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50章 移魂舞

楼谨脩沉默的推着红妆走在后面,一直未语。心里却苦涩难鸣。他看着她一头秀发即将落地,乌黑的顺流而下。都说三千烦恼丝,是否越长烦恼就越多。小妖,十年已过,我不知再过一个十年我们还是不是现在的模样,对于你,我做不到且行且看。我怕,看着看着你就走远了。曾经,看着你稳稳的幸福,洋溢着明媚的笑容,我却觉得万分安定,如今,你还是面带笑容,却不在世原来的样子,如今,你就在我身边,我却感觉若即若离。似乎你随时就离去了一般,小妖,我能许你一世安稳的时候,不知你可嫁?心想着不由得苦涩一笑,最后竟也随风而去,难寻踪迹。

红妆语落半晌,没听到回音,静静的走在路上,红妆也沉默着一起来到了西苑亭台下。

静坐之后,红妆看他脸色苍白,眼下的淤青十分明显。

“你这些日子也没有过去,我还以为你又远走高飞了呢?”

平时一脸嬉笑的男子,突然间平添了几分颓废,任谁也不是很习惯。红妆平时话语就不是太多,俗话说,太多的言语说服得了别人,却说服不了自己。后来久而久之,她也不太说了。若要开口,定要言简意赅。

“没有,这些日子里忙,所以都没去看你。”

“知道你们忙,哥哥也忙。我一个人好生无趣,结果练了一段移魂舞,想不想一看?”红妆颇有兴致的看着他说道。

楼谨脩听着她如此说,差点忘记了她在漠北的曾是艳名千里的阿九姑娘。曾经有人为她弹一曲晚秋,她曾以独步天下的凌波飞燕一舞闻名漠北,如今她双腿已无用,她还愿意坐在轮椅上去跳舞。

“移魂舞?”楼谨脩不解的看向她。

红妆嘴角微微额上扬,有着说不出的魅惑,她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能摄人魂魄,勾人心魂。“劳烦二公子取琴随我移步。”红妆转动着轮轴独自朝前走去。

凤城城郊,有一片花海,一路走去,红妆依旧坐在轮椅上,她冷漠的眸子,映过无数人的面庞,楼谨脩背着玄琴推着她缓缓的走过,引来无数眼光。

经过来时的酒楼,她感觉有一道犀利的眼光射向自己,她眼神骤然如冰冷却。楼谨脩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变化,脚步稍微的快了些许。

城郊的花海。楼谨脩放下玄琴,缓缓的坐了下去。红妆在不远处静坐。她冉冉一笑,说道:“劳烦二公子奏一曲晚秋。”

缓缓间,清脆绕梁的音律在风中慢慢的想起。红妆白色的发带在风中扬起,她的目光骤然犹如千年寒冰,冷漠而坚定,长长的水袖能掩芊芊玉指,青丝随风颤动,丹唇轻抿,眼神渐渐的涣散开来,蒙上了一曾迷离的光,坐下的轮子似乎和她合为了一体,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裙摆散开,如同绕花飞舞的蝴蝶。蓦然腾空而起,像展翅的燕尾蝶,她就这么旋转、飞舞、却又似飞蛾扑火般。渐渐的他看不清她的面庞,似乎陷入了很深很深的网中一般,他努力清醒的弹奏着,额头上渗出了密汗,手心浸湿。红妆回头看向她莞尔一笑,璀璨瞑目。她灿烂的笑颜渐渐的幻化成了故人的面容。

红妆看着不远处一黑一红的两位男子,嘲讽的一笑。她的眼中划过一丝异样的光芒,稍纵即逝,犹如瞬间坠落的流星。她微微弯腰,水袖朝外飞扬,淬了毒的银针霎间飞出,稳稳的落在了两人身后的树枝上,两人均是侧头看了看臂膀上的衣袖,均有一针眼穿插而过,恍惚是错觉一般,那一滴乌黑的毒液提醒着他们,差点死在舞阵里。只见红妆水袖轻轻划过,她的面容渐渐的异常清晰,刹那间,尘埃落定。她缓缓的来到他面前,轻轻的递上了丝巾,缓缓问道:“二公子觉得如何?”

“甚好,甚好!只是不知大哥和四弟觉得如何?”他缓缓的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身影。

太子楼谨祯和四皇子楼谨溯听到楼谨脩的声音,缓缓的走了过来。红妆坐在谨脩的一旁,低垂着眉眼,似乎未看见面前的这两人一般,自顾自的采着一旁的花瓣。

“二弟好生的闲情逸致!”太子楼谨祯散漫的说道。红妆斜睨了他一眼,只见他手里握着一串佛珠,一下一下的转动着手里的珠子,这样的子的动作,一般都是在沉思之时有一下没一下的时候做的,此人说话心口不一。

而一旁的四皇子倒是怔怔的看着红妆,红妆也毫不畏惧的迎向他的目光,眼神中带有一丝嘲讽,一丝挑衅!顿时火光四射。

楼谨脩抚了一下琴弦,漫不经心的说道:“谨脩闲来无事,愿做一些抚琴奏乐之事罢了。”

“错了,错了,这位姑娘独步天下的舞,大哥可是前所未见。”他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红妆的身上。

红妆缓缓的回头,漫不经心的抬头看向他,笑颜逐开。

楼谨祯看着红妆,有些触目,这个女子,虽然笑颜满面,却有着寒冰一般的眼神,是那无止境的冷漠。不悦的皱了皱眉。说道:“姑娘的舞好生独特,看似不像西岐之舞。”

红妆笑了笑,说道:“公子,学无止境,西岐之大,公子岂能是闲赋着看遍天下之舞的人。”

楼谨祯的眼神从红妆脸上移开,看向楼谨脩,漫不经心的问道:“二弟府中何时有了这样一位奇女子了?”

“大哥可不是看上她了吧,红颜知己可就她一个不能打她的主意。”楼谨脩嘴角携着几分调笑却明显带着占有欲。

楼谨祯却是笑笑也不接话转身走去,楼谨脩也推着红妆走在后面。而四皇子楼谨溯走到红妆身旁,轻轻的笑着对楼谨脩说道:“二哥,可否让我和她单独说几句话?”

“你们认识?”

红妆白了一眼楼谨溯,恶狠狠的说道:“我不认识暗算过我的小人!”

楼谨脩不明所以的蹙了蹙眉,看向此刻一脸尴尬的楼谨溯,“看来你们有恩怨要了结。”说着放开了她的轮椅,自己则去到了太子的身旁。

红妆看着他们都在维持着那虚假兄友弟恭的样子,不由得轻轻的摇了摇头。微风寒凉,远远的看向谨脩的背影,孤寂冷清。

楼谨溯推着她,半晌才说道:“你是谁?”

红妆淡淡的笑了笑,回道:“我是谁,我无名无姓,自称二小姐,阿瑾喊我小妖。”

“江山帝业,自古配红颜,可不需要祸水,祸水祸国!而你又是谁?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弄清楚。”

红妆听闻,不由得轻轻的笑出了声,缓缓回头,将一旁遮掩着脸庞的发丝掀起,楼谨溯吓得差点将手里的轮椅扔了出去。红妆嘴角浅浅的笑容一直未变,“还以为四皇子是什么枭雄,紧被小女子这半张脸都吓得退避三舍。”

红妆说着将头发轻轻的拢于脑后,看着他怔怔的说道:“是你说要推我的,那就把我推到目的地。”说完笑颜逐开的回过头。

楼谨溯缓缓的静下心来,她脸上的那是尸斑,死人才会染上的东西啊。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想起她从楼下毫不费力的将自己掷下的酒杯挡回酒楼上,滴毫未洒。心里想着事推着她远远的跟随在楼谨脩和楼谨祯身后。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