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168】 不经意指向欺骗的欺骗

“不不不,你还是别猜了,我来告诉你。”卓驭人无奈地比出一个“我怕了,我投降”的手势,“还记得,我们第二次去卓家老宅二楼鬼屋探险的事吗?”

“……说得这么恐怖,记得,当然记得。”罗艾儿也学着他的样子夸张地做出一个好似很害怕的样子,“怎么了,你没告诉我什么?”

“那回,你从那个旧玩具木箱里,找到一个发霉的布兔子,还记得吗?”

“啊!记得啊!”罗艾儿像被提了个醒儿,表情兴奋了一下,整个人立即坐正了,“我当时是让你拿去给陆鹰做DNA了,对吧,那上面有牙印,还是我提的,可惜后面一赶上杨老师的事,又筹备你的婚礼,我就给忘了,怎么样,DNA?”

卓驭人先是挑眉,点点头,显得比罗艾儿平静许多,“那上面是你的DNA。”

“咦?”罗艾儿小小一惊,倒也没太的反应,听着,思忖着,“然后呢?”

“然后都是我的猜测了,你要听吗?”

“……说来听听。”罗艾儿有点尴尬,也不知再说什么好了,于是催促着,“说吧,我听,我听……”

卓驭人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姿势,开始有点正襟危坐的样子。

他看着罗艾儿,皱了下眉,才道,“我刚刚听说时,也有点不愿意相信。但是……艾儿,其实你我心里都有数,我们很有可能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在卓家老宅见过面,有某种……不可思议的联系。”

卓驭人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静静看着罗艾儿,后者还是像刚刚一样迟钝,也好象那反应是她刻意的选择。须臾,她露出一个艰难的表情,香咽了几口口水,才说,“你好象还没有说完,或者说,没有猜完。”

卓驭人挑眉,点了点头,“你以为,一个有你的DNA的玩具布兔子,怎么会出现卓家?更何况我又拿去做了相关警务物证的分析,那只兔子和上面的人体DNA,绝对超过十五年以上。你应该知道,既然上面有牙印和唾液,就一定还有别的人体纤维组织,那都是来自于你的。”

“你是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在卓家出现过,而且年龄还大到可以咬一只玩具布兔子玩了,应该说是有几颗牙,正在磨牙期喽。”罗艾儿反而不再各种忧虑,盘腿坐在地板上,舒服地倚在床旁,说,“那也就是说,我根本不可能是襁褓里被妈妈带到这里的,或者说,是我在卓家老宅咬完兔子后,被人从那里带出去,交给我妈妈,再被她带到波特兰来的?”

“很有这个可能。”卓驭人说。

罗艾儿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软在那里,下一刻,又像被打了兴奋剂,猛地要跳起来,躁郁症发作的样子。

“等等,等等,你这只是分析,还没有被证实,也许我们都猜错了,也许——也许DNA也有弄错或者两个人十分相似的时候,你先冷静一下,千万别在这里疯,好不好?”卓驭人及时按住要发作的罗艾儿,一个头两个大地劝慰着,“艾儿,艾儿,我们其实还有很多事要查,只分析根本不足以成为证据和证明,所以你还是冷静点吧。”

“我觉得我现在很冷静!”罗艾儿被按住,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手抚上卓驭人按住自己肩膀的手,她看到卓驭人为了压制住她,整个人以一个跪坐的姿势借力,她皱了下眉,“我什么也没要做,你还是坐好吧,不疼吗?”

她边说边把卓驭人推到地上,又顺手拿了个枕头,塞在他腿旁,“伤都还没好,又淋雨又放枪的,你没力气再做精神病院的护工啦。昨天算是有惊无险,你的腿再经不起折腾了,好好坐着吧,一会儿赛大妈会带医生来。现在你说你的,我好好听就是了。”

罗艾儿难得的听话,卓驭人极感欣慰,乖乖坐在那里,两人倒有了点互敬互爱的样子。

“其实我说的都是我的猜测,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证据,或是证人来支撑和证实我们的猜测是对的。”卓驭人思忖着说,“对了,听杨老师说,你来这里是找个人?”

“嗯,这个的身份很特殊。”罗艾儿说了一半儿,忽然皱眉,“你见过杨老师?”

卓驭人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想到她会先问这个问题,于是尴尬道,“你的焦点对吗?难道不应该和我说说你来找的人究竟是谁?”

罗艾儿冷冷一看他,什么也没有说,却让卓驭人一下没了气焰。

“好吧,我投降。”卓驭人苦笑,“我是在机场见到杨老师的,不过你别误会,我那之前就买好了机票,准备追你来了,也没料到会遇到杨老师,所以就只简单聊了几句,他好象也并没有想把所有事直接和我再说一遍的意思,只说让我来问你。”

“真的哦?”罗艾儿表情并不好,显然有些质疑,但也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了,于是直截了当地说,“算了算了,告诉你。这个人嘛……其实说来话长了。”

卓驭人闻言挑眉,来了兴致,“你说,是杨老师不肯和我说,还是时间太匆忙,他累了,懒得和我说。”

“都有可能。”罗艾儿笑道,“这个人身份的确特殊到……可能会让他有点不想和你说,因为我这次来要找的人,和你也有点关系。”

“嗯?”

“她——应该算起来是你的——”罗艾儿边说边顿,手指也灵动着,好象在算计着什么,最后一拍脑门儿,“是你的舅妈!”

“舅妈?!”卓驭人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记得杨老师一生未婚啊,更何况如果是他的事,他怎么不自己亲自找呢?”

“他这样了,还怎么亲自找?而且就算他真的结了婚的话,你大舅妈也不是现在这一位。”罗艾儿摇摇头,气氛顿时变得轻松了,须臾,她偏头故意地夸张怪异地眼神看他,“而且哦,你既然知道舅妈是杨老师的太太,干嘛还叫得这么生分?”

罗艾儿暗自叹了口气,在不久之前,上海的机场,她也这么和杨西明说过这句话,没想到这爷俩儿既然会说一样的话,而她也会产生一样的质疑。

“这个……”卓驭人顿了顿,挠挠头,好象有点羞涩,“好了,回去我会和他好好相认的,还有那个小表姐,我会照顾他们的。”

“你又来了!”罗艾儿忽然伸出一根食指,在他眼前左右摆了摆,“收起你大少爷,大老板的脾气和习惯,那是你的亲人,不是你照顾不照顾的问题,是你的责任,你的义务。更何况,真的是你照顾他们吗?难道不是他们现在在帮你找线索?更何况,也许,你根本就不是卓家的孩子。”

卓驭人闻言点点头,抓起罗艾儿没有放下的那根指头,状似要吃了一般,放在嘴边吓唬她,笑了一下。他忽然正色道,“艾儿,我没有骗。”

“嗯?”罗艾儿挑眉,不知她在说什么。“你骗了我那么多回,你说哪一个?”

“DNA。”

“DNA上你也骗了我许多次了,现在你承认哪个都无所谓了。”罗艾儿耸耸肩,表示自己已经对他的欺骗无比接受,甚至麻木了。

卓驭人苦笑,抓着她的手握在自己大手里搓了搓,“别这样,我是说我的DNA,严格地说,是老爷子给你看的那个。”

“你是说……?”罗艾儿一时有点记忆模糊,回忆着和卓家老先生有关的记忆,“你是说他偷偷把我带到别墅,给我看的那个?”

“嗯。”

“那个不用告诉我,我知道是假的,那是我最不相信的一个了。”罗艾儿一想起这个就伤心,那可是说她和卓驭人是兄妹的DNA,她后来就不信了,“更何况,那个也不是你给我看的,谈不上你骗我。”

“不,那个是真的……不不,我是说,有一部分是真的。”卓驭人见罗艾儿脸色要变,即便继续解释道。

“哪一部分?”罗艾儿皱眉看她,一副“你敢乱说话,要你好看”的面孔。

“就是说,我和卓家的确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那不是你给我看秦宇祥的DNA报告时说的话?”

“你和秦宇祥的DNA的确是假造的,他和卓家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我和卓家的血缘关系也根本为零,不过,我和你的关系倒的确有那么12.5%。”

“呃,这什么意思?”罗艾儿大脑一时短路,抑或,是她自己宁可自己选择短路。

“12.5%,就算你是学艺术的,但也应该有点常识吧?”卓驭人看着她,脸上表情十分严肃,“12.5%,说明我们应该是堂兄妹或者要兄妹,至少有一点血缘关系。”

罗艾儿叹了口气,“这个不是早说过嘛?”

“是早说过,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这更支持了我们猜测的在卓家老宅里,我们小孩子的时候就认识或者遇到过的可能。”

“吓!”罗艾儿真有点惊吓过度,虽然这一切听上去那么的可信,也正是因为这份可信,让她感到背后一阵凉嗖嗖的。“卓驭人,你……吓我?”

“谁吓你?”卓驭人好笑地看着她,放开她的手,又习惯Xing地抚上她的头,安慰着,“放心,12.5%而已,就算我们是亲兄妹,你也已经是我卓驭人的太太了,我知道你不怕流言蜚语,你怕的是我遭受流言蜚语。放心,凭你现在的智商,和我也不可能是亲的。”

“呃?”罗艾儿一愣,不敢相信这个时候卓驭人还也心情调侃她的智商,气也不打一处来,瞪眼,“凭你的艺术细胞,我还不相信你和我有什么关系哩。”

“好了好了,我们扯平。”卓驭人换了个姿势,整理整理思绪,沉吟着,“难道你不以为,这和我们身上的烧伤伤疤,还有我们一起失去的记忆有关吗?”

终于到了这个问题了,这似乎已经成了两个人一直想寻求,却都一直回避的问题了。现在卓驭人提出来,罗艾儿忽然感到这话题已经久远到像是上个世纪的了。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二猫香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