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1章 过往 繁花落尽一

政务殿,李钦在晚沐锦耳边轻声说道:“陛下,二王爷来了。”

“嗯。”晚沐锦看着奏折,丝毫不为所动,直到听见晚沐辰的声音才抬起了头。

“臣弟参见皇上”晚沐辰单膝跪地拱手说道。

晚沐锦放下手中的奏折,走到晚沐辰的面前,伸手将他扶了起来。说道:“二弟不用多礼。”

“二弟找朕何事?”

“皇兄,臣弟想要给皇兄讨一个人。”

晚沐锦听闻,面容骤变,沉声问道:“臣弟想要何人?”

“阴姬红妆!”

“阴姬红妆?二弟可知道?她现在是死刑要犯?”此刻的晚沐锦背对着他,侧脸轮廓分明,黑眸中蕴藏着锐利的光芒,削薄轻抿的唇,此刻隐含着几分怒气。

屋内的气氛骤然沉寂,晚沐辰嘴角带着一丝苦笑,说道:“臣弟相信皇兄知道,是不是死刑皇兄说了算,臣弟从不曾想要在这皇城内求到什么,只求皇兄这一次,放了她!”

晚沐锦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朕再问一遍,另一个虎符可是在你那里?”

“皇兄,还是以前的原话,不曾在臣弟这里。臣弟从不曾想要留在皇城内,也从没想要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二弟,朕不可能放她同你走。”

“皇兄,只要皇兄饶她不死,要臣弟做什么都可以!”

晚沐锦晦涩不明的看向晚沐辰,问道:“二弟觉得,她值得你用任何东西去换?”

“值得。”

“既然如此,二弟自此以后将兵权上交,居于帝都,永不回塞外,朕饶她不死,依旧关在暗牢!”此刻的晚沐锦声音低沉而内敛,含着迫人的气势!

“皇兄君无戏言,臣弟要看到她安然无恙!还有三弟替我们作证。”晚沐辰说完,晚沐衍从屋外缓缓的踱步进了殿内。

晚沐锦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愤恨的说道:“君无戏言!”

在红妆入狱后,阴姬懿轩也来了,他静静的守着红妆,他带了很多藏书阁的书,母子俩静待在狱中,看看书,看一缕阳光。她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全然不知那样一个未见数面的男子,换来了她的命。

只是红妆开始变得沉静,沉默寡言,越发的心事暮霭,嘴角不经意扬起的笑容看着眼中都是悲伤。淡淡的,似乎是没有,似乎又是藏得深沉。

能够来到这羊夹道的人不多,除却红妆在不远处似乎还有两人。红妆不想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也不想问为什么来这里。外面的侍卫每天守着,看着悬空的监狱下面万丈深渊,懿轩刚来的时候说:“娘亲,你这是住在空中呀。”他没有一点愁眉苦涩,笑颜眉开的说:“以后儿子来陪你作伴。”

幸好,他带来了书,红妆还可以陪他读读书,静静心。外面的侍卫看着红妆一天一个人不停的说话,牢房内还经常出现几本书。他们不敢招惹,只得回去向皇上禀报。

他们都知道,这个女子是能够看得不一样的东西,可是他们看不到,一天神叨叨的。甚是惊悚。

妙之和茉羽儿都已经去了三王爷府中,懿轩随着茉羽儿去了三王爷府。妙之曾说过,大哥曾给他留下一样东西,到时候会送来给她。屋漏偏逢雨。说的就是红妆。与乞丐抢馒头的日子都过来了,这样的清苦难不了她。只是被冤枉,还是被自己的亲姐姐陷害,晚沐锦的那一脚几乎要了她半条命。吃了那么多药她没死,可是每到夜里心疾便犯,疼得整夜难以入眠。也就是这样的一个晚上,晚沐锦来了。推来牢门,红妆蜷缩在角落里,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渍。

晚沐锦看向红妆,今天夜里很冷,入冬了,没有被褥,屋里风呼呼的吹进来,他不觉然的紧了紧衣襟。她蜷缩在墙角,狼狈不堪,他环视了一下,床头还真有一摞书堆在那儿。

“听闻你这里凭空来了不少书,看来还真是。”

红妆抬头见到进来的是晚沐锦,也没有惊讶。笑道:“我这里凭空出来几本书本不算什么奇事,陛下半夜造访才属奇事!”

红妆忍痛扶着墙站了起来,她脸色苍白,瘦弱了不少,慢慢的就忆起了那时的初见,如今,笑颜依然在,却已不是当初,她笑着站了起来,看着万分吃力,他心里的那一丝丝不忍滋然而出。晚沐锦是那么意外,晚沐辰兵权换她一命。

他看向她的手,还裹着纱布,似乎已经是很久了,难道她的伤还没好?

“陛下,半夜来此恐怕不是来看草民的吧?”她声音微弱,却难掩嘲讽之意。

“不是,只是想来给你讲个故事。”晚沐锦语气阴沉,听不出来悲喜。

“陛下讲故事,有的是听故事的人,红妆没有听故事的爱好。”

【十一岁那一年,沐衍被送走的那一个晚上,阴姬府就那样光明堂皇的出现在世人眼中。府中后院的桃花开尽。母亲已经去了多年,她说,让我到那一天去阴姬府看看,却没有说看什么。我去了,遇见了一个小女孩,穿着一身白衣,她站在围墙上,我牵着妹妹的手站在墙下,那晚的风很冷很冷,惜文哭得厉害。惜文问她,为什么站在墙上?她说她想看清未来的路,当时她看着我说:“你若想要活下去,就得忍常人所不能忍!”我的腿被她射了银针,从此竟成为残疾多年。她却和妹妹说的话不一样,她说:“若是觉得不好,就是时间未到,只要就耐心的等待,总会等待最美的到来,黑夜总会过去。”多少个夜里,我们都在静静的等待黑夜的过去。那个女孩就是红莲,也是因为她所以多年以来,太后因为看我残疾,不能成气候,才没有下杀手。后来,阴姬岱云治好了我的腿,只是说,时候到了而已。这就是我留下她一命的缘由。】

红妆很平静的听着,问道:“你不爱她?”

晚沐锦讥笑道:“你那日不是问了吗?帝王是不是真无情?其实不是的,帝王也是有情的。”

“只是有情的对象不能是杀母仇人家的女儿!”红妆淡淡的开口,嘴角那若隐若现的嘲讽。夹着数不尽的刀锋和利刃,可惜,此刻再也伤不了任何人。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