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9章 遇见 何为小人物

第二日茫然睁眼,已是晌午。参知政事,却不经常上朝,俨然也是晚沐锦给她特权。

妙之站在床前,轻声说道:“大祭司,我怎么感觉我们这里面多了一个人似的。”

红妆蓦然瞪眼,眼里瞬间变得清明许多。“是多了一个。”红妆还没准备告诉妙之这个孩子的事情,便不再多说。

只听妙之继续说着:“大公子曾告诉我,若是我们这里来了一个小公子,让我们好生相待。只奈何我看不见。但是前有一天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拉着我的衣襟。但他又没恶意,我就没和大祭司说,只是藏书阁的那些书一天顺序一变,我猜他是不是藏之藏书阁。”

红妆疑惑的问道:“大公子知道?”

“是,大祭司!”

“嗯,他叫懿轩,若是你感觉到他在,你可以和他说话,他能够听见。”红妆看向妙之漫不经心的说着,嘴角微微扬起,掩藏不住的笑意。

“真的吗?”她语气中带着些欢愉的惊奇。

“大祭司能看到他吗?”

红妆笑着朝身旁看了看,说道:“这是妙之姑姑,给她打个招呼吧。”

“妙之姑姑好!”一声清脆的声音从红妆身边悄然响起。

沈妙之,不解的看向红妆,问道:“他就在你身边吗?大祭司!”

红妆轻轻的点了点头便起身向外走去。沈妙之跟随在红妆身旁,不停的问他还在不在。实在聒噪,红妆直接告诉懿轩自己回答。哪知懿轩轻轻的牵上了妙之的衣襟跟着去了。

茉羽儿比妙之年长两岁,又是患难与共的姐妹,比沈妙之稳重许多。而沈妙之以前一直跟随在大哥身旁,是个有天赋的,总归还是有些孩子心性。也不害怕带着懿轩就走了。

今日午后有延议,其实就是三皇子回来的觐见和二皇子晚沐辰边疆归来。

红妆刚从月神殿下来,看着前面被堵住的去路,不解的朝那人看去。长发如墨散落在青衣上,只稍微用一条青丝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全身散发着跟他的剑一样冰冷的气质!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好看的抿着,深邃得看不到底的眼睛则正射着剑锋,浑身散发出浓浓的杀气。

想来这便是晚沐辰了。红妆以静制动,只是淡淡的与他对望着。太后召他回来,他回帝都已久,却不来觐见。手握重兵,不知是何居心。

若是红妆知道,这位手握重兵的王爷回帝都后每一天都在研究她的话,估计才是真的想问她是何居心。

他们对峙许久,却不曾开口说话。不远处却传来一道明朗的戏谑声:“二哥,你这是在看哪位美人呢?皇兄些许等久了。”

“的确是美人,不过…”说话说半截,红妆最受不了便是如此,不过她才不会去问。

只见晚沐衍从后面的拐角处漫不经心的走出来。看向晚沐辰说道:“这是大祭司,阴姬红妆!”

“我知道,我只是想知道皇兄封的这个参知政事是个何人物?”

红妆却讥笑道:“小人物而已,劳烦二王爷挂心!”

“是不是小人物,一试便知。”说完手中的剑迅速的转动了起来,红妆一时大意,瞬间只见剑已出鞘,剑光闪烁,朝红妆劈去。

红妆腾腰而起,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截九骨鞭,红妆同那软鞭同剑身绕过,俏红色的身影如同雏燕般的轻盈窜过,晚沐辰的穷追不舍,奈何红妆只能正面一鞭扬过去,身子却在空中腾空旋后,落地的那一刻抛出了水袖。只在一瞬间,空中迷雾弥漫,红妆迅速收鞭逃走。她才不要和他纠缠!

红妆已经走了,可是从迷雾中走出的晚沐辰可着实狼狈,红妆水袖里藏的都是灰粉,不是什么毒药,只是寻常女子防狼用的罢了。晚沐辰拍拍身上的灰粉,脸上也粘上了不少,引得晚沐衍大笑不已。

只听他道:“何止是小人物,就是小人还会放暗器,现在是流行打不过就跑吗?”

晚沐衍在一旁笑意连连,这样一出戏,竟被他瞧见了。只得说道:“她还真是有仇必报,你就收起你那点小心思,一点儿也不像我二哥,还当了这么多年的将军!”说着大摇大摆的走了,晚沐辰跟在身后,骂道:“你个白眼狼,知道她这样的也不提醒我一下,害我这样怎么去见皇兄!”

“哈哈哈哈……”前面的人笑意连连,后面的人满面狼藉。

政务殿内,晚沐锦神色凝重。红妆笑意盈盈的闯入,惊扰了他烦躁不安的情绪。当年,父皇将虎符交给他的时候只交了一个,南诏有两个虎符,能够调动的兵力相当。另一个在谁的手中,当年他试探过晚沐辰,可他掷地有声的告诉他,他带出来的兵,他本身就是虎符!那么另一个是否是在太后手里。

抬眸间看见笑颜如花的她,似乎很多东西都没那么难。他缓缓的起身,柔声问道:“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

“好久没有使用我的九神鞭了,今天试了一下手,高兴!”红妆娇笑着走到他的身旁,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出什么事情了。”

“红妆,你说两个人隔着家仇旧恨还能安然如初麽?”他手指似有似无的摩挲着,红妆心头蓦然一震,却又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

淡然的回头看向他,说道:“不知道。”

晚沐锦感觉到了红妆的蓦然停顿,但她掩饰的很好,如此淡然的回答。

“沐锦,仇恨能够让自己失去很多东西,所以我不愿恨,我的人生不该拿来赔在仇恨上。”红妆低垂着眸子,似在看着诏书,却又没有。

“所以你多年来,家人的不闻不问,甚至是遗弃,你都不恨?”

红妆抬眸看向他,眼里出现前所未有的平静和真实,“沐锦,这么多年以来,我都活得很好,不是吗?他们选择了不闻不问,就像你说的遗弃,我恨又能改变什么呢?既然什么都改变不了,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添堵?”

晚沐锦怔怔的看向她,似乎想从她的眼里看出一丝丝掩饰的痕迹来,可是她没有。他不相信。“阴姬红妆,若是杀母之仇都不报的话,就是不孝!”这样的一句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红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才知自己慌不择言误伤了她。

“晚沐锦,我笑脸迎人是我的选择,我恨不恨是我的事情,杀母之仇么?我母亲难以容忍爱情的不贞最后过世,难道你让我杀了自己父亲为母亲报仇吗?晚沐锦,你告诉我!还是杀了那个女子?我是曾经不想让他们不好过,可是你不懂!”红妆心知,她该恨,可是难道要让她杀了那个女子吗?她是阴姬寒的母亲,这些年,这个哥哥给过她太多的温暖,她不忍,也不会。

晚沐锦有些失语,可是红妆的眼神就是那样质疑的看向她,似乎将他看了一个透彻。他轻轻的将脸撇到一旁。

红妆看向晚沐锦,心里沉淀了太多的不安,晚沐锦,你恨的那个人可否包括我?

两个人有些僵持的愣在了原地,恰逢外面传来晚沐衍和晚沐辰的脚步声,红妆都快忘了身后还有两个人。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