谁试过了吗?”

卓驭人举起双手,“我投降,真的投降,除了你还真没人在我那里提议这个。”

“那么没在地上也在床上喽。”罗艾儿面色不变,心情却真的越沉越低,“你找的女人都这么没情趣吗?”

“当然不是。”卓驭人摇头,走到门的对面,轻轻拉开窗帘,阳光充足地投射到满是灰尘的屋子里,“是因为从来许多一个女人会敢对我提要求,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就像我现在可以放下卓氏万千生意,和整死我死对头的机会,无条件陪你在这里探险。”

罗艾儿不知说什么好了,别开目光,率先走向那个玩具箱,还是上次的样子,没有变,说明这几个月也没有人来过,这是地地道道的老宅。

“这里平时没人打扫的吗?”

“本来有的,但是上次你进来过之后,我想到有一天你还要来看,就没让人动,别的房间都是干净的。”卓驭人在她背后说着,说完已走到她身旁,胳膊越过她的肩膀,从箱子里拿出一样玩具,又丢下,再拿起一样,把玩着。“看,这是女孩子玩的。”

“布兔子。”罗艾儿看了一眼,刚转向被的地方,又被吸引了回去,“等等,你看这里。”她指着兔子尾巴上一丢丢。

“这是什么?”卓驭人也把兔子大头朝下,仔细看着那条小短尾巴,上面的毛绒都光秃秃的了,“好象是……”

“是牙印。”罗艾儿好象突然顿悟了一样,把兔子抢过来,仔细观察着,兴奋地说,“幸好白天来看了,这种东西晚上怎么看得到呢?”

“看出来了又怎样?”

“你看,这不是普通的牙印。”罗艾儿把兔子举到卓驭人眼前,逼他和自己一样细心,“这兔子很旧了,也像被洗过很多次,应该是一个小朋友心爱的玩具,天天抱在怀里玩儿的。”

“嗯。”卓驭人皱眉,做聆听状,给她一副“我不懂,请你继续指教”的表情。

“你知不知道一、两岁的小朋友长牙的时候会很想磨牙?”

“那不是小狗吗?”

罗艾儿翻了个白眼,笑着暗骂一句,续道,“小孩子也会好不好?!”

“那你是说……这个玩具是这家一个小孩小时候的玩具?”卓驭人接过兔子,表情复杂地左右看着,“只有我是这家的小孩,你的意思是说我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有天天咬兔子屁股?”

罗艾儿干笑了两声,歪着头思忖,“其实我倒不希望是你的。”

“为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上面会有唾液,包含DNA?”

“你是说……?”

“没有错,我们带去给陆鹰,好不好都让他试试看,也许真能找出另一个人来。”罗艾儿说完露出一个神秘的笑,“也许牙印是我的。”

卓驭人闻言皱眉,提着兔子耳朵,朝她晃悠着,“你为什么不再看看其他的玩具?”

“好吧。”罗艾儿未做犹豫,又继续翻找里面的旧玩具,不时抬起头来,对卓驭人说,“那个你要保护好了,现在算是证据了。”

“好——”卓驭人无奈地看看兔子,尾巴真的已经被咬得烂掉了,他露出一个恶心的表情,好象不想承认有可能这烂尾巴是自己的杰作。

“看,这里还有份报纸!”罗艾儿兴奋地发现了贴在箱子内壁上防潮放污的旧报纸,显然是刷了胶贴上去的,她把里面所有的东西拿出来,头伸进去看着,片刻后,失望道,“只是些那个年代的旧新闻,若是保存完好,放在图书馆里,还有点收藏价值——”

她说了一半儿,突然像被针扎了一下,猛地叫了起来,“卓驭人!”

“你怎么大惊小怪的?!”卓驭人不耐烦地按着她的肩膀,“给我冷静点,不然今晚换到桌子上‘照顾’你。”

“哦,天呐——!”罗艾儿突然就势攀上他的肩,跳起来猛亲了他一下。

卓驭人受宠若惊的样子,嘴角藏不住的笑着说,“怎么,原来比起地毯,你更喜欢桌子……”

“报纸!”罗艾儿大喊一声,朝门口冲了过去,又停在门口,跑回来,从他手里抢过兔子,再度跑出去。

“喂——!”卓驭人使无奈地摇摇头,把窗帘重新拉好,朝门口跟去,又把门也带上,锁上。

最后,有些怀念的看了看这扇门,才依依不舍地跟上那个狂奔到脚步惊起整个老宅恐怖回声的女人。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二猫香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