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24章 曾想许你一世安稳

阴姬红妆的失踪打乱了晚沐锦原来的计划,他迫切的想要尘埃落定时给远在漠北的阿九一个安稳的家。多少天都不曾找到任何消息,晚沐锦震怒。

朱雀低埋着头单膝跪在晚沐锦面前,她颤颤惊惊的说道:“主上,漠北出事了!”

晚沐锦眉心紧皱,他蓦然抬眼间,眼孔紧缩,“漠北怎么了?”

“主上,属下该死,漠北花伶涧的暗卫全部暴毙,花伶涧起火的所有人无一生还!包括阿九姑娘!”朱雀明白阿九在晚沐锦心中的位置,恐怕这世上除了他的母妃,再也没有人能够代替阿九的位置,此刻,她只能等待着晚沐锦的处罚!

“你说什么?”晚沐锦愣在了原地,怔怔的看着朱雀!

朱雀沉声说道:“请主上责罚!”

晚沐锦拔出朱雀手中的剑,指在朱雀的心口处,“朕当初怎么交代的?你说!”

“她少一根汗毛我用命来偿!”

“你自己动手还是朕动手!”

朱雀抿着嘴唇,抬起眼眸看向晚沐锦,她抿着嘴唇满目的倔强!“请主上赐死朱雀!”她说得掷地有声,她视死如归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晚沐锦,阿九也有如此的倔强!

“你办事不利,的确该死!”剑落在朱雀的心口处,朱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初见的时光还历历在目,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阿九,他的阿九,终是没有等到他给她一世安稳。晚沐锦扔下手中的剑,“滚!”

朱雀看着扔在自己脚边的剑,她缓缓的抬头,看到晚沐锦的背影,是那样的落寞与无助,多少的悲怆藏心头?她不知道。

朱雀起身离去,偌大的宫殿内只有他一个人的孤寂身影独存。红烛在一旁台案上摇曳闪烁。

两年前,他因去接晚沐衍回京,出使南疆,在漠北呆了许久时间,初见,他从花伶涧的楼下经过,她站在阁楼回廊出,已是黄昏时,她看着落日的目光透着不一样的感觉,深深的吸引着他,他有些失态的看向她,她感受到他的目光,缓缓的回头,莞尔一笑,是那样的动人,是那样的温暖。他不曾想到她就是漠北艳名远播的阿九。

落日早已不见,他还在楼下站着,她转身本想回屋,可是回头还见他还在,便提着裙摆缓缓的下了楼。

她说:“公子,天色已晚,该回家了。”

他心中窃喜,以为他也入了她的眼,只见她说完这句话便缓缓的朝前走去,漆黑浓郁的秀发披在身后,在晚风中轻轻飘起,吹来了淡淡的清香。

他缓缓的跟上她的脚步,她回头,也不曾恼怒,淡淡的说:“公子,你为何跟着我?”

他当时只是说:“我只是想知道温暖的家是什么的模样。”

在晚沐锦的记忆中,阿九听到他的这句话的时候,眉头紧蹙,她的眸子里含有淡淡的忧伤,她最后说,在她的身后看不到温暖是什么样的,因为她没家。

那一刻她的背影,她的笑容,还有她淡淡的哀伤,是那样深深的入了他的心。

再一次见到她,是在花伶涧的舞台上,跳着独步天下的凌波飞燕,台下的看客,迷了双眼。他静坐看着台上的她,不曾打扰。

再后来,再后来发生了什么?“阿九,我要许你一世安稳!”晚沐锦仰头长笑,两行清泪潸然泪下,心疼的无以复加,他要让那些人血债血偿!他要用他们来祭奠他那笑颜如花的阿九!

晚沐辰和红妆还在去塞外的路上,晚沐辰想要将红妆带离帝都,可红妆完全不知道他的用意。两人一路小吵小闹的走了许久的路程,红妆还不知道远在帝都都发生了什么情况,她一心的想要回到帝都,懿轩找不到她该怎么办?晚沐锦会不会也在担心她?

他们终于找到了一间客栈歇息了下来,客栈中红妆一直痴痴望着窗外,“你在想什么呢?“晚沐辰轻声问道。

红妆头也未回,淡淡的问道“二王爷,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塞外呢?”

晚沐辰也没有多心,淡淡的说道:“再走五六天的路程吧。”

“哦。”红妆低垂着眼帘,她的眼中在算计着什么。

“二王爷,我们下去吃点东西吧。”

“嗯。”

两人步履一致的从客栈回廊处走了下来,要了几样小菜,简单的吃着。

“小儿,来一壶茶!”红妆朗声喊道。

“好叻!”

饭后,晚沐辰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红妆去后院牵了马匹,马不停蹄的朝帝都赶回去。

晚沐辰醒来的时候,红妆早已不在,他恼怒不已,为什么就相信了她跟着她去塞外的话,她就这样回去的话,他的一番苦心全都废了。

红妆快马加鞭的赶回帝都,朱雀站在城楼,手中提着玄铁剑,红妆认识这把剑,她看着站在城楼上的朱雀,她是一个杀手,冰冷的气息,凌冽的眼神!玄铁在手,谁与争锋?

红妆骑在马上,看向她,墨发的风中飘扬,衣袂飘飘!

她们谁也没有说话,可红妆知道,她不可能平静的走进城门了,朱雀腾空飞下,红妆从马上登顶而上。

“朱雀,我问你,这是晚沐锦的意思吗?”

“你下地狱去问阿九小姐吧!”说着一剑刺了过来,红妆将神鞭摔了出去,与玄铁剑缠到了一起。

红妆觉得莫名其妙。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阿九?

“朱雀!你是晚沐锦的暗卫,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除非你是拿着晚沐锦的密诏杀了我?”红妆眯着双眼,杀意尽现。

“在这个世界上,谁伤害了主上就是和我朱雀过不去,就算你是大祭司也不例外!”

红妆轻视的看向她,笑道:“朱雀,你真的有把握杀了我?我奉劝你一句,你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谁不是谁的对手还不知道呢!”

红妆淡淡的笑容一直挂在嘴角,温婉平静。可这样的面容和阿九又是那样的相像。

“是吗?”

城楼上一红一黑打得不可开交,晚沐锦坐在千秋殿痴痴的看着画像,“陛下,大祭司回来了。”

“在哪儿?”

“城楼!”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