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40章 在路上 悲喜与共

她有多不喜在陌生人面前露出狼狈之色,可此人连同她的死人样都见过了,不多这一次。

楼谨脩走到她的面前,她伸出手将他拉了过去,整个重心都压在了他的身上。他一脸的惊讶之色,乃至于让哥哥差点将他打出去。

“哥哥,你休息一会儿,让他扶着我就行。”

阴姬寒看着她,轻轻的一笑,转身向帐篷那边走了过去。红妆定定的站着,看着哥哥的背影,其实她很想哭,很想。可造成这一切的时候,该怨谁呢?谁都怨不着。哥哥从没有问过她红莲怎么样,想来他也不愿问起。

夜色中一片漆黑,只有不远处星星点点的火光。如今自己已是一个死过的人了,若是晚沐锦硬是不让她走,只怕她现在还是一副冰冷的尸体。而哥哥恐怕就此为他做的这个决定后悔一辈子。

她伸起手轻轻的在心口揉了揉,似乎没那么痛了。些许就快好了。她一个人想得出神,几乎忘了自己的手还搭在别人的手臂上。看如今,她连站都站不稳,她连自己都毁了,还有什么资格去悲伤,去心痛。

耳边传来了温暖的话语,“汉霄苍茫,牵住繁华哀伤,弯眉间,命中注定,成为过往。”

红妆抬头看着树枝间流泻出来的月光,缓缓说道:“我明白。”曾经的曾经,要与现在站成彼岸。渐渐的,她也就会安心的睡觉,渐渐的她也就忘记了。

回到西岐的日子,平静而温暖。虽然看着哥哥眼圈疲惫的倦容有些心酸。可她总算是有家了啊。

每日必喝的汤药苦涩而难闻。她虽然一再的练习走路,可是腿却怎么也站不直,迈不出去。她知道自己曾经鲜血流尽只剩皮包骨头,这腿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好了,红妆坐在轮椅上,看着落在庭院里的阳光,她曾经以为只有漠北的落日最壮观,因为有人陪伴,又曾以为帝都的阳光最温暖,因为有家人。

如今,她只是痴痴的看着,其实这里的阳光是最温和的,至少不伤人。

红妆自己推动着轮椅,去到了阳光下,她将头靠在了轮椅上,执一片树叶盖在脸上。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中竟然睡了过去。

直到听到了楼谨脩的说话声,她才缓缓睁眼,可庭院里的阳光都已经走远了,又到黄昏日落了。

“二公子回来了。”妙之轻声的招呼到。

“嗯,小妖呢?去哪儿了。”妙之知道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一定是,“小妖呢?”

沈妙之朝庭院中指了指,“在那儿!”

红妆已经醒了,但就是不想动。心想着,盖在脸上的树叶被人揭了过去,她缓缓的睁开眼,装模作样的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怎么一会儿就没阳光了。”

“小妖,你最近怎么老爱睡觉。”楼谨脩推着她向屋内走去,她还未说话,只听空气中一声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娘亲说,太无聊了只能睡觉。”

楼谨脩心里恨恨的想到,臭小子,我难道不知道她无聊么,我只是想找个话题和她说说话。只限于想想,他知道红妆身边有这么一个小子,每个人都很喜欢。他还真不能得罪了他去。

“二公子,你可不能在心里骂我哦。我能听见的!”他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每一次都是他出来坏事。

懿轩就走在红妆的身旁,俏皮的眨着眼睛。红妆伸出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又白了一点儿。

过了那么一段时间,他现在总算不食红妆的血也能存活了,想来红妆现在也没血供给他吃。阴姬寒不知道找了西岐圣女青莺要了什么东西给他吃,她也没问过。

红妆知道自己欠这个孩子太多,终于都不知道用何去补偿。

身后的这个男子,温文儒雅,他对自己甚好。好得似乎无法挑不出任何毛病。

渐渐的在这个家中,她把他当成了朋友。偶尔间的嬉笑,恍惚间的问候。她问过哥哥他是谁?

哥哥曾淡淡的说:“二公子。”

她看了看哥哥,反问道“是吗?”

每个人都亲切的称他为二公子,对每一个人似乎都是略带笑颜。红妆闲暇时曾坐在二楼阁楼上静静的看着在庭院中练剑的他。

所谓江山如画,白衣翩翩,剑光在风中闪动。一头墨发随风飘扬,说不出来的魅惑。红妆曾在心底说道:“你若入画,江山失色。”

晚秋的时光匆匆走过,西岐迎来了冬日的风霜。

红妆坐在卧房外的回廊处,风呼呼的刮来,她披着裘袄,发丝在风中凌乱的飘了起来。

茉羽儿看红妆不再屋内,便寻了出来,轮椅上的女子肩上披着淡紫色的裘袄,风迎面刮来,她冻得瑟瑟发抖。可是回廊处的女子,似乎没了知觉一般,她似乎听不到风声的咆哮。

“二小姐,风太大了,咱们回屋吧。”茉羽儿来到她身后轻声询问道。

红妆眼神清洌,透着世俗的淡漠。

“羽儿,哥哥这些天在忙些什么?”

“小姐,大公子大约忙的都是生意上的事,羽儿也不是很清楚。”

“羽儿,你和妙之都知道,你们都不告诉我,告诉我又何妨,如今,我还有什么能够伤得到。”她淡淡的语气带着几分坚硬。却何尝不是用来掩盖那浮动的忧伤。

“羽儿,推我去哥哥书房吧。”

茉羽儿没在说什么,似乎不知应该说什么来安慰她。从来到西岐,红妆的身体就一直不好,如今剩下的半条命,都属上天赐给她们的礼物了。她脸上、手臂上、身上都还遗留着那些暗紫红的斑块,这一切都见证着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

红妆看到来到屋外的时候,听见屋内的争执声,是哥哥和二公子。回头让茉羽儿先回去歇息。

“世间如此恶毒的女子,怎配活在世上?”

她欲推门而入,可听见哥哥淡淡的回道:“可我始终看着她十几年。”听到此处,她轻轻的推开屋门,自顾自的推着轮椅进去了。

二公子先看到了进去的她,忙走过来给她推了过去:“怎么过来了?”

“看你们一整天都不出去,一个人太无聊,过来陪你们聊聊天,刚才在说什么呢?”

阴姬寒回头看着她蓦然说道:“再过三两天,我可能要出一趟远门,二公子在这里,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和他商量,月余我便能回来了。”

“西岐的冬天真冷。”红妆似乎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自个儿说起了天冷。

阴姬寒自失一笑,心想着还是瞒不过她,说道:“你放心,我只是去看看,不会出什么事情。”

红妆这才缓缓的看向他,“哥哥外出万事小心,过去的切莫追究,小妹等你回来。”

“好。”他看她发丝都被风吹乱了,伸手将她的发丝拢到脑后。笑道:“你也不让妙之给你挽个发髻。”

“麻烦,还不如就这样。”

二公子连忙说道,“不麻烦,我给你束发。”

红妆看着哥哥白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不由得一阵失语。

三日后,她看着哥哥坐上马车,不知是沙子进了眼还是怎么了,迷迷茫茫的看着车走远。她才失声喊道:“哥哥,等一下。”

阴姬寒停了下来,看着独自推着轮椅过来的她,心疼得无以复加。“怎么了?”

她扑倒他的怀里,哽咽着说道:“哥哥,我们是悲喜与共的人,你要快去快回。”

这是从她醒来的第一次在他面前哭,她一直都是那么的害怕失去,什么她都没有了,只要在乎的人都守在身旁就好。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