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56章 薛家有女初长成

凤城的京安街,位于凤城最繁华的的街道,酒楼、食肆、茶庄、青楼,均是生意兴隆,街道旁的小摊不停的吆喝声,叫卖声。

而位于京安街结尾的九夜医馆,安静的似乎不存在,每日十人一过,关门歇业。红妆静静的坐在阁楼上练着药丸,偶尔看着火炉上的药壶,偶尔她会失神的看着楼下的繁华街道发呆。

今日有些不同,远远的望去,不知哪家千金小姐的鸾车浩浩荡荡的行来,身旁的路人纷纷退让,众多奴仆跟随在身后,红妆也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奢靡。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富丽堂皇的鸾车最终的目的地就是九夜医馆。

却见鸾车落地停在了自家门口,红妆透过帘子冷眼观看着,一旁的奴仆正欲搀扶,鸾车的珠帘一掀,那女子已从鸾车上走了下来。

她一身绛红金绣华裙,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一头青丝挽了一个垂云髻,那小指大小的明珠,明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在日光的照映下,栩栩生辉,只是那艳丽的娇艳略显少女的稚气。她缓缓的走到门口扣起了门。

红妆见此拆了茉羽儿去开门。

茉羽儿开了门,轻声问道:“小姐,请问你找谁?”

那女子探着眼光环视了一眼屋内,沉声说道:“来医馆自是要找大夫,麻烦姑娘把你们主人请出来一见。”

“这位小姐,主人不在,医馆每日十人,治完病主人家就走了,还请小姐明日再来。”茉羽儿缓缓说道。

一旁的侍卫唰的拔出手中的剑,威胁道:“你这主人好大的架子,相府大小姐邀请都不给面子!”

茉羽儿抬眸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双眸子涟漪流动,缓缓说道:“婢子已经说过,主人家现在不在,难不成相府里出来的侍卫也就如此?”

“你!”那侍卫被噎了回去。

红妆静坐在阁楼上,冷眼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相府千金?权势滔天的相府大人的千金薛晨?红妆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传闻中这位小姐可是一位厉害的角色,自小跟随自家哥哥征战沙场。成年礼之后便回了家中,只是这样一副稚气未褪的脸庞,差点将红妆骗了过去。都说薛家有女初长成,提亲之人踏破门槛,愣是没有薛大小姐看上的人。

薛晨看着茉羽儿,眼神变得肃穆狠戾了起来,一把抽过侍卫的剑搭在了茉羽儿的脖子上。

既是薛晨,茉羽儿或许就不是她的对手,若是不出手,羽儿定是要吃亏了。扬声说道:“薛小姐还是将手中的剑收下为好。”

薛晨听闻,说道:“还请阁下出来一见,家中母亲病重,请阁下移步去相府给母亲医治。”

红妆簇了蹙眉,沉声说道:“医馆的规定是过十不医,过午不候,小姐难道不知。”

“阁下,都说医者父母心,为人子女薛晨担忧母亲病情,刚才多有冒犯,还请阁下见谅。”说着缓缓的收回了手中的剑。

红妆缓缓说道:“第一,今日已经过十了,第二,我不外出诊,若是相国夫人病情十分严重,今夜我在此等候,一过今日姑娘将人带来。”

“你!”薛晨气急。就欲闯门而入。

红妆看着她的身影,沉声说道:“听闻薛小姐早些年征战沙场,武功定是不错了,在下向小姐讨教几招。”

红妆将手中的东西嵌在花中,似利剑一般穿过帘子朝薛晨飞去。薛晨瞪大了双眼,看着朝自己而来的东西,一个仰身,东西从头上飞了过去,掷在栏栅上又折了回来,落在自己的剑柄上。

眼看是一朵芙蓉花,有些不解,心想着此人时个不凡之人。便沉声回道:“多谢阁下所赠之花。”

红妆嘴角满是笑意,说道:“不谢,薛小姐回去吧,晚上我在此等候姑娘。”

“回府。”薛晨上了鸾车快速离去。

茉羽儿上楼,看着红妆,说道:“小姐给她什么了?”

红妆调笑道:“美女配鲜花嘛,当然是送花了。”

茉羽儿看着自家小姐,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道,还是去采药去。

都说时光如流水,走过的路做过的梦数不甚数,而如今片刻的安宁静好,竟是千帆过后的平静,万千伤痕凝结在心,无数过往成一幅残画。

红妆时常做梦,可是梦中的笑声再也了无踪迹。留下的不过是血色残阳罢了。

红妆躺在阁楼的矮塌之上,憩息片刻都有人如梦,是执念太久还是从未忘记。她缓缓醒来,火炉上的药都已经练好了,茉羽儿正在一旁娴熟的挑选着药丸。

“羽儿,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就是咱们所求的现世安稳?”

茉羽儿听闻红妆此言,有些失神。半晌才说道:“二小姐,你觉得呢?开心吗?羽儿觉得不管如何,开心最重要。”

“开心……”红妆轻声呢喃道。

红妆一遍一遍的痴念着,开心么?开心么?

楼谨脩回来了,而红妆并不是第一个见到他的人。红妆坐在轮椅上,看着桥的另一头,那夕阳下的男女,并肩而行,多么美的画面,可红妆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刺痛。没有缘由,不问原因。

红妆晚上陪着阴姬寒在庭院里坐了许久,阴姬寒有心事,她也是。兄妹间少有这样的沉默。

“哥哥,可是遇到什么事情了?”红妆看着夜空轻声问道。

“红妆,转眼几年光阴就这样过去了,你却才是双十年华的女子,本应该有这样不一样的生活,可你历经沧桑,尝尽酸楚,我这个做哥哥的觉得欠你的,一辈子都补偿不了。”阴姬寒从没有和红妆说过这些,红妆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红妆不解,漫不经心的说道:“哥哥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害怕不能给你一辈子遮风挡雨。”阴姬寒欲言又止,将那句找个可以依靠的人成亲吧,咽回了心里。

红妆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容,像三月里的暖风,温暖而安定。她看向阴姬寒,笑而不语。其实她都懂,西岐帝君已到迟暮之年,那么朝堂风云定是波涛汹涌了。哥哥不想她成为众矢之的。

翌日里红妆收到太子府上来的请柬,是太子妃生辰宴客,有些意外。在凤城的日子也是许久,只是这样一张容颜,她从来不会主动结交什么朋友。除却每日里的清晨黄昏她会路过繁华闹市。似乎她并没有和谁打过交道?除非,这是其他人的意思。

阴姬寒看了看请柬,脸色黑了又黑,倒是红妆自己,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她仰着头,漫不经心的从阴姬寒手里将请柬收了回来。“又不是洪水猛兽,哥哥有什么好生气的。”

阴姬寒有些恼怒,神色冰冷。“阴姬红妆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红妆嗔笑着,回道:“知道什么?我只知道,那里或许也有我想要的东西,有些人偏偏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硬来!”她低垂着眸子,炬着淡淡的冷光。

“哥哥,难道你忘记了吗?懿轩可还是需要一个身子,我不出去走走,怎么能给他找到!”她静静的看向他,平静无波。

阴姬寒半信半疑的看向她,“你知道的?真的?只是如此?”

红妆神色坚定,铮铮有声的说道:“哥哥,有些事情有一次就够了,不可能一直会如此。我有勇气出去,那我一定也回得来!”说完自己转动这轮椅转身离去,小狐狸在她的怀中发出吟咛的声音,她低头轻声不知说着些什么。

请记住本站:悠空网 www.yokong.com

微信公众号:yokong_com,公众号搜索:悠空网

謩卡卡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关注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