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128】 突然改变的日记内容

12月11日,冷——西月完全恢复了,甚至包括身材。有时候我真佩服她,也妒嫉她,凡事、凡事凡事都能出人头地,博得头筹。只可惜,她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卓老先生并不喜欢她给孩子取的名字,想要改名改卓驭人,说是自己的儿子卓秦东西让他失望,好象一辈子只在乎一个“情(秦)”字了。现在他要的只是孩子能凌驾于万人之上,有腑瞰全地的霸气。唉,西月给孩子取的名字是那男人,现在应该说是她情夫也是孩子真正的父亲给取的,好平常,平常到庸俗的名字。只是一个名字,妈妈也做不了主。说来,驭人这名字的确很霸气,只是不知这孩子的命数如何,承不承受得起这么一个名字?

1月9日,冷,大雪,大风——今年的Chun节特别早,一月初就要准备了。圣诞节刚刚过去不久,西月忽然突发奇想,告诉我一个她的大计划。这太可怕了,我不能接受,只是从西月口里说出来,倒也不觉稀奇,她就是这么一个人。看上去干练泼辣,思维稳重开阔,但实际上,她可是时而会做出疯狂举动的人,更何况想想了。我有点吓得连在这里都不敢说出这个秘密,若是我说漏嘴了,恐怕西月要出事了,卓秦也要出事了,那女人,西盟哥哥,那个画画的大嫂……甚至也包括我,杨家,所有人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吧?不,我真的不敢说!!

“你想她说的是什么秘密?”罗艾儿忽然也有点不敢看下去了,怕看到一个尘封已久惊人的秘密,而使得自己连日来的惊讶冲到最高峰,不能自控。

卓驭人拉过日记本,向后翻了一页,丢还给她,“继续看不就知道了,一看这日记的女人就是大嘴巴,一天藏得住,两天、三天,一个星期半个月目前,她是必定要说出来的,不说她要憋死了。”

“吓——!”罗艾儿见到那页写满了字的页面,一下子拿手紧紧捂住,头抬得高高的,盯着天花板,“卓驭人你这个疯子,你想吓死我?!”

“你还没看就说吓死,大不了就是私奔的事。”卓驭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直截了当把罗艾儿心里最先想到的内容倒了出来。

“No——!!”罗艾儿整个人要崩溃一般,抬着头把日记本塞到卓驭人怀里,自己也夸张地玩笑似的投入到同一个怀抱里,“我一时承受不了!”

“乖乖乖。”卓驭人顺势享受着突如其来拣着了似的软香温玉,不禁暗笑着搂着温热微香气息的娇躯,“不看就不看……”

“嗯。”罗艾儿头埋在他怀里,弱弱地哼了一声,算是回答,好象无力承受这巨大的打击。

“不看……你确定?”卓驭人侧目盯着她,手抚弄一下早已乱糟糟的头发,“要不要跳过去看后面?如果你全不看我要拿走喽?”

“等等。”罗艾儿最初听到要拿走的时候,身子就抖了一下,之后闭着眼手去摸索日记本,只可惜略显粗糙的手摸来摸去就只停留在卓驭人的胸前。

“嗨嗨嗨,想摸我直说,不用拿抢日记当籍口吧?”卓驭人边享受边挑眉质疑,“亲爱的,这里还是别人的家,你想当女色狼,到我房间嘛哦——!”

卓驭人说完就挨了罗艾儿一拳,夸张地闷哼一声后,把手里的日记本对着罗艾儿。把的手指始终夹搁在那一页上,是以内容就这么赤-裸-裸的呈现在罗艾儿眼前。

“啊——!”罗艾儿忙碌的手又从卓驭人的胸前转到日记本上,只是这一回,她挡住后又张开五个手指,缝隙中看那些内容。

“好了,别闹了。”卓驭人摇摇头,无奈苦笑,把日记本从她手里收回去,让她顺利枕着自己的肩膀,打开日记本,“你想不想知道,我念给你听好吗?”

罗艾儿迟疑了一下,旋即点点头,好象要睡着了的样子。

“2月1日,Chun寒——Chun天来了,我在离家千里的地方思念我的故乡,日本很冷,北海道更冷,这个年月,只是这个年月,这里已经比上海更加有深度了,比起上海的繁华影儿这里显得质朴,比起上海的时时创新,这里显得温和浪漫,比起上上海……”

“你搞错了吧?!”罗艾儿忍不住抬起头,抢过日记本,仔细看着,匆匆扫了几眼,她便抬起头,一脸莫名,“这是……哪一年的?”

她急忙翻阅日记本,每一页首行都记载着日期,只是没有年份,从这里往后,居然没有提到过西月几个字?她不甘心,翻到最后一页,记载着的内容居然是环球旅行的日记。

9月28日,英国,晴——快到我生日了,父母从遥远的家乡给我送来祝福,只可惜我漂泊没有定向,他们没敢把生日礼物寄到我在北海道的家。幸好,信比东西到的要早,如果是吃的,等我回来收到,一定会烂掉。英国很好,是王国国家,戴安娜王妃我是没机会见到了,但白金汉宫的外围我倒瞄了几眼。据说戴妃离婚了,无论谁对谁错,只想说,可怜的是孩子。经过了这么多年,我忽然也想有个家,有个方向了。自从离开上海,和西月他们的联系只有每年圣诞节时的问候。我们那时候赶时髦,总以为西方的节日好,殊不知圣诞节真正的意义,我去了教堂,听了耶稣的故事,买了一本中英文对照的圣经,忽然明白了许多真理。这世上真理是绝对的,道理是相对的,只有到真理里,才有自由。

11月1日,美国,LA,晴——这里真好,像是年轻人的王国。我这个年岁来这里采风好象真的挺勉强的,不过来欧美国家学到一个值得称许的习惯,就是女人甚至男人都不公开自己的年龄。对于很多中年,年老的女士来讲,问她们的年龄是不礼貌的。而许多长相和身材与年轻人无异的妈妈们,也曾会尔在有人帮忙照看孩子的情况下,装作纯情时髦的女大学生,到酒吧喝一两杯,经历一场**。这应该是人的私欲和邪欲,但人们还是了乐此不彼的去做。只是我听说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这样的行为会到家破人亡。忽然想到了西月,她怎么样了?我很想念她,她在那样的婚姻下现在是如何生存的?已经过了五年了,她会想念我吗?当年若不是我,恐怕她现在早已远走高飞了吧?驭人那孩子也不至于会被囚禁在卓家的牢笼里,当然,西月也是被囚禁的一个。

“怎么会这样?!”罗艾儿嗓门高了八度,左右看着,仿佛能从空气中抓到她所要的答案。

“艾儿,冷静点,你不觉得这个日记的主人成长了吗?”卓驭人反倒把焦点放在一些看似无关紧要,但却发们深省的事上。

罗艾儿泄气地点点头,“她现在更成熟,已经到更年期了。”

“其实无论如何,她还活着,不是吗?”

“她只是你妈***朋友。”罗艾儿还是很不甘心,她希望从日记本里找到答案,而不是亲自去从人的口里得知。“事搁多年,你以为她还愿意说吗?尤其是在得知我们看了她的日记本的前提下。”

卓驭人挑眉,样子仿佛在述说着什么奇迹,“你怎么这么肯定?”

罗艾儿盯着他看,一瞬间感到自己脑子十分迟钝,而眼里的卓驭人又有些陌生。终于,她放弃了,摇摇头,别开目光,“你不愧是你妈***儿子,又不愧不是卓秦的儿子。”

卓驭人大笑几声,扳着她的肩膀,使她必须面对着自己,“艾儿,相信我,无论我姓什么,叫什么,我的父母是谁,只要你不放弃我,你永远都是我的女人。”

罗艾儿闻言浅笑,脸上也带着疲惫,“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她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思维似乎还只停留在日记内容的突然改变上。

卓驭人目光平平淡淡,似乎因未等到期待的回答而一言不发。

罗艾儿没有注意到,她仍在思索。忽然,日记本的绿色陈旧封皮和上面因沧桑而沾染的污点提醒了她。“驭人,我要去找她。”

“这是当然,不让你去你也会去的。”卓驭人摇摇头,宠溺地看她,像是无奈,“不过,还是要先和我回去,好吗?”

“嗯。”罗艾儿一反常态,乖巧地点头应允,说完作势就要出门。

“艾儿。”卓驭人忽然从后拉住她。

“嗯?”

卓驭人头凑过去,声音就在耳边,“不要离开我。”

“我没有……”声音淹没在一个吻里,这些卓驭人特有的占有方式,他像在哀求,也像是索取,像在强迫,也像是等待。

“唔!”罗艾儿向后一退,整个人从床边摔了下去,整个人顿时清醒,看着床上坐着一脸疲惫的卓驭人,忽然失声大笑。

卓驭人也笑,似乎是为失而复得而享受着从她而来的满足,然后伸出手,拉她起来。

“我要给周扬留一张便签,告诉她我们走了。”罗艾儿在茶几下的杂志堆里翻找。

“她还没醒吗?”王樵边皱眉询问,边伸长脖子企图看到周扬房间的情形,被白玲玲揪了一下耳朵,才转回目光,宠溺地点她的鼻子,“还吃醋,算了吧,吃醋只有我吃你的份儿。”

“你还好意思吃醋?”白玲玲反而怒目而视,“你老实告诉我,如果不是驭人和艾儿给我们安排,你敢真的单枪匹马去婚礼上抢回我吗?”

王樵闻言挑眉,“你要我去吗,你想我去我就去。”

“我想你去死呢?”

“当然,我……”

王樵嘴巴被戴着戒指的一根白嫩手指堵住,“我相信你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二猫香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