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34章 帝姬 西岐联姻

红妆让曾晚惜文离开帝都,也不知道她走了还是没走。若是没走或者是没走远,恐怕该来的已经来了。

冬日的风雪终于散去,昔日里的冷风也渐渐没了。迎来了阳春三月,红妆坐在窗前,这是那唯一能够看见外面的地方,她想起了帝都月神殿下面的那些玉兰花。这样春暖花开的日子,帝都迎来了西岐的使者。西岐使者提出联姻之邀。论理来说,所有的王朝都会有公主联姻,已保百姓平安,国之泰然。

而南诏的成年公主就只有晚惜文。而太后贺兰氏却乐于见到晚惜文去联姻,西岐离南诏的遥远,总不至于最后在朝中与某位臣子联姻对他们不利。

晚惜文静坐在公主府的亭台下,微风吹来,花瓣落在了琴弦之上。多少年了,总是在等一个结局,怎知,结局就成这样了。圣经里曾说“爱哪里有惧怕。”他不是不懂,可就算懂得,他还是会说,属下会守护公主殿下,但他从不会说,他也爱她。

她虽然是公主,可是她希望自己的一眼万年有一个结局,吃多少苦她都愿意,比过他一退再退的躲避来得强。

太后联合大臣一直朝晚沐锦施压。晚沐锦不想把这位妹妹嫁到遥远的西岐,落无痕是杀手,杀手的生死只在一瞬间,当年惜文落难,第一个救她的就是落无痕。当年的惜文眼中的那些情意他怎么会没看到眼里。这么多年了,惜文放不下,无痕也是。可是此刻,他该如何?

晚惜文见了落无痕。他抿着嘴唇,一如当时的表情,冷月如霜。

“无痕,我是多久没有和你这么说话了。”

“公主已是好多年没有回来了。”

“是啊,可能过几天也就要走了,这一走可能是一辈子。一辈子,无痕,若是一辈子我见不到你,你会不会来见我呢?”晚惜文殷切的希望他说她不走,可是他不会说,她知道,一直都知道。

“公主说的这是傻话,以后公主嫁人生子,会有幸福的生活,说不定过些年就把帝都的这些属下忘了。”

“是吗?可能再过些年你也就娶妻生子,过上平凡的日子。幸福一辈子。”

“但愿如此吧。”

“无痕,你觉得什么时候的阳光最暖。”

落无痕看了晚惜文一眼,她仰着头看着天空,她即将所有的泪水都咽回心里。

“公主,属下认为是夏日里的骄阳。”

“不对,我认为是冬日里的阳光,虽然地上覆盖着霜雪,可是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很暖,那样的阳光直接可以暖到心里面。”

“无痕,认识你已经是很多年了,当年我在歹匪的手中,你提着剑奔过来的时候,你就是我心里那道冬日里的阳光,无论你是因为哥哥救我,因为我是公主而救我,可是我在那一瞬间就认定了。这些年,我总想着,无论多远,你就在哥哥身旁,我还会回来。可这一次不一样,我若走了,就回不来了。”

“公主去那边以后,还是可以回来的,以后回来属下也还是在皇上身旁。”

“无痕,最后一次机会。”

“属下先恭喜公主殿下了,送亲的人可能是朱雀,属下有事就不送公主殿下了,公主殿下若是要走了,何不先去羊夹道那边看看阴姬二小姐。”落无痕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知道了,再见!”说完匆匆起身离去,她没有勇气在他的面前泪流满面,那是她的路,她没有选择。

晚沐锦就剩下这么一位嫡亲的妹妹,他无法对她说出口。晚惜文却在黄昏之际来到了皇宫。兄妹俩静静的坐着用晚膳。

“哥哥,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们能像平常人家那么幸福是场奢望,以至于哥哥多年前拉着我站在阴姬府外,大祭司说的那些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她说,没等到的就继续等,总会等到花开之日。”

晚沐锦细细的听着,听到大祭司三个字后反而问道:“你说那晚的是谁?”

晚惜文有些不解的看向晚沐锦,说道:“那晚的是阴姬红妆啊,你不记得她额头的蔷薇花瓣了么?就是因为那样所以最后被送走了。难道哥哥你不知道。”

“不是,惜文,那晚的人不是红莲吗?”

“不是的,哥哥,那天是红妆。我回来以后她还在闭关,我去看她的时候问她了,就是她没错的呀。”

晚沐锦心里一震,却没有表现出来。

“哥哥,我去西岐了,可能回来就不太可能了,我走之前我还想去看看她。”

“惜文,哥哥对不住你。”

“哥哥,没什么,这么多年换不来一句话,我今儿认了。”

“惜文,和亲的是西岐的大皇子,西岐未来的太子……定的是下月初旬就出发。”

“好,那哥哥,哪一天我去看看她吧,可能这一辈子就这样一眼了。”晚惜文说完起身回公主府去了。

隔日里,晚沐锦去了红妆那里。

红妆还是以前的样子,只不过瘦的已经快不成样了,她脸色惨白,眼角淤青。她手上的纱布却还是没有拆掉。

红妆仰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继续看书,她在读圣经。

半晌他才缓缓开口道:“你……你怎么样了?”

“陛下不是看到了吗?日出而醒,日落而息。”

“惜文就要出嫁了,她说过些天来看你。”

她至始至终都是一张惨淡的脸,眸光迷离的缓缓说道:“她刚回来那会儿我就和她说过了,让她有多远走多远,她还是未走啊。”

“红妆,我问你十一年前,我们遇见的那一个人是不是你。”

“陛下,您想问什么呢?”红妆说着将手中的书放下。

“晚沐锦,我给你一个心安理得的机会,你走,不要在出现在我面前,让我们就这样过得相安无事一些,关于你说的那个人,并不是我。我也没有见过你们。”

红妆的神色太笃定,以至于晚沐锦都在那一刻承认了红妆说的就是事实,因为那一刻他也曾想过,红莲如此害她,那晚的若真是她,人被逼到绝境些许会说出了原本不曾想承认的事情。

红妆看着眼前的人,漠北的时光恍如隔世般,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他口口声声的毒妇,他毫不留情的那一脚几乎要了自己半条命,阴姬家上百口人,她曾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眼前死去,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怨眼前这个人,当年姑姑联合贺兰太后害死了他母后,他是该恨,可是,自己又何其无辜,赔上一辈子,她又该怨谁,该恨谁。

“红妆,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红妆只怕没命和陛下做交易?或许我不会和陛下做这笔交易。”

“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是要我帮你找阿九,我只问陛下一句,若是阿九也是阴姬家的人,你当如何?你恨我,恨阴姬家,恨不得斩尽杀绝!你会放过她吗?再者,红妆可以明确的告诉陛下,阿九定是不会回来了,红妆劝陛下不要执着。草民真的无力帮陛下!”

“当真不帮!”

“是,陛下!”晚沐锦气急,甩门而去。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